真实的包公:白面的实干家 仕途平淡却执着

问题:历史上真实的包公长什么样子?和范仲淹是什么关系?

图片 1

回答:

包拯长得其实并不黑

包公留给世人的印象是黑脸,两袖清粉史上第一清官,真实的包拯非常白,眉心并无月牙,也不是嫂子抚养长大的,童年很幸福父母双全,备受宠爱,在官宦世家长大。29岁中进士,为了侍奉二老拒绝做官,在家十年守孝完毕39岁才进入仕途。

包拯长得其实并不黑。

 第一次做官是在端州,今广东肇庆,在此3年因整治端砚事件让朝廷赏识,之后调入京城开封。

1037年春天,安徽天长县官道上,出现了一个风尘仆仆的白面书生。他一袭长衫、几件行李,谁也想不到,这就是新上任的县令包拯。

图片 2

此时,包拯39岁。老大不小的年纪,却是第一次入仕。距离他本人即将获得的著名“青天”称号并不遥远,但距离他当上开封市长、名副其实的“开封有个包青天”,却还有20年。

  第一件事就是弹劾张贵妃的伯父,在仁宗跟前,滔滔不绝,唾沫横飞,溅了皇帝一头一脸。仁宗气得说不出话来,拂袖而去。此事过后老张有所收敛,偶尔也嚣张跋扈,直到不久后死了,这个事件才算结束。  

溅了皇帝一脸唾沫

  范仲淹掀起“庆历新政”的高潮时,包拯在王拱臣的举荐下,成了保守派的一员。范仲淹向各地派出按察使监督地方官吏。按察使一句话,就能决定地方官是上中央、还是下监狱。包拯一个奏折揭露真相,皇帝明白其中利害,改革派不全是清水,有人浑水摸鱼。范仲淹罢相离京,新政失败。此时包拯上奏,支持范仲淹用考试制度。至此保守派们才明白。在包拯心中,没有派系之争,只维持真理 。 

包拯有个幸福的童年——这一点又和传说不一样,父母双全,备受宠爱。在官宦世家长大的他,倒很有上进心,29岁中了进士。然而,为侍奉渐渐老迈的双亲,包拯拒绝出去做官,在家一呆10年,直至父母病逝、守孝完毕。

图片 3

所以,他在北宋官场上一露面已是中年,但举止全然是个“愤青”。

  击鼓鸣冤确实是包拯发明的。当时平民要告状,得通过“门牌司”层层上递案件。刁滑的小官吏,就是利用这个机会讹诈百姓。包拯查明真相后,裁撤门牌司,衙门口设立大鼓,告状之人可以直接击鼓,此举使民心大悦,高喊“开封有个包青天”。  

在仕途第二站广东肇庆——彼时还叫端州,大名鼎鼎的端砚就是它的创收项目。不过,在官僚盘剥下,打着“进贡”旗号的端砚,十有八九成了行贿受贿的拳头产品,真正送到皇帝手上的没有几方,更别说拿到市场上成交了。

图片 4

包拯一来,就下令端砚定额进贡。而他自己,直到离开端州,也不曾带走一方端砚。“端砚事件”很让朝廷赏识,3年后包拯就调入开封。这是自进京考试之后,包拯第二次来到京城。

  1062年5月,包拯病重,仁宗亲自到家探视病情。这是君臣俩的最后一面。不久病逝于开封,举国哀恸。

值得一提的是,北宋是一个士大夫意识高度觉醒的年代。汉唐时期的“贵族社会”已经完全转变为“文官社会”,不少士大夫“以天下为己任”,敢于在朝堂上和皇帝正面交锋。更有甚者,觉得一个人单挑皇帝不过瘾,就约齐一帮同事,展开围攻皇帝的汹汹舌战。而包拯么,就算不是个中翘楚,起码也是让宋仁宗相当头疼的“牛皮糖”,其主攻方向还是最敏感的人事问题。

七星君感叹:包拯仁孝于一身,为照顾父母,放弃仕途。为追求真理不惜得罪任何人,只与真理共存,千百年来被人尊敬。

宋仁宗宠爱张贵妃,她的伯父张尧佐坐着“直升飞机”一路飙升。除了是财政部长,还身兼四大要职,在北宋的外戚任命史上创下了绝无仅有的记录。

一干大臣为此吵闹不休,集体开足马力,要求皇帝撤张尧佐的职。争论达到高潮时,包拯站在仁宗跟前,滔滔不绝,唾沫星子横飞,溅了皇帝一头一脸。仁宗气得说不出话来,拂袖而去,回到后宫对张贵妃发脾气:“你只知道让他官升宣徽使、宣徽使,就不知道现在的御史中丞是包拯!”

在宋仁宗的偏袒下,弹劾工作并不顺利。围绕老张的人事任命,包拯等人和皇帝陷入了一场持久战,老张就在战争里上上下下地浮动——弹劾风头最盛时他地位稍低,风头过后又迅速攀升。直到老张不久后死了,整场战役才算正式结束。

此后,二弹郭承佑、七弹王逵……“牛皮糖”包拯树立起了绝不放过一个贪官污吏的光辉形象。

“庆历新政”的两份奏章

范仲淹在政坛上呼风唤雨、掀起“庆历新政”的高潮时,包拯还是一个刚刚从地方调进中央的“小菜鸟”。

对范仲淹改革,是支持还是反对?朝廷不可避免地陷入了“党争”:你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把包拯从端州拉到监察御史位子上的,是保守派的王拱臣。王拱臣的举荐,很可能是为了给保守阵营充充数、壮壮胆,并不指望这个年纪一大把的“新秀”还能在挤垮改革派上有何贡献。

然而,这场改革以吏治为第一目标,恰恰与包拯的政治关怀不谋而合。他盯上了“按察使”——这是新政的重要举措之一,范仲淹向各地派出按察使,专门监督地方官吏。按察使一句话,就能决定地方官是上中央、还是下监狱,正所谓大权在握、为所欲为。

包拯的奏章,一针见血来势汹汹,《请不用苛虐之人充监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