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桓公率领诸侯兴兵伐楚后订立召陵之盟

问题:召陵之盟是诸侯国君与楚国大夫结盟,能称一场胜利吗?

到了春秋时期,礼崩乐坏,各大诸侯纷纷挑战周天子权威。先是郑国郑庄公玩了个“周郑交质”,一度成为“春秋小霸”,后来就是春秋五霸。齐桓公就是这春秋五霸之首,他曾经率领诸侯攻打楚国而后订立盟约。齐国为什么兴师动众讨伐楚国呢?

今天的成语典故出自《左传·僖公四年》,即鲁僖公四年,涉及到的人物有齐桓公、楚成王、楚国使者、管仲等。

回答:

其时,齐桓公的霸主地位已在事实上确立,而其所依赖的武器,一是齐国改革之后的经济实力,二是“尊王攘夷”的政治策略。在此前大部分时间里,中原诸侯都沉陷在相互搏杀之中,将所谓的亲情戚谊抛诸脑后;而在“南夷北狄”的夹攻之下,诸侯们出于共同利益的需求,才空前地团结在霸主旗下,一致对外。这是大的时代背景。当然,诸侯伐楚,还有切近的原因,就是楚国一心北上争霸。

图片 1

当时齐桓公带领齐、宋、陈、卫、郑、许等八个诸侯国的军队攻打楚国的盟国蔡国,而后直逼楚国国境,当时齐桓公联盟军势大,楚国为了避开齐国锋芒,所以就派人和齐讲和,齐桓公也知道楚国强大,所以就在召陵和楚国订立盟约,就是召陵之盟。
图片 2

图片 3

原文如下:

召陵之盟虽然没让楚国损失,但在名义上齐桓公却取得了大胜,召陵之盟不仅让齐桓公的霸主之位得以稳固,而且对于他的“尊王攘夷”策略却是胜利的。

齐桓公

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蔡溃。遂伐楚。楚子使与师言曰:「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唯是风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君大公曰:『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赐我先君履,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棣。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征。昭王南征而不复,寡人是问。」对曰:「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给。昭王之不复,君其问诸水滨。」师进,次于陉。

楚国是在春秋初期开始发展强大起来的,强大后的楚国于是就向中原发展势力,并先后灭了一些诸侯国。之后他又对郑国用兵,因为楚国强大,郑国不是楚国对手。

周惠王十八年前后,楚国战车出现在中原大地上,目标是四战之地的郑国,彼时整个中原一片混乱:齐国、宋国、曹国忙于抗狄救邢、卫,晋国陷入新一轮内乱,虢国与犬戎相斗……从这一年开始,楚国乘中原混乱之机,三年之中连续三次攻打郑国,而郑国三次皆败。

本文要介绍的成语是“风马牛不相及”,比喻两个事物彼此毫不相干。

齐国国君齐桓公在管仲的辅佐下,以“尊王攘夷”策略和齐国的实力,让齐桓公成为当时中原诸侯国的霸主。

虽然郑国几次打算向楚国屈膝求和,但齐桓公始终没有放弃郑国。楚国三次伐郑,姜小白即三次召集诸侯会盟,谋救郑国。第一次是柽(宋地,在今河南省淮阳西北)之盟,第二次是贯(宋地,在今山东省曹县南)之盟,第三次是阳谷(齐地,在今山东省阳谷县北)之盟。第一次会盟没什么好说的,参加者都是中原诸侯,诸如齐、宋、郑、曹、邾之类,但后两次会盟时,却出现了两个稍显陌生的国家,江国(嬴姓,在今河南省息县西南)与黄国(嬴姓,在今河南省潢川县西北)。

图片 4

而此时郑国被楚国攻打,郑国因不能抵抗,所以郑国也准备归附于楚国而背离齐国。
图片 5

江、黄作为淮河流域的小国,此前很长时间内都是楚国的附庸,如今它们赫然出现在齐国主持的盟会上,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其一,齐桓公“尊王攘夷”的成就已经越过中原,在淮河流域发生了重大影响,以至江、黄倒向齐国的怀抱;其二,在平定了北方的戎狄之难后,以救郑为契机,齐桓公即将发起对楚国的攻势了。

春秋时代前期,齐桓公在管仲的辅政下开创了霸业,成为“春秋五霸”中首先成为霸主的诸侯。经过数次诸侯会盟,即便是老对手鲁国都已经承认了齐桓公作为诸侯之长的地位,为了加强盟好,一些诸侯通过联姻的方式维系同齐国的关系。

因为楚国向中原的进军,楚国这样无疑就威胁到了齐国的霸主地位。齐国为了维护自己霸主的地位和名义,同时也为了救郑,于是齐桓公就带领八个诸侯国军队进攻楚国的盟国蔡国,而后齐桓公带领盟军直逼楚境。

于是有了周惠王二十年阳谷之盟后的“蔡姬荡舟”事件。齐桓公以蔡姬荡舟惊吓到自己为由,命人把她送回了蔡国。这个听上去十分牵强的理由让蔡穆侯姬肸大为光火,所以妹妹回来不久,他就自作主张把她嫁给了别人。在那个时代,所谓“贞节”的观念并不明显,改嫁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可问题在于姜小白虽然把蔡姬送回了蔡国,并没有声明解除婚姻关系,名义上蔡姬仍然是齐桓公的夫人,这惹怒了齐桓公。以及由此顺理成章出现的齐、鲁、宋、陈、卫、郑、许、曹联军伐蔡。

地理位置相对偏向南方的蔡国就是将蔡姬嫁到了齐国,成为齐桓公的妃子。然而公元前657年,齐桓公和蔡姬有一次游船,蔡姬玩的高兴就来回晃动船只来挑逗齐桓公,害怕了的齐桓公出言阻止,反而激起了蔡姬更大的玩性。于是下船之后,齐桓公将蔡姬遣回娘家蔡国,以做惩戒。

楚国看到齐桓公带兵的盟军势大,不便和盟军交战,之后两方也进入一段相持阶段,谁都不敢轻易的先攻打对方。最后楚国就派人和齐桓公讲和。

讨伐蔡这样的小国,动用八国联合显然是太奢侈了。蔡国毫无还手之力,迅即崩溃。照理说,大败蔡国,教训蔡肸一顿也就够了,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联合军离了蔡国,并没有北返,他们继续向南,一路进军到了楚国的陉地。

图片 6

当时齐桓公知道楚国很强大,目前还是无机可乘。所以就退到召陵,并和楚国订立盟约。
图片 7

图片 8

然而此时的楚国正处于楚成王(就是在齐桓公去世后,击败随后称霸中原仁义霸主宋襄公的那位楚国君主)初期,国力日渐上升,开始染指地处南方的蔡、陈等国。史书中记载,蔡姬被赶回娘家之后,被蔡国转而嫁给他人,但按照当时中原诸侯的实力和地位,能够与齐桓公匹敌的也只有楚成王了。

虽然这次齐桓公没有让楚国有所大的损失,不过他却让强大的楚国派人和齐桓公讲和,稳固了齐桓公的霸主地位,所以召陵之盟对于齐桓公来说还是胜利的。

召陵故城遗址

蔡姬是否被转嫁给了楚成王,史书中没有给予明确记载,但蔡国的行为激怒了齐桓公。当时面对楚国的压力,郑国等弱小诸侯国正处于摇摆的状态,齐桓公召集众多诸侯组建联军伐蔡的行为得到了广泛拥护。一时间齐桓公率领本国之师与鲁、宋、陈、卫、郑、许、曹等国军队一到讨伐蔡国,蔡国大败。

回答:

至此,看似事出偶然的“蔡姬荡舟”一事,似乎可以赋予一种全新的解释,说起来,简直就是一套连环计:齐桓公与蔡姬泛舟,是为了找茬把她送回蔡国,以激怒蔡穆侯姬肸做出不理智的反应,然后以伐蔡为借口,顺势南下伐楚。伐蔡是掩护,伐楚才是齐桓公的根本目的。

图片 9

金角银边草肚皮

显然,这样的解释有些牵强,因为它太过“理想化”,任何一个步骤出错都会导致全盘计划落空,比如,姬肸不让其妹改嫁怎么办?而且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自从“息妫过蔡”事件之后,蔡国很长时间内都是楚的属国,蔡肸也是唯楚国马首是瞻,齐桓公高举“尊王攘夷”的旗帜,若要讨伐蔡国,并不需要绞尽脑汁找什么借口。

为了进一步扩大战果,管仲谏言齐桓公率诸侯联军继续南下偷袭楚国。然而这一计划被内奸泄密给了楚国,使得楚国做好了防御准备。当两军遭遇之后,楚国谴使质问齐桓公为何要侵犯楚国,并提及齐桓公居住在北方,而自己居住在南方,即便牛马狂奔走失也不会到对方的境内。

公元前664年,若敖氏家族发动政变,杀死令尹子元,将家族中才具颖秀的斗谷于菟(即子文)推上了令尹的宝座。

无论如何,“蔡姬荡舟”一事恰好发生在齐桓公伐楚前的敏感时刻,就很难说它与伐楚没有联系。或许可以比较合理地解释如下:“蔡姬荡舟”的确事出偶然,但齐桓公利用了这件事,以伐蔡做借口,乘机伐楚。也正是因为这样,八国联合军的行动一开始并未引起楚国的注意,故而能够长驱直入楚国境内。

图片 10

《左传》记载:

最终,中原联军的这次大规模南征结束于召陵之盟,这是齐桓公一生中最重要的会盟之一。虽然这次会盟的具体内容已不得而知,但显然是达成了和平协议,八国联合军撤军回国,楚国也不再北上攻伐。

当时齐桓公主要依托诸侯联军的浩大声势才能压制楚军,但偷袭计划的失败导致伐楚事宜无法继续下去。然而高举“尊王攘夷”旗帜的齐国依旧派出管仲做出了答复,指出楚国不进攻周王室的包茅,使得天子祭祀缺乏相应物资,此尊王之举;同时追究西周时期,周昭王南征楚国后,在返回途中坠河的陈年旧事,此攘夷之态。最终楚王服软,表达了今后一定对周天子给予尊重,将会补齐缺失的贡品。

斗谷于菟为令尹,自毁其家,以纾楚国之难。——《左传·庄公三十年传》

当然,这个协议并未发生太大作用,楚国不久又挥师北上,置盟誓于脑后。但对于齐桓公来说,召陵之盟却意义重大,因为在他的领导下,中原诸侯完成了对南方楚国的胜利,尽管这只是一次象征性的胜利。

前656年春季,齐桓公联合众诸侯发兵攻打蔡国,得胜之后紧接着伺机伐楚。由于楚国早有防备,双方形成对峙并由楚国使者和管仲对话。到了夏天,楚成王又派遣楚国宗室屈完带兵前往诸侯联军驻地。本就不打算正面与楚交战的齐桓公借机与屈完订立了盟约。相较于后来晋文公的霸业,齐国的实力要显得单薄许多。

这便是成语“毁家纾难”的来历。斗谷于菟所纾解的究竟是楚国的什么灾难呢?《左传》语焉不详,后世史家对此多有猜测。

图片 11

有学者从《国语·楚语》中“斗子文三舍令尹,无一日之积”的话推测,认为此时的楚国可能遭遇了财政危机。

而在这一年的秋天和冬天,齐国和鲁国又分别两次讨伐陈国,显示出中原会盟诸侯内部矛盾的复杂性。

这个推测颇有可疑:

1、齐桓公称霸,所打出的“尊王攘夷”的旗号中,夷人原指齐国本地的东夷族群,春秋时期主要指燕国以北的山戎和南方的楚国。

楚国此时如果遭遇了财政危机,单凭一个贵族散尽家财,能填补多少财政赤字?——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斗谷于菟像和珅那样富可敌国。

图片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