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晋高祖石敬瑭是哪族人?

问题:后晋高祖石敬瑭是哪族人?

回答:

文|小河对岸

石敬瑭在历史上可谓是臭名昭著,因出卖“燕云十六州”以及甘居“儿皇帝”等行径而成为“汉奸”、“卖国贼”的形象代言人。然而,石敬瑭却并非汉人,而是源於西域的沙陀(突厥别部)人。五代中的后唐、后晋、后汉,都是沙陀人所建立的朝代。然而,这三个朝代虽是华夏民族所建立,但迁居内地已久,与汉人的融合度很深。所以,不但没有像后来的金、元、清那种以“征服者”自居的姿态,而存在鲜明的民族压迫与歧视。反而,千方百计地想抹去自身民族的印迹。

图片 1

后唐李氏,是以大唐的继承者而自居,并视朱梁王朝为伪朝。后汉刘氏,显然也是想与两汉扯上点关系。而后晋石氏呢?石氏在后晋之前的历史上并没有建立过朝代,当然没法跟过往的朝代扯上关系,但却跟春秋时期的一位卫国大夫扯上了关系。曾在后晋为过官的薛居正,在其编修的《旧五代史》中,便称后晋石氏为春秋时期的卫国大夫碏之后,这当然是出於后晋石氏的自称及薛居正等人的缘饰。

图片 2

大夫碏,是春秋时期卫国的著名贤臣,为卫国第六任国君卫靖伯之孙,世称公孙碏,又字石,其后世子孙便以石为氏。石碏,被追认为石氏始祖,而这一支石氏也被视为石氏正宗。

图片 3

卫庄公在位期间,非常宠爱庶子州吁,州吁有勇力而好兵事。卫庄公便让州吁统兵,石碏便劝谏卫庄公道:我听说疼爱儿子的,就该以道义却教导他,骄奢淫泆,都是邪路的祸源。而今,您对州吁的宠爱与赏赐都太过了,您要是想立州吁为世子,就早点定下了。如果迟迟不定,就会造成祸乱。受宠而不骄,骄而安於地位下降,地位下降而不怨恨,怨恨而能克制的人,是很少见的。

图片 4

低贱的妨碍尊贵的,年少的凌驾年长的,疏远的离间亲近的,新人离间旧人,弱小的超越强大的,淫邪的破坏道义的,都是六种异常现象。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才是六种正常现象。违背正常的,而效仿异常的,都会很快招致祸害。身为人君,就该去除祸源,如今却要招致祸源,恐怕不行吧?

卫庄公没有听从石碏的规劝,而石碏的儿子石厚却与州吁臭味相投、极其要好。石碏因年老,也不能约束石厚与州吁交往。卫庄公死后,太子完继位,是为卫桓公。州吁因骄横而遭罢黜职位,于是便逃到了国外,还与郑国的太叔段(郑庄公之弟,因谋划作乱不成而流亡在外)交好。十几年后,州吁聚合流亡在外的卫人袭杀了卫桓公,自立为君。

图片 5

州吁得位不正,因而没有得到国人的拥护,故让石厚去向石碏请教稳固君位的办法。石碏说道:去参觐周天子呀,只要获得周天子的承认,国人自然无话可说。州吁觉得甚有道理,但又没有参觐周天子的情由。石碏又出主意道:如今陈侯(陈桓公)正受天子宠爱,而陈、卫关系和睦,如果你们朝见陈侯,让他代为请求,就一定能如愿。

而被州吁弑杀的卫桓公,却正是陈国女子所出。待州吁与石厚兴致冲冲去朝见陈桓公之时,石碏却派人对陈桓公代为言道:“卫国褊小,老夫耄矣,无能为也。此二人者,实弑寡君,敢即图之”。结果,陈国人杀死了州吁,而未忍杀死石碏之子石厚。于是,石碏又派了家丁前往陈国杀死了儿子石厚。

图片 6

对此,《左传》记载道:石碏,纯臣也,恶州吁而(石)厚与焉。“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此即成语“大义灭亲”的由来。

参考史籍:《左传》、《旧五代史》等等

回答:

沙陀族,属于突厥人的一部。

石敬瑭,五代十国时期后晋开国皇帝。年轻时朴实稳重,寡言笑,喜兵书,重李牧、周亚夫之行事,隶属李克用义子李嗣源帐下,时后梁朱温与李克用、李存勖父子争雄,石敬瑭冲锋陷阵,战功卓著。后唐末帝李从珂继位后,石敬瑭时为河东节度使,双方互相猜忌。清泰三年(936年),石敬瑭起兵造反,后唐军兵围太原,石敬瑭向契丹求援,割让幽云十六州,并甘做“儿皇帝”。随后在契丹援助下,石敬瑭称帝灭后唐,定都汴梁,改国号为“晋”,史称后晋。天福七年(942年),忧郁成疾,于六月在死去,时年51岁,庙号高祖,谥圣文章武明德孝皇帝,葬于显陵(河南宜阳县西北)。

沙陀族为中国北方少数民族,原名处月,西突厥别部。处月分布在金娑山(今新疆博格多山,一说为尼赤金山)南,蒲类海(今新疆东北部巴里坤湖)东,名为“沙陀”的大沙漠一带,因此号称沙陀突厥,简称沙陀。沙陀亦作“沙陁”。唐代文献将沙陀原来的名称处月,译写成“朱邪”,作为沙陀统治者氏族的姓氏。沙陀人从唐末迅速崛起于代北后,一度成为中国历史上叱咤风云的民族:镇压黄巢起义,争霸中原,左右唐室,并最终在五代建立了封建王朝,史籍对于他们的事迹书不胜书。然而在此之前,沙陀是一个并不引人注目的部族,唐代文献对他们的记载少之又少,而游牧民族本身又没有记录保存史料的传统,因此对于沙陀人的早期历史一直模糊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