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苏边境3万国人想回国,为何被武警挡在国外

人类进入20世纪后,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尤其是以武器为代表的高精尖行业,可以这样说,各国最先进的技术都是用于武器制造和设计领域,而这些专门研究武器的专家也被称为国宝级的人物。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内部却出了为了金钱,为了美色而向国名党投敌的叛途。解放军空军飞行员吴荣根驾驶1架歼侦-6从山东的机场起飞后,他谎报发动机空中停车,以超低空全速飞往台湾,吴荣根获黄金5000两。

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宣布解体,曾经的超级大国一分为15个国家,这对苏联国民和世界各国都带来很大的影响,而在中苏边境的新疆口岸霍尔果斯口岸有3万多人聚集在此地,打着标语,喊着他们是中国人,想要回到中国。

当然了,每件事都有它的两面性,好的一面是可以为国家和人民做贡献,反过来也一样,他们带来的危害可以说是不可估量,他们所掌握的绝密技术甚至可以危害到整个国家的安危,敌方可以根据他们带去的情报分析出这些战略武器的技术状态,然后对己方的武器做出相对应的调整,使己方随时出于有利的态势。

图片 1

但是当时中央并没批准准他们入境,下令武警战士把他们全部挡在了国门之外,这让很多人感到不解,既然他们是中国人,为何不让他们回来呢,但是中国这么做是有历史原因的,而且知道实情的人都会对中国的做法点赞,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吧!

图片 2

1983年11月14日,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6师第18团2大队中队长王学成驾驶1架编号83065的歼-5战斗机从浙江岱山机场起飞,在2架台湾空军F-5战斗机的引导下在台湾桃园机场迫降。获黄金3000两,后加入台湾空军,授予少校军衔。

图片 3

不过不是每个叛逃者都能善终的,今天我们就来说说的两位国外专家叛国投敌的事件。在上世纪冷战期间,一些苏联专家受了西方的蛊惑,选择了叛逃。

图片 4

这得从1962年4月发生在中国新疆的“伊塔事件”说起,当时新疆军区副参谋长祖农·太也夫少将和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少将被苏联策反,煽动新疆民众叛国出逃苏联,结果多地政府和军营遭到冲击和包围,在三千多公里的中苏边境上,几个重要边境口岸人流如潮水般涌动了三天三夜,共有6万多人冲出边境投入苏联怀抱。

自身叛逃不算,还携带了许多绝密文件叛逃,可能是为了更受敌方的重视,卖上个好价钱吧。1977年,苏联导弹专家团到东德进行调研和视察,目的是了解苏军驻东德导弹部队的武器使用情况,顺便现场为官兵解决一些存在的问题。

1985年8月25日,解放军空军飞行员萧天润驾驶1架轰-5轰炸机从山东胶县起飞,飞往韩国,在韩国里里市迫降时发生事故,领航员孙武春死亡,萧天润受伤,并撞死地面的一韩国农民。9月20日,萧天润抵达台湾,获黄金3000两,而飞机上的报务员刘书义则根据其要求返回大陆。

由于祖农·太也夫和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事先以深入牧区为名,走村串户做了大量煽动工作,加上大批苏联“克格勃”以各种理由渗透入中国境内,大肆活动,在之后的几个月里,新疆有的县跑的只剩几百人,事件发生后,祖农·太也夫和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给中央写了报告,要求到苏联去,毛主席知道后说了8个字:“愿意走,可以欢送嘛!”

这个代表团里面就有苏联中程导弹SS-12的总设计师库里诺夫,以及导弹燃料供给设计师利申卡,这二人早就被西方策反,这次表面上是到东德视察,实际上是蓄谋已久的叛逃。

图片 5

结果祖农·太也夫和马尔果夫·伊斯哈科夫带着40多名校、尉级军官一起去了苏联,背叛了自己的祖国。正如毛主席所说,这件事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的,究竟谁是谁非,现在讲不清楚,过20年,也许30年,大家会明白的。果然毛主席的远大见识被印证了,1991年,苏联解体分裂成15个国家,这些判出中国的人成为无家可归的流民。

因为东德是距离西方最近的地方,当时的柏林分为东柏林和西柏林,两人在周末借着休息逛街的机会,携带着一整箱的绝密图纸直奔美国在东柏林的“联络处”。

孙天勤:1983年8月7日,解放军空军被借调到海军进行新型空对空导弹试验的副团职飞行员孙天勤借试验飞行之机,驾驶1架歼-7战斗机从辽宁大连机场起飞,飞抵韩国汉城K16机场。此次叛逃创造解放军职务最高机型最新的双记录,中国要求韩国交还飞机和飞行员,韩国将飞机交还中国,而孙天勤则于8月24日抵达台湾,获黄金7000两。

这些过去苏联的中国人以维吾尔族、哈萨克族、俄罗斯族、回族居多,汉族也有,但是相当少。他们主要是居住在阿拉木图、比什凯克而且多数是农民。面临苏联解体的危机,他们想到了回国,想要回到曾经生养他们的祖国,但是中央并没有同意,所以哪怕他们喊着自己是中国人,还是被武警战士们拦在边境之外,只因为他们曾经背叛了祖国。

美方特工迅速将他们俩塞入了一个木箱,然后混着其他物资,以“外交物品”的方式由每天定时发车的卡车通过检查哨到达西柏林,外交物品不受任何盘查,晚上八点以后,苏方发现事情不对,可惜为时已晚。

图片 6

中国近代的崛起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革命先辈们和仁人志士奉献了他们的一生,甚至牺牲了宝贵的生命,但也有一些人吃不了苦,经不起考验而背叛了自己的家园,他们的结局完全是咎由自取。

苏军迅速将情况报给克格勃,主管情报的克格勃上将大为光火,拍案而起,要求半年内让这俩人“以最可耻的方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为此克格勃发动在美国的情报网。两人投向美国的怀抱后,每人得到了8000万绿币赏金。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强大的中国不需要叛徒,所以这件事的处置得到很多人的肯定,当然,也有一些不同的看法存在,对于该如何对待叛变者,大家有什么看法呢?XLW

这可是70年代的数字,折算成现在的人民币起码值7个亿,可见美国对这两人是多么的重视和喜爱,其实美国人是赚大了,这得为美国省下多少武器研发的成本啊,还根据这两位专家提供的情报,对己方的武器做出相应的调整。

图片 7

人类进入20世纪后,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尤其是以武器为代表的高精尖行业,可以这样说,各国最先进的技术都是用于武器制造和设计领域,而这些专门研究武器的专家也被称为国宝级的人物。

这两位老兄自以为到了美国,有美方的保护就安全了,可事情并不像他俩想的那么简单,按照克格勃瑕疵必报的性格,是不会放过他俩的。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当然了,每件事都有它的两面性,好的一面是可以为国家和人民做贡献,反过来也一样,他们带来的危害可以说是不可估量,他们所掌握的绝密技术甚至可以危害到整个国家的安危,敌方可以根据他们带去的情报分析出这些战略武器的技术状态,然后对己方的武器做出相对应的调整,使己方随时出于有利的态势。

克格勃特工为此发动了全美的情报网络,5个月后,库里诺夫在逛街时莫名失踪,3小时后,他被斩首的遗骸从一辆运送海鲜的卡车上“滑落”到了街道上,引起全美震动。

图片 8

不过不是每个叛逃者都能善终的,今天我们就来说说的两位国外专家叛国投敌的事件。在上世纪冷战期间,一些苏联专家受了西方的蛊惑,选择了叛逃。

利申卡恐惧了,美方也对他采取最为严密的保护,克格勃特工一时无法得手,但是长期处于神经高度紧张的利申卡最终疯了,可以说得到了叛徒应有的下场。XLW

1989年9月6日,空军航空兵第49师145团2大队飞行员蒋文浩中尉驾驶40307号歼-6型战斗机从福建漳州龙溪机场起飞叛逃,降落在金门尚义机场。

自身叛逃不算,还携带了许多绝密文件叛逃,可能是为了更受敌方的重视,卖上个好价钱吧。1977年,苏联导弹专家团到东德进行调研和视察,目的是了解苏军驻东德导弹部队的武器使用情况,顺便现场为官兵解决一些存在的问题。

解放军内部却出了为了金钱,为了美色而向国名党投敌的叛途。解放军空军飞行员吴荣根驾驶1架歼侦-6从山东的机场起飞后,他谎报发动机空中停车,以超低空全速飞往台湾,吴荣根获黄金5000两。

图片 9

这个代表团里面就有苏联中程导弹SS-12的总设计师库里诺夫,以及导弹燃料供给设计师利申卡,这二人早就被西方策反,这次表面上是到东德视察,实际上是蓄谋已久的叛逃。

1983年11月14日,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6师第18团2大队中队长王学成驾驶1架编号83065的歼-5战斗机从浙江岱山机场起飞,在2架台湾空军F-5战斗机的引导下在台湾桃园机场迫降。获黄金3000两,后加入台湾空军,授予少校军衔。

1989年9月6日,空军航空兵第49师145团2大队飞行员蒋文浩中尉驾驶40307号歼-6型战斗机从福建漳州龙溪机场起飞叛逃,降落在金门尚义机场

因为东德是距离西方最近的地方,当时的柏林分为东柏林和西柏林,两人在周末借着休息逛街的机会,携带着一整箱的绝密图纸直奔美国在东柏林的“联络处”。

图片 10

图片 11

美方特工迅速将他们俩塞入了一个木箱,然后混着其他物资,以“外交物品”的方式由每天定时发车的卡车通过检查哨到达西柏林,外交物品不受任何盘查,晚上八点以后,苏方发现事情不对,可惜为时已晚。

1985年8月25日,解放军空军飞行员萧天润驾驶1架轰-5轰炸机从山东胶县起飞,飞往韩国,在韩国里里市迫降时发生事故,领航员孙武春死亡,萧天润受伤,并撞死地面的一韩国农民。9月20日,萧天润抵达台湾,获黄金3000两,而飞机上的报务员刘书义则根据其要求返回大陆。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苏军迅速将情况报给克格勃,主管情报的克格勃上将大为光火,拍案而起,要求半年内让这俩人“以最可耻的方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为此克格勃发动在美国的情报网。两人投向美国的怀抱后,每人得到了8000万绿币赏金。

图片 12

图片 13

这可是70年代的数字,折算成现在的人民币起码值7个亿,可见美国对这两人是多么的重视和喜爱,其实美国人是赚大了,这得为美国省下多少武器研发的成本啊,还根据这两位专家提供的情报,对己方的武器做出相应的调整。

孙天勤:1983年8月7日,解放军空军被借调到海军进行新型空对空导弹试验的副团职飞行员孙天勤借试验飞行之机,驾驶1架歼-7战斗机从辽宁大连机场起飞,飞抵韩国汉城K16机场。此次叛逃创造解放军职务最高机型最新的双记录,中国要求韩国交还飞机和飞行员,韩国将飞机交还中国,而孙天勤则于8月24日抵达台湾,获黄金7000两。

国民党上将郝伯村接见人民解放军叛徒刘志远。

这两位老兄自以为到了美国,有美方的保护就安全了,可事情并不像他俩想的那么简单,按照克格勃瑕疵必报的性格,是不会放过他俩的。

图片 14

图片 15

克格勃特工为此发动了全美的情报网络,5个月后,库里诺夫在逛街时莫名失踪,3小时后,他被斩首的遗骸从一辆运送海鲜的卡车上“滑落”到了街道上,引起全美震动。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1977年7月7日,解放军空军第2侦察机团1大队2中队中队长范园焱驾驶1架编号3171的歼-6战斗机从福建晋江起飞后,以超低空飞行直飞台南机场。

利申卡恐惧了,美方也对他采取最为严密的保护,克格勃特工一时无法得手,但是长期处于神经高度紧张的利申卡最终疯了,可以说得到了叛徒应有的下场。

图片 16

图片 17

解放军内部却出了为了金钱,为了美色而向国名党投敌的叛途。解放军空军飞行员吴荣根驾驶1架歼侦-6从山东的机场起飞后,他谎报发动机空中停车,以超低空全速飞往台湾,吴荣根获黄金5000两。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1987年11月19日,解放军空军第49师中队长刘志远驾驶1架歼-6战斗机从福建龙溪起飞,以超低空穿云而出,飞抵台湾清泉岗机场,获黄金5000两。

1983年11月14日,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6师第18团2大队中队长王学成驾驶1架编号83065的歼-5战斗机从浙江岱山机场起飞,在2架台湾空军F-5战斗机的引导下在台湾桃园机场迫降。获黄金3000两,后加入台湾空军,授予少校军衔。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