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敬瑭多个决定让燕云十八州八百余年不在中原王朝调整在那之中,他是野史的罪犯吗?你怎么看?

问题:怎么看待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对中国后世的影响?

问:“幽云十六州”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让中原王朝纠结数百年?

问:石敬瑭一个决定让燕云十六州四百年不在中原王朝控制之中,他是历史的罪人吗?你怎么看?

回答:

图片 1

图片 2

谢小蜜邀

幽云十六州,又称燕云十六州,乃是中原北部的一道重要屏障,正所谓“失岭北则必祸燕云,丢燕云则必祸中原”,幽云十六州一旦丢失,整个华北平原将完全暴露于北方游牧民族的铁蹄之下,进而直接威胁中原腹地。而从后晋天福三年(938年)石敬瑭割让再到明洪武元年(1368年)重回中原王朝之手,幽云十六州足足被非汉族的统治者统治了455年。

自古以来,为了获取同盟在军事、经济以及政治上的支持而割让土地的事实在太多了,但是没有一个人会以获得的支持而原谅割让土地的行为,因为祖宗疆土都是曝霜露、斩荆棘一点一点打下来的,所以应该死守才对。从另一方面来说,皇帝乃是众人推举的,不应该是孤家寡人。他们的一切都是老百姓给的,而土地则是老百姓及其祖先用鲜血换来的,哪能你一个人说送,就送出去了?当时的百姓被抛弃,后世的百姓同样会痛骂。


幽云十六州的重要战略地位,决定了它是中原王朝的安全保障

所谓幽(燕)云十六州,主要指的便是今天北京、天津北部,以及河北、山西北部地区,包括燕(幽)、蓟、瀛、莫、涿、檀、顺、云、儒、妫、武、新、蔚、应、寰、朔等十六州。因地势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因而一直都是中原政权东北方向的重要防线,战略位置极为重要。

自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后,为防止北方游牧民族南下,曾沿北部边疆修建了一道绵延万里的长城。此后,中原农耕文明与北方少数民族的杀伐征战,便主要围绕长城一线的险峻地形展开,虽然中原王朝强盛之时也曾杀入大草原乃至漠北,但由于无法对广袤草原实行有效统治,长城便成为了以步兵为主的中原军队抗击北方游牧民族的天然屏障。

地处燕山山脉南北的幽云十六州,便正好处于中原王朝这条重要的军事防御线上,其中幽、蓟等十二州位于河北北部,云、应、寰、朔四州位于山西北部,而长城的要隘山海关、喜峰口、古北口、雁门关也全部处于这一带。

△没有幽云十六州的北宋修筑大名府为防线

幽云十六州因其地理位置的原因,一直都是中原王朝的北部重要防线,一旦有失,北部边防将从此无险可守,游牧民族的铁骑将纵横驰奔于繁华富庶的千里平原,昼夜即可饮马黄河。北宋收复幽云十六州失败之后,面对契丹的威胁,在丞相吕夷简的建议下,不得不在太行山与黄河之间修筑大名府,构筑内部防线防止契丹南下。当然,最终的事实证明,这道防线同样不如燕山南北的天然防线牢固。

再如明朝末年,当后金攻占漠南蒙古之后,再度威胁明朝北部边疆,之后山海关虽然仍是牢不可破,但后金却在崇祯二年(1629年)至崇祯十五年(1642年)之间,先后六次绕道蒙古攻破幽燕之地的长城防线,进而驰骋于华北平原,甚至一度杀至山东地区。

△占领漠南的后金先后六次攻入关内

如上所述,正因为幽云十六州的重要战略作用,使得割让幽云十六州,成为影响中国政治格局和历史进程的一件大事,收复幽云十六州则成为每一个汉人王朝梦寐以求的理想,而达成这个理想,则足足用去了四百余年时间。

而石敬瑭更不一样了,他本身就不是汉族人( 高祖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其父臬捩鸡,本出于西夷),却认了契丹皇帝为父,又轻易地把汉唐的土地割让给了契丹人,试问您有什么权利?


从后晋石敬瑭割让到明朝收复,汉人为此奋斗长达四百余年

自907年朱温篡唐建立后梁之后,幽云十六州先被桀燕和晋王李克用(李存勖)分别占据,直到913年晋王李存勖攻灭桀燕,进而灭后梁、建后唐,燕云十六州这才全部由后唐占据。

△五代十国时曾为后唐占据

当后唐皇位传至李嗣源手中后,石敬瑭因多次救过李嗣源的性命,并且拥立其为帝,因而深受其重用,并被任命为河东节度使。李嗣源病逝之后,李从珂与继位为帝的李从厚发生火并,石敬瑭又拥立李从珂为帝。然而,李从珂即位后仍将石敬瑭视为最大威胁,之后双方矛盾激化,石敬瑭遂向契丹皇帝耶律德光求救,许诺割让燕云十六州,耶律德光逐领兵从雁门关南下大败后唐军。

石敬瑭在契丹帮助下灭后唐、建后晋,遂于938年依约割让燕云十六州于契丹,并对耶律德光自称儿皇帝。燕云十六州被割让给契丹(辽朝)以后,中原失去了与北方游牧民族之间的天然和人工防线,辽国也开始从单纯的游牧民族,向游牧与农耕相交杂的民族过渡。

△后晋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

石敬瑭去世之后,石重贵继位,结果因不肯向契丹称臣而惨遭灭国。后晋灭亡之后,刘知远建立后汉,却根本无力收复幽云十六州,幽云十六州始终被契丹(辽国)占据。直到后周显德六年(959年),周世宗柴荣率军攻辽,虽然最终因病未能全部收复幽云十六州,却也收回了瀛、莫、宁三州十七县,其中瀛、莫二州便隶属于燕云十六州,此后辽国占据的其实只有燕云十四州。

△后周世宗柴荣曾收复了瀛、莫二州

赵匡胤建立宋朝之后,也曾尝试收复燕云地区,其曾在内府库专置“封桩库”,广积钱粮或赎回失地,或组建军队收复失地。宋太祖赵匡胤驾崩之后,宋太宗赵光义继位,先后于太平兴国四年(979年)和雍熙三年(986年)两次伐辽,结果均以失败告终,此后宋朝再也无力收复幽燕之地。

△雍熙北伐

到了北宋宣和四年(1122年),宋金订立“海上之盟”,约定联合灭辽之后,金国归还燕云十四州,北宋甚至为此预置了燕山府路和云中府路,金国灭辽之后也曾于1123年将太行山以南的燕京、涿州、易州、檀州、顺州、景州、蓟州归还北宋,但在阿骨打死后金国便又反悔,重新于1125年攻占幽燕之地,并于次年大举南下攻灭北宋,幽燕之地遂又落入金国手中。

之后蒙古崛起,铁木真大军南下横扫河北,幽云十六州又全部落入蒙古(元朝)手中。1276年,元朝攻灭南宋,并于1279年剿灭南宋残余势力,就此统一全国,元朝就此开启了统治中原的一百多年岁月。

△朱元璋灭元

直到明洪武元年(1368年)八月,明太祖朱元璋派遣徐达、常遇春攻克大都,幽云十六州这才重新回到汉人手中,而此时距离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已经足足过去了455年。

所谓幽云十六州,具体包含幽州、顺州、檀州、蓟州、儒州、涿州、瀛州、莫州、新州、妫州、武州、寰州、朔州、蔚州、应州、云州共计十六个州。其大致范围包括现在的北京市、天津市全境和河北省的北半部,疆域面积大约十万平方公里。

五代十国时期,是中国历史上最熙熙攘攘和热热闹闹的阶段,大小割据势力建国称帝就像是过家家一样。而且,很少有能长久存在的,都是昙花一现,让人记住都难。

其中,唯一能让后人记忆深刻的皇帝,还几乎真就没有。唯独一个例外的,他的名气甚至比很多盛世的治世能君还要大,这就是被人唾弃的“儿皇帝”石敬瑭。

石敬瑭(892年——942年),五代十国后晋的开国皇帝。早先,他因为在一系列的战争中战功卓著,后唐的明宗皇帝李嗣源对他委以了重任,并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

后唐同光四年时,石敬瑭被授予陕州保义军的节度使,后又调任河东节度使,并兼云州马步军统领。至此,石敬瑭彻底掌握了后唐在整个河东地区的军政大权,成为当时最大的实力派。

李嗣源死后,其子李从厚继位,史称后唐闵帝。唐闵帝为了防范石敬瑭,将其加授了中书令,但却剥夺了他河东节度使的兵权,改由潞王李从珂担任。

结果,李从珂更不省心,很快就发动了兵变,推翻了闵帝李从厚的统治。与此同时,石敬瑭立即归顺了潞王李从珂。 

可惜!称帝后的李从珂,却从来没有真正信任过石敬瑭,甚至将其当成最大的威胁来提防。

936年,石敬瑭在太原起兵造反,结果,准备充分的李从珂很快就将石敬瑭击败。无奈之下,石敬瑭向北方的契丹族求援。为了说动契丹出兵,石敬瑭主动提出:

一、割幽云十六州给契丹;

二、尊契丹皇帝耶律德光为义父;

三、每年向契丹进贡大批财物。

这样,在契丹军队的鼎力支持下,石敬瑭终于消灭了后唐,宣布改国号为“晋”,定都汴梁,史称后晋。同时,石敬瑭也遵守约定,将这一地区割让给了契丹辽国。据《契丹国志》记载:

幽、燕诸州,盖天造地设以分藩汉之限,诚一夫当关,万夫莫前也。

丢失幽云十六州后,我国中原腹地的屏障完全消失,可谓是门户大开和无险可守。自此以后,北方少数民族的铁骑,可以轻易向中原腹地进行奔袭和抢掠。

960年,赵匡胤通过陈桥兵变上台,建立了北宋政权,逐步结束了五代十国的乱局,又一次实现了国家的大一统。从此,北宋开始和辽国进行长期的对峙。

在这种背景下,幽云十六州的地位显得无比重要。北方契丹族和女真族,若要进攻中原,必须翻越崇山峻岭;而南面的北宋政权,若要北伐,也必须首先要攻下幽云十六州。显然,这里是兵家的必争之地。

幽云十六州域内包括有燕山山脉,太行山脉和众多水系,是华夏的中原之地和北方游牧民族之间的天然屏障,自战国时期就开始发挥着重要的防守作用。

而此刻,幽云十六州已失,北宋犹如敞开了自己的门户,任由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部队自由出入,甚至不日就能赶到北宋的都城开封。这样看来,幽云十六州的重要性简直不言而喻。

甚至于,赵匡胤还想到了都城南迁的办法,以避免都城开封无险可守的尴尬境地。在赵光义等强硬派的坚决反对下,北宋才没有迁都洛阳,得以继续留都开封。

从开国皇帝赵匡胤起,一直到了宋神宗时期,北宋的皇帝们从来就不曾忘记过这块土地。

最初,存在诸多军事顾虑的宋太祖,希望通过和平的手段,向辽国赎买回燕云十六州。为此,赵匡胤特意在内府库中设置了“封桩库”,用于专门储存赎买燕云十六州的经费。

不过,还没到真正赎回燕云十六州的那一天,宋太祖赵匡胤就被“烛影斧声”了。

赵匡胤驾崩后,强硬派赵光义继位,之后北宋政权彻底放弃了原先的赎买之策,改为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由此开始,掀开了宋、辽之间一系列战争的序幕,两方都付出了惨痛的牺牲。

986年,即位后的宋太宗赵光义趁辽国新君初立之时,主动发兵二十万,分三路对辽国展开了北伐。

其中,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可以收回幽云十六州之地。

在战争的初期,北宋军队连战连捷,收复了不少失地,甚至攻至了幽州城下,眼看就能夺回幽云十六州。

由于中路军的统领曹彬指挥不当,在遭遇耶律休哥的部队时,中路军被击溃,宋太宗只得下令撤军。

在撤退的途中,北宋西路军被契丹军包围,主将杨业力战殉国。杨业就是后来小说《杨家将》中杨继业的历史原型,被后世所传颂。

雍熙北伐失败后,北宋从此陷入泥潭而不振,尤其是军事力量,再没有能力可以发起像样的军事行动。此后,北宋从之前的积极进攻态势,转变为被动防守态势。据《宋史》记载:

雍熙之后,终宋不振。

而雍熙之战后,辽国被彻底激怒,主战派完全占了上风,发动了对北宋的全面军事进攻。但是,辽国又没有实力完全歼灭北宋。最终,北宋和辽国相互妥协,双方签订了“檀渊之盟”,维护了宋辽百年的安宁。

辽国灭亡之后,幽云十六州又被金国占领,正式改燕京为金中都,定为都城。女真人和契丹人一样,以幽云十六州为跳板,继续对中原之地虎视眈眈。

女真人被蒙古人消灭后,幽云十六州又到了元朝手里。元世祖忽必烈时,改燕京为中都,后又改为大都,成为整个元朝的都城,而幽云十六州也成为了蒙古人南下的前沿阵地。

明朝建立后,太祖皇帝朱元璋派遣徐达和常遇春率军终于攻克了大都。至此,幽云十六州才重新回到了汉人手中,并入了中原王朝的版图之内。

从公元936年到公元1368年,期间四百三十二年的时间里,幽云十六州来回辗转于各个少数民族政权之间。

无数的汉人为了收回此地而流血牺牲,而造成这一窘境的罪魁祸首,就是当年的“儿皇帝”石敬瑭。

原创作者:文史不假

“胡骑肥马啸啸鸣,南望王师又一年”。“幽云十六州”,是中华文明史上的一道伤疤。大好河山,落于胡人之手,凡尽数百年,原本是草长马肥、山川雄美的幽云诸州,却成为刀兵血火的残酷战场。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是把拥有先进文明的王朝的土地割让给了文明相对落后的另一个王朝,这就是相当于把凶器交给了恶人啊!试想如果燕云十六州没有被割让出去或者石重贵把这片土地要了回来,那么赵匡胤和赵光义在完成南方的统一之后,在消灭了北汉之后就很有可能会继续消灭后晋啊,这样的话拥有高度文明的宋朝就相对安全多了,然后会用更大的力量去传播文明,让历史向着更积极的一面发展,而不是两度亡国,让后面几百年的历史越来越封闭,越来越落后啊!

石晋瑭的检讨书

一、【割城之伤——幽云十六州是如何沦为异族的跑马之地的】

1、幽云十六州为哪十六州:幽云十六州,自古以来就是中华大文明圈不可或缺的领土。由上图可知,十六州即当时的幽州、顺州、檀州、蓟州、儒州、涿州、瀛州、莫州、新州、妫州、武州、寰州、朔州、蔚州、应州、云州。按照现在的行政区划来看,燕云十六州大致包括天津、北京和河北的的部分地区。也就是说,现如今咱们的首都,也曾经沦为胡马肆虐之地。令人不胜唏嘘!

2、幽云十六州与石敬瑭:谈到幽云十六州的沦丧,石敬瑭是罪魁祸首。五代十国后唐同光四年,石敬瑭被授予陕州保义军的节度使,其后任河东节度使,并兼云州马步军统领,并尚公主。成为当时最大的地方势力。类似石敬瑭这样的封建军阀,在“领地”内几乎等同于皇帝,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威赫一时。

明宗驾崩后,接位的唐闵帝异常忌惮石敬瑭,不断削弱他的兵权。公元936年,石敬瑭起兵造反,数战之下,被打得溃不成军,遂向当时北方最大的势力契丹借兵,一举消灭了后唐,登基为帝。

3、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契丹凭什么要帮助石敬瑭?因为他提出了三个令契丹人无法拒绝的条件,除每年向契丹献上大批供品之外,还认契丹帝耶律德光为父,而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石敬瑭为一己的野心和权欲,将国土割与异族,被永远的钉在了耻辱柱上,历代史家皆不吝笔墨“杀”之。

石敬瑭这种为了个人的统治而割让土地,并且让中国的文明出现倒退的作为,当然要被定位历史的罪人!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朋友:俺文化不高,觉悟太低,原以为朱温篡唐后,包括松漠都督府在内,大家还是一个爹生的兄弟姊妹。李从珂欺负俺,为了自保,俺胡乱认了愿意帮俺的契丹人耶律德光作干爹,李从珂把俺往死里打的时候,是干爹第一个站出来帮俺,并和俺一起弄死了李从珂。为了感谢干爹的大力支持,俺就送了一块离干爹最近的地盘孝敬他老人家。没想到俺的小小举动会给小宋宋造成这么大的困扰,对不住了啊……

二、【中原屏障——幽云十六州让数个王朝寝食难安】

自幽云十六州被割让之后,其后的数个王朝,都为此寝食难安,发动了无数场战争,誓要夺回此十六州。

1、幽云十六州是中华文明的天然屏障。《契丹国志》记载:幽、燕诸州,盖天造地设以分藩汉之限,诚一夫当关,万夫莫前也。明朝有一句很有骨气的话:天子守国门。幽云之地,地形险要,虎踞燕山、北扼平川,如同一道铁壁守护了中华的大好河山,所以明朝定都北京的意义就在于此。幽燕一失,北方大门洞开,胡人的铁骑可以长驱直入,再无屏障,对中华王朝形成了极大的威胁。

2、终宋一朝,始终将收复幽云十六州作为基本国策。五代十国后期,陈桥兵变,赵氏黄袍加身,历经数年终于一统河山,结束了中华大地的连绵战火和割据混乱,汉家文明重新恢复了元气!除了幽云十六州!没有了北方的屏障,胡人铁骑可以长驱直入,数日内游骑即可抵达国都开封,几乎无险可守。所以,宋朝一直在试图收回燕云十六州。

3、宋辽国战,围绕幽云十六州,终朝未熄。历经多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给大宋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尤其是雍熙北伐失败后,北宋从主动进攻转入了被动防守。《宋史》记载:雍熙之后,终宋不振。而雄据北方的辽国,却也没有能力完全灭宋,僵持之下,双方签订了“檀渊之盟”,形成了百年的对峙。背后,金、元数朝,幽云十六州始终沦为异族之地,痛哉!

燕云十六州的失守是一个很长的历史过程的结果,并不是石敬瑭一句话就造成了整个燕云十六州的失守。说是石敬瑭一句话就造成了整个燕云十六州的丧失,那就太高估了石敬瑭在当时的实际控制力,也高估了后晋当时的实力。

图片 3

三、【山河一统——朱元璋的最大功业就是收复了幽云十六州】

1、幽云十六州数易手。辽据有幽云十六州,国力却逐渐转衰,终于为金所灭。金定都燕京,同样对大宋虎视耽耽。这个时代,涌现出了抗金英雄岳飞、韩世忠等名将,名留青史。其后,金为元所灭,幽云十六州再度易主,燕京改称大都,成为元朝的国都。数个朝代皆定都于此,可见幽云十六州的战略地位。石敬瑭卖国之恶,莫过于此。我们宁愿没有像岳飞那样的英雄!英雄辈出的年代,未必是好事!

2、幽云十六州终回中华怀抱。元朝依靠发动残酷的战争,形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帝国,却因为残暴的统治和治理文明的落后,导致群雄并起,最终,朱明王朝定鼎中原,收复幽云十六州的时机终于来临!

1367年,朱元璋遣大将军徐达率军北伐。次年八月二日,徐达北伐军进入大都城。元顺帝连夜带着后妃、太子由健德门逃向上都。元朝在北京地区的统治至此结束。明朝改大都为北平府,在此设北平布政使司。后朱棣迁都北京。由此,幽云十六州终于回归。

3、围绕幽云十六州的归属,消耗了数个朝代巨大的人力物力,也付出了无数战士的鲜血和生命,明太祖恢复汉家衣冠之功,尤以收复幽云的意义为大,明太祖对维护华夏一统之功,永载史册!

【结语】:历史常常会因为某个人物而改写。石敬瑭为了一己的私欲,割地称臣、奴颜婢膝,割社稷之土,毫无家国之心,异族占据十万里河山计四百三十二年,痛哉!而大宋一朝,受幽云钳制之累多矣!国土,是一分也让不得的!

幽云十六州就是指的今天的北京、天津、河北北部,山西东北的广大领域。若是大家熟悉地理的话, 就知道这个地方正是长城的所在地。

长城就是建立在崇山峻岭当中,主要的目的就是用来抵御北伐少数民族的一道天然的屏障。因此说来幽云十六州这个地方,对于中原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

可以说只要这个地方,掌握在中原人的手里,他们就可以靠着长城的天堑,来抵御游牧民族的南下了。

可是,到了五代十国时期,有一个叫石敬瑭的儿皇帝,他把幽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契丹,从此之后,契丹的大军再来中原的时候,就如同进入到自己的后花园一样方便了。

这就是为何大宋一直要拿下幽云十六州的原因。

很可惜的是,赵匡胤建立大宋之后,还没有给契丹开战,他就稀里糊涂的死去了。他驾崩之后,他的弟弟赵光义当了皇帝。

赵光义两次亲政契丹,目的就是要拿下幽云十六州,但是,最终并没有得偿所愿。

第二次亲征之后赵光义受了伤,此后他再也不亲自出征契丹了。

尽管大宋和契丹在后来也有战争,但是,大部分都是没有赢得战争的胜利的。

到了宋真宗的时候,契丹和大宋建立了《澶渊之盟》,100多年的时间里,两国再也没有交战。

后来北宋和契丹全部灭亡了,他们是被女真人给灭掉的。就这样幽云十六州又落入到了女真人的手里。

南宋一直把女真当爹来供着,他们就更不可能给女真开战了。

我们都知道后来是蒙古灭了女真,然后又灭了南宋,幽云十六州再次落入到了蒙古人的手里。

蒙古人建立的朝代就是元朝,推翻元朝的是朱元璋。

朱元璋建立大明之后,他派徐达又把幽云十六州给夺了回来。至此,幽云十六州又落入到了中原人的手里。

冷兵器时期,幽云十六州确实是十分重要的一个地方。可以说他是中原和北方游牧民族眼里的兵家必争之地。

俩宋有名将,可惜少良相!皇位不是兵变就夺位!重文轻武防夺权!割地辱、靖康耻,主和谈奸相上位,复失地良将诛族灭门!

俩宋适逢辽、金、国力鼎盛之时,辽、金名将良相辈出。宋朝的《杨家将、胡家将、岳家将》Pk金国大将完颜宗弼(兀术)、完颜宗翰、完颜宗望、完颜阿骨打、完颜阿和尚、完颜昌;辽国大将:萧达凛、耶律国珍、耶律沙、耶律斜轸等半斤对八俩,俩败俱伤!

而明朝收复幽云十六州正值“金灭辽、元灭金”后,元朝从沙漠草原过渡到荣华富贵、贪图享乐、怯战怕死的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淡忘了祖先“金戈铁马”的骁勇好战的颓废时代。

世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知耻牢记辱的汉民族在四百余年的苦难岁月磨砺下,终于觉醒,与公元1367年在明太祖朱元璋命令下,以徐达、常玉春领兵北伐,发出“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檄文。仅一年时间收复中原政权在历史上整整失去了455年的幽云十六州。

幽云十六洲,失于五代十六国之时的中原大乱。后晋沙陀人石敬塘兵变失败,勾结契丹人(辽国)扶其上位,条件是割据以幽蓟十六州割让给契丹,次年契丹(辽国)以幽州定都为南京。

公元913年,石敬瑭在辽国人助力下登基,把包括今天的北京、天津及山西、河北北部的兵家必争战略要地拱手相让!自此中原门户大开:长城失陷、燕山失陷。辽、金、蒙、元入侵中原失去天然屏障抵挡,烧杀抢掠,战乱不断……

幽州古时东北曰幽州,范围包括河北北部及辽宁一带。云为大同一带。“幽云之地”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济。以幽州(北京)和云州(山西大同)为俩大战略要点。包含太行山以东的幽、蓟、瀛、涿、顺、莫、檀七州;太行山以西的云、妫、儒、新、应、寰、蔚、朔、武九州。

幽云十六州是宋朝和辽朝争夺的重点区域,这个地区现在来看就是北京、天津全境以及河北北部地区、山西北部地区。此区域加上长城可谓是华北平原的重要屏障,北宋正是因为丢失了幽云十六州造成了整个北部边防处于绝对的被动的不利局面。

汉朝是有长城的,而且大体上和明长城一重合,东起山海关,西到嘉峪关,中间在河套地区为转折点,左边向西北方向沿着河西走廊延伸,右边沿着晋北高原的崇山峻岭向东北方向延伸,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掩护内地的中原农耕地区。


幽云十六州的丢失后北宋北伐未成功

幽云十六州本来在后晋皇帝石敬瑭的手中,为了反对后唐自立为王石敬瑭甘心将幽云十六州让给辽朝。此后石敬瑭当起了儿皇帝,而幽云十六州就落到了辽朝的手中,作为华北的屏障这一地区战略位置十分重要。

燕云十六州又称“幽蓟十六州”、“幽云十六州”,“燕云”一名最早见于《宋史·地理志》,包括燕(幽)、蓟、瀛、莫、涿、檀、顺、云、儒、妫、武、新、蔚、应、寰、朔,共十六州。

辽朝是游牧民族契丹族建立的政权,其部队多为骑兵部队的机动性非常强。为了遏制辽朝对中原地区的威胁,在北宋建国后宋太宗都发起了北伐,宋太宗在消灭的北汉后趁机向幽州也就是北京城发起了偷袭战,但是宋军连续作战士兵疲惫加上辽军机动性强后援补充能力强,最终高粱河战役宋军惨败而归。

从此次战役的结果不难看出宋太宗的军事指挥才能非常有限,宋军在消灭北汉后已经成为疲惫之师最宜修整,而连续作战很容易兵败。反观辽军为强化幽州实力不仅增加了兵力防御还修建了庞大的幽州城做长期准备,辽军骑兵后援速度非常快,这些都是辽军的长处。宋军面对强硬的对手却没有长期抗战的准备以及后援最终失败也是再所难免。

但从东汉末年开始,整个辽东地区就已经成了乌桓、鲜卑实际控制的地区,汉人数量就比较少了。公孙瓒之所以能够击败刘虞,也就是这个原因。刘虞在幽州的统治是建立在朝廷能够给予支援的基础上的,而当整个东汉已经处于崩溃状态的时候,和乌桓、鲜卑关系更加密切的公孙瓒就更加有优势了。甚至连当时最强大的军阀势力袁绍,也是有乌桓和鲜卑的支持的。


为防守汴京最终签订《澶渊之盟》

北伐幽云十六州失败后宋朝更加的被动,辽军在巩固了幽云十六州后开始南下骚扰北宋,由于辽军有骑兵优势宋军一直被动防守。公元999元辽军一直在边境骚扰宋军,虽然宋军在杨延昭等人的率领下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是辽军的机动游击战术还是让宋军非常的被动。

公元1004年辽军分料两路入侵北宋,宋军凭借坚固的城池和辽军对抗。在辽军进攻至定州一线时,北宋军队站稳了脚跟和辽军打了平手。随后辽军三面围攻包围澶州(今河南濮阳),宋将李继隆死守澶州最终取得了胜利。

面对不利局面辽朝决定和谈,而宋真宗早想和谈,最终双方签订《檀渊之盟》宋朝向辽朝缴纳岁币战事结束,双方归于和平。

整个两晋南北朝、五胡十六国时期就更加不用说了,整个北方都在来自草原的游牧民族的控制之下,更不用说幽州地区了。经过整个五胡十六国时期各民族的迁徙和融合,为隋唐时期的复兴奠定了基础。而到隋唐兴起的时候,鲜卑已经基本上完成了融合,幽州一带成了一些小的游牧民族和汉人杂居的地区,比如契丹和奚,就在今天的辽西朝阳为中心的地区活动。


总结

北宋因为没有拿回幽云十六州导致了防御上的被动,最终在战略相持中成为不利的一方,而辽朝占领幽云十六州后经过仔细的经营最终取得了对北宋的压制地位。只能说这个地区的战略地位太重要,而北宋只能以金钱换和平继续向前发展。

上古时期,华夏先祖大禹划分九州治理天下,自此以后,“州”作为中国历史上最根本的行政区划而一直存在。宋太祖赵匡胤建立北宋王朝,将整个天下分为400军州,幽云十六州便在其中。

隋唐时期另外兴起的就是实力更加强劲的突厥,并且压迫蒙古草原东部一带的一些小的游牧部落和民族不得不南下依附中原,隋唐基本上就安置在长城线以北的地区。这个做法和曹操、西晋把内附的胡人安置在并州一带的结果相似,就是这些地区的汉人和这些胡人逐步相互影响,相互融合,胡人在汉化,汉人也在胡化。中原王朝强盛,基本上胡人都会逐渐变成汉人,但如果中原王朝衰落,汉人就会迅速胡化。

听了石晋瑭声泪俱下的检讨,小伙伴们纷纷表态

幽云十六州在哪里?

从唐末到元初这数百年时间内,幽云十六州一直处于不断易主的一个状态,是真正的兵家必争之地。先后有后梁、后唐、北宋、辽金等政权占据此处,以图进取天下,或退守大漠。

幽云十六州是指:幽州、顺州、儒州、檀州、蓟州、涿州、瀛州、莫州、新州、妫州、武州、蔚州、应州、寰州、朔州和应州。严格意义上来说,幽云十六州大致囊括了如今的河北、天津、北京全境,以及山西东北一部分地区。

隋唐是没有修筑长城的,尤其是在唐太宗时期到唐高宗时期,东西突厥最终都降附唐朝,唐朝则到处设置都督府、都护府,进行管制。但这显然不是一个能够可持续的状态。唐朝本身不出问题,当然没有问题,唐朝如果内部出现了动荡,这些地方就很容易背叛唐朝而独立。比如武则天时期,朝廷内部比较混乱,边境地区的游牧部落就开始叛乱,一直到唐玄宗时期,才又逐步征服。


南下跳板、北方屏障——幽云十六州

为什么幽云十六州在唐末数百年间纠结不清、扰乱天下局势?答案就在于其地理位置:幽云十六州全境地势平坦,气候温和,大多是平原地带、一马平川。唐朝末年,北方少数民族再度崛起,中原王朝内乱不止。

不管是唐末的节度使还是后来的辽金等少数民族政权,都属于是马背上的民族,有着强大的骑兵力量,反观中原王朝由于缺乏养马重地,还是以步兵为主。所以一马平川的幽云十六州就成为了游牧民族南下的跳板,进可攻、退可守,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也在情理之中!

唐玄宗重新征服这些地区之后,大体上沿着今天的长城一线,设置了一些节度使,驻扎重兵,其中后来的燕云一带的,主要就是在营州的卢龙节度使和在今天北京一带的范阳节度使。早期的节度使基本上都是由汉人担任,到天宝时期,安禄山逐步崛起,同时兼任卢龙和范阳两个节度使。安禄山出任节度使也可以视为唐朝在这个地区的统治越来越依赖当地胡人部落势力的结果。


幽云十六州到底在哪

幽云十六州,指的是北京、天津北部、河北北部以及山西北部等地区。具体来看,幽云十六州包括幽州(今北京市区)、顺州(今北京市顺义区)、儒州(今北京市延庆区)、檀州(今北京市密云区)、蓟州(今天津市蓟州区)、涿州(今河北涿州)、瀛州(今河北省河间市)、莫州(今河北省任丘市北)、新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妫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武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宣化区)、蔚州(今河北省张家口市蔚县)、应州(今山西省应县)、寰州(今山西朔州市东)、朔州(今山西省朔州市区)、云州(今山西省大同市云州区)。

幽、蓟、瀛、莫、涿、檀、顺七州在太行山以东,被称为山前七州,云、新、妫、儒、武、应、寰、朔、蔚九州则在太行山以西,被称为山后九州。以幽州(北京)和云州(大同)为两大重要的战略据点,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安禄山叛乱发生后,迅速控制了整个河北地区,之后的主战场基本上在河南,以及河南河北交界地区。唐朝为了平叛,除了将朔方军马上投入之外,又不断抽调北庭、陇右等地的驻军,导致河西走廊和南疆被吐蕃占领,一直进逼到关中边缘地区。最后,虽然安史之乱被平定了,河北地区名义上也服从中央了,但河北四镇实际上处于半独立状态,节度使父死子继,或者牙兵另外推举,朝廷的干预能力并不强。

图片 4
嬴政很淡定:俺秦国也没有燕云,那个时候,燕云在燕、赵手里

幽云十六州的战略意义

幽云十六州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这些地方地势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是保卫中原的屏障。 地形上,幽州、武州、云州和燕山山脉、管涔山脉,形成一道天然的防御屏障,再加上沿线的外长城,就能把游牧民族挡在关外。

  一旦山前七州失守,身后就是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北方游牧民族就可以长驱直入。

  太行山西面,除了山后九州,山西还有恒山山脉和内长城这一道防线。但是山后九州仍然提供了战略缓冲,起到了重要的屏障作用。

不仅如此,山后九州还是古代重要的养马地。在冷兵器时代,骑兵对于步兵有着绝对优势,中原地区屡屡被北方游牧民族袭扰,也正是因为他们骑兵的高机动性和冲击力。

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养马,所以古代中原王朝拥有的天然养马地基本只有河套地区和山后七州。一旦这些地方丢失,那只能在其他地方养马,将就着用了,由于缺少牧草,成本也会急剧升高。

也就是说,从安史之乱起,河北实际上就已经不在中央的有效控制范围之内了,处于半独立状态。到五代时期,幽州也一直处于半独立状态,在契丹、河东和中原几个势力之间找平衡,以保持自己的独立性。比如李克用和朱温对峙时期,就时而联合李克用对抗朱温,时而联合朱温对抗李克用。在李存勖消灭后梁之后,幽州感到自己的处境比较危险,就转而寻求契丹的援助,以对抗后唐。但后唐并没有完全控制这个地区,就被石敬瑭推翻了。


中原王朝历经400多年的反复争夺,终于拿回了幽云十六州

幽云十六州第一次作为整体在史书上出现,是五代十国时期,后晋开国皇帝石敬瑭为了换取契丹人的支持,不惜当“儿皇帝”,并把燕云十六州这些战略要地割让给了契丹,直接坑苦了日后的中原王朝。

丢失了幽云十六州,中原直接门户大开。此后,历朝历代做梦都想夺回这些地方。

公元959年,周世宗柴荣发动征辽之战,打算一举收复幽云十六州。战事起初很顺利,柴荣顺利收复了十六州中瀛州和莫州。然而,就在收复幽州之时,柴荣突发疾病,不久就病逝了,北伐也被迫中断。

公元979年,赵光义在消灭北汉之后,马不停蹄地想趁胜收复燕云十六州。在收复了十六州中的涿州、蓟州和顺州后,宋军围攻幽州,却在高粱河大战遭遇大败,赵光义御驾亲征也只能落荒而逃,北伐宣告失败。

公元986年宋朝卷土重来,三路大军北伐,一度将寰州、涿州、朔州、应州和云州收入囊中。但随后宋军又遭遇大败,此次北伐又无功而返,从此再也不敢与辽国争锋。

公元1123年,宋金建立海上之盟,联手覆灭了辽国。北宋以每年二十万两银、三十万匹绢的价钱,买回了山前七州。好景不长,随着金人南下掳走了徽钦二帝,北宋宣告灭亡,山前七州再度丢失。

南宋在岳飞等人的努力下,一直想收复燕云十六州,但是都没有取得成功。直到南宋灭亡,蒙古入主中原,中国取得了暂时的统一,但燕云十六州仍然不属于汉人。

一直到了公元1367年,朱元璋一年之内收复了幽云十六州全境,此时离石敬瑭出卖燕云十六州已然过去了455年。

"幽云十六州"也被称为“燕云十六州”指的是古代的十六个州:幽州、顺州、儒州、檀州、蓟州、涿州、瀛州、莫州、新州、妫州、武州、蔚州、应州、寰州、朔州、云州。

其实也就是现在的北京、天津、河北北部、山西北部的广大区域。

只不过相对而言,后唐一直没有承认契丹与幽州地区的依附关系,而石敬瑭在受到后唐末帝李从珂的威胁的时候,不得已而向契丹称臣求援,干脆直接承认了契丹对由州地区的控制。也就是说,在石敬瑭所谓的割让燕云十六州的时候,那些地区本来就不在石敬瑭的控制范围之内,他只不过是慷他人之慨,是对事成之后的分赃协定。而这个协定的前提就是,契丹要帮助他推翻后唐,立他为帝,这个协议才能够成立,如果契丹被击败,自然也就不可能实际控制幽州地区了。

图片 5

为何中原王朝依旧纠结了幽云十六州数百年呢?

1、幽云十六州换来的皇位。

因为幽云十六州丢了,被石敬瑭送给了契丹人。石敬瑭是五代十国后晋的开国皇帝,他原本是后唐河东节度使,在“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的混乱的五代十国时期,起兵造反当皇帝是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

石敬瑭也想要赶一下这个时髦,但是实力不济,受困于太原,于是他向契丹求援,将燕云十六州送给了契丹,并且自称为“儿皇帝”,称辽太宗为“父皇帝”。

2、幽云十六州的纠结

要说幽云十六州的战略地位是相当重要,并不是仅仅是地盘割让的问题。幽云十六州就是中原的“北大门”,是面对契丹的一道屏障,将幽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就像是敞开了大门,随时恭候外族的入侵一样。

虽然后来赵匡胤建立了宋朝这个统一的王朝,但是在宋朝统治的三百多年时间里,别说收复幽云十六州了,连自己最后都被打的龟缩到南方成了“南宋”。

直到朱元璋推翻蒙古人建立的元朝,才将幽云十六州夺回了。

所以说幽云十六州是封建王朝几百年的“心结”比较合适。

在历届汉族政权中,北方地区一直受着游牧民族的威胁,汉有匈奴,唐有突厥。面对来势汹汹的入侵者,中原政权依赖着地理优势守卫自己的家园,这个优势就是燕云十六州。

燕云十六州,即今北京,天津,河北,山西的部分地区。简单来说,燕云十六州就是中国北边和西边的一大堆崇山骏岭,这些山上有着绵延的城堑,比如:万里长城;也有着险峻的关隘,比如:山海关。在漫长的历史中,我们中原的农耕民族,一直靠着这些山脉和上面的长城、关隘抵御着北方的骑兵。

可见,起地理位置对于中原政权的重要性。

中原政权所在的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北方是骑着高头大马的游牧民族的骑兵,中间隔着的正是遍布崇山峻岭的燕云十六州,正是因为有它的存在,游牧民族的骑兵从未进入过中原腹地。

直到有一个人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石敬瑭。公元938年,后晋的开国皇帝石敬瑭为了攻灭后唐,求援契丹,割让燕云十六州,甘做“儿皇帝”。

从此,游牧民族和中原地区的天堑消失了,他们的骑兵可以直接南下到中原地区。在一马平川的中原大地上,骑兵的速度和冲击力撕破了中原王朝的美梦,中原政权开始了惨烈的用步兵抵御骑兵的历史。

 

直到明朝,大将徐达率军北伐,才重新收回了燕云十六州,她像母亲的臂弯紧紧的保护着中原大地免受游牧民族的侵扰。

幽云16州是指西起大同、东至山海关的一大片地域。它是中原王朝防御塞外少数民族的屏障。同时也是中原王朝征服塞外的基地。它若有失、中原王朝就永无宁日。这纠结的几百年就是五代十国起到明初,要不是当年石敬瑭把幽云16州卖了,那就没有以后的元朝对中原的统治。

也就是说,历史的看,燕云十六州问题的出现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的结果,尤其是辽西一带的控制权争夺的结果。而唐朝在放弃辽西一带之后,这个地区已经成为游牧民族聚居区,但唐朝并没有像汉朝或者明朝那样,通过修筑长城来把游牧民族阻挡在长城线以北,而是通过在沿边地区驻扎重兵,试图通过机动防御来保持这些地区的政治平衡。这么做的前提当然是朝廷自身比较稳定,能够有效支援,当朝廷内部不稳定的时候,这个平衡就会被打破,游牧民族的势力就会逐步向南发展,一直延伸到燕云地区。

刘秀很惭愧:早知道燕云这样重要,俺就应该到燕云去搞事,俺还是眼光不行啊……

而到宋朝接手的时候,契丹在燕云地区的统治已经比较稳固,而燕云地区的汉人在经历了长期的胡汉杂居和二百多年的半独立状态之后,本身对中原也并没有那么强烈的认同感。加上契丹因俗而治,对汉人和契丹采用不同的统治方式,燕云地区的汉人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所以,在宋朝的几次大举北伐之前,朝廷君臣都以为燕云地区的汉人会箪食壶浆相迎,但结果却很尴尬的看到,这些地区的居民反而更加亲近契丹,反而将宋军视为入侵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