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沙特公主私奔被抓,当街实行石刑!

慰安妇制度,是二战期间日军实行的最不人道的罪恶制度。其实,熟悉日本史的朋友都清楚,早在日本战国时期,随营征战的人群中,就有慰安妇的影子,只不过,那时她们有着另外一个名称,叫姬武士,她们白天要像其他将士一样上阵杀敌,晚上则负责陪侍将官大佬。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投降后的日本又做了两件足以让全世界震惊的事:一是在日本本土成立特殊慰安机构,征召15万日本女性慰安35万以麦克阿瑟为首的美军;二是撤出中国时抛弃了12万日本本土的慰安妇让其自生自灭。

在沙特等许多地方,女子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对于女性的约束是极为严苛!而且国家的许多死刑都是在公开场合进行的,如将犯人斩首等血腥场面。但最为残忍的恐怕还是石刑了,何为石刑,又为何进行这样的惩罚呢?

二战前,慰安妇随军还没形成制度,只是,日军中也没少她们的身影。比如日俄战争时,日军官兵性病流行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开始有计划地征召女性随军。二战爆发后,日军才正式在各占领区设立“慰安所”。

日本在发动侵华战争时,在中国境内广设慰安所。因日本士兵远离日本本土,平时无法满足生理需求,日本就此除了在中国抢掠女性,还在日本招募慰安妇,随军做后勤服务,白天干活,晚上供日本士兵发泄兽欲。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石刑是对通奸的已婚人士所使用的刑罚,即用乱石钝击致死,最极端的也会用上砍头或绞刑。

“慰安所”的设立并不是随意性,而是有着非常强的计划性的,从人员配备到服务质量,都有着详细规定,一入慰安所,那些女性就像被推入地狱,过的都是暗无天日的悲凄生活。

在中国境内日本是到处抢掠年轻漂亮的女性,被日本士兵抢掠而来的女性,被迫送进慰安所,惨遭日本士兵惨无人道的蹂躏。一个慰安所人数有几十到上百慰安妇,日本每天用卡车运载士兵,在慰安所外排队蹂躏慰安妇。

图片 4

一份解密的日军文件,彻底揭露了这一制度的残无人道。第一次长沙会战开始前,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就让部下编制了一份征召慰安妇的计划,其中详细记载了慰安妇的规模与任务。

慰安所条件简陋,很多都是一个床板,饮食也极其粗糙。慰安妇经常一天要被蹂躏12小时,很多女性因为身体虚弱,或者感染细菌,导致无力服务,这时日本军医会给他们治疗几天,如果治疗两三天不见好转,就会被拉走处理,很多是被活埋。

早在1977年就有一名19岁沙特公主因与情人私奔被处以石刑砸死,这名公主是已逝哈立德国王的侄孙女。

据该计划称:“11军共有官佐2000多人,其中将官56名,每名需要长期配备慰安妇一名,需要56名;少佐以上的军官800名,每两人配备一名慰安妇,共400名;尉官1200多名,每5名配一名慰安妇,共需要250名;士兵31万每百人配备一名慰安妇,需要3100名,所以共需要慰安妇3800名。”

在日本投降时,除了在中国抢掠的慰安妇外,当时还有从日本本土带来的慰安妇。在日本投降后,她们却被日本无情的抛弃,留在了中国,任其自生自灭。当然有很多就地嫁给了单身的中国人,没有嫁出去的出卖肉体生活。

据称其死刑是由其祖父、哈立德国王的兄长下令判处。这起案件当时在国际社会引起轰动,1980年被搬上银幕。

这只是日军一个军的配置,如果溯及其他部队,这该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啊。十多年的抗战期间,日军或征召或强掳的女性,多来自中国、韩国、东南亚、荷兰等地的女性。其中在日本本土召集的慰安妇,又被称为女子挺身队,她们是一群被日军宣传洗脑的狂热女性。

日本投降后被美军占领,当时日本为保住所谓的“日本民族纯洁性”,仿效日本在二战中设立的慰安制度,在日本本土又再次招募女性,哄骗女性做慰安妇,为进驻日本的美军服务。

图片 5

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要准确计算慰安妇的数量较为困难,但尽管如此,研究人员仍依据已有的资料,对慰安妇的数量作了推断:一般认为日军在二战期间,前后共奴役约40万女性充当日军性奴隶,其中包括约20万中国大陆女性和约18万韩国人。

日本除了想保住“日本民族纯洁性”外,在本土设置慰安所还有其他两个想法,一是借此迷惑美军,赚美军的钱;二是,降低美军的战斗力,因为慰安妇服务美军时大都没有做安全措施,导致很多美军士兵患上性病,被送回国。

沙特政府阻播《公主之死》这部纪录影片未果,便驱逐了英国大使,召回400名在英国的皇室成员,取消与英国巨额的贸易订单。XLW

具体到慰安妇个人,其工作量也是有着明确规定的:“大尉级军官,每周两次,每次2个小时,少尉级军官,每周2次,每次一个小时。每名慰安妇白天要接待6人,晚上8点以后,该慰安妇归大尉所有。每名慰安妇每月至少要工作24天。”

最终日本的目的虽然达到了,但是为此做出牺牲的15万日本女性,又被日本无情的抛弃了,这些女性被日本人看不起,政府也不理会她们的生活,仍然是让其自生自灭。日军的行为真是惨无人道,可耻至极。XLW

图片 6

从上述要求的工作量来看,每名慰安妇每月将近工作150人次,这是对女性尊严与身体的无情践踏。日本实施的慰安妇制度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中最丑陋、最肮脏、最黑暗的一页,也是世界妇女史上最为惨痛的记录。XLW

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慰安妇制度,是二战期间日军实行的最不人道的罪恶制度。其实,熟悉日本史的朋友都清楚,早在日本战国时期,随营征战的人群中,就有慰安妇的影子,只不过,那时她们有着另外一个名称,叫姬武士,她们白天要像其他将士一样上阵杀敌,晚上则负责陪侍将官大佬。

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日本传统的“家”观念中,儿女是家长个人财产,家长有权力决定子女的终身,无论是买卖还是典押。因此,很多穷人会选择卖掉自己的孩子以维持生计。在历史上,特别是江户时期,人口买卖十分盛行。由于交不起年贡,一些日本家庭就拿子女当作抵押。

二战前,慰安妇随军还没形成制度,只是,日军中也没少她们的身影。比如日俄战争时,日军官兵性病流行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开始有计划地征召女性随军。二战爆发后,日军才正式在各占领区设立“慰安所”。

在日本传统的“家”观念中,儿女是家长个人财产,家长有权力决定子女的终身,无论是买卖还是典押。因此,很多穷人会选择卖掉自己的孩子以维持生计。在历史上,特别是江户时期,人口买卖十分盛行。由于交不起年贡,一些日本家庭就拿子女当作抵押。

同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类似,日本贩卖子女的主要对象也是女儿。很多女孩被卖掉后便会沦为娼妓,其家庭生计基本就依靠这些沦为妓女的女孩维持。但是,这些被卖掉的女孩,不仅不会被人看不起,甚至还会受到赞扬。有一个卖身奉养母亲和弟弟的女子,曾以“孝心奇特”为由受到日本官方的表彰。

“慰安所”的设立并不是随意性,而是有着非常强的计划性的,从人员配备到服务质量,都有着详细规定,一入慰安所,那些女性就像被推入地狱,过的都是暗无天日的悲凄生活。

同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类似,日本贩卖子女的主要对象也是女儿。很多女孩被卖掉后便会沦为娼妓,其家庭生计基本就依靠这些沦为妓女的女孩维持。但是,这些被卖掉的女孩,不仅不会被人看不起,甚至还会受到赞扬。有一个卖身奉养母亲和弟弟的女子,曾以“孝心奇特”为由受到日本官方的表彰。

据《日本女性史·近世》记载,普通的农村女孩,卖给妓院只能换到十三两钱。被卖掉的女孩并不会因此心生怨恨,因为,她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为了家的利益,为了孝敬父母,牺牲自己的幸福是应该的。

一份解密的日军文件,彻底揭露了这一制度的残无人道。第一次长沙会战开始前,日军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就让部下编制了一份征召慰安妇的计划,其中详细记载了慰安妇的规模与任务。

据《日本女性史·近世》记载,普通的农村女孩,卖给妓院只能换到十三两钱。被卖掉的女孩并不会因此心生怨恨,因为,她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为了家的利益,为了孝敬父母,牺牲自己的幸福是应该的。

战时日本,失业率颇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大量男子参战,失去依靠的女性很多处于被饿死的边缘。

据该计划称:“11军共有官佐2000多人,其中将官56名,每名需要长期配备慰安妇一名,需要56名;少佐以上的军官800名,每两人配备一名慰安妇,共400名;尉官1200多名,每5名配一名慰安妇,共需要250名;士兵31万每百人配备一名慰安妇,需要3100名,所以共需要慰安妇3800名。”

战时日本,失业率颇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大量男子参战,失去依靠的女性很多处于被饿死的边缘。

为了生存,这些家庭的女儿常被卖为妓女。在被称为慰安妇招募中心的长崎,有许多家庭贫困的karayuki-san(在海外妓院工作的日本娼妓),此前就已经被她们的父母卖作妓女并送往亚太各地。

这只是日军一个军的配置,如果溯及其他部队,这该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啊。十多年的抗战期间,日军或征召或强掳的女性,多来自中国、韩国、东南亚、荷兰等地的女性。其中在日本本土召集的慰安妇,又被称为女子挺身队,她们是一群被日军宣传洗脑的狂热女性。

为了生存,这些家庭的女儿常被卖为妓女。在被称为慰安妇招募中心的长崎,有许多家庭贫困的karayuki-san(在海外妓院工作的日本娼妓),此前就已经被她们的父母卖作妓女并送往亚太各地。

日本政府对贫穷欠债的农村家庭做出允诺,只要把女孩的身体当作交换条件,去战场做慰安妇,就可以把欠债一笔勾销。但是,一旦到了战场,就不再有人在乎她们的死活。

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要准确计算慰安妇的数量较为困难,但尽管如此,研究人员仍依据已有的资料,对慰安妇的数量作了推断:一般认为日军在二战期间,前后共奴役约40万女性充当日军性奴隶,其中包括约20万中国大陆女性和约18万韩国人。

日本政府对贫穷欠债的农村家庭做出允诺,只要把女孩的身体当作交换条件,去战场做慰安妇,就可以把欠债一笔勾销。但是,一旦到了战场,就不再有人在乎她们的死活。

天羽美智子是一名曾公开讲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充当“慰安妇”经历的日本女性。1938年,17岁的天羽被嗜赌的父亲卖到横滨一家妓院抵债。后来,她又被转卖到台湾,充当日军“慰安妇”。

具体到慰安妇个人,其工作量也是有着明确规定的:“大尉级军官,每周两次,每次2个小时,少尉级军官,每周2次,每次一个小时。每名慰安妇白天要接待6人,晚上8点以后,该慰安妇归大尉所有。每名慰安妇每月至少要工作24天。”

天羽美智子是一名曾公开讲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充当“慰安妇”经历的日本女性。1938年,17岁的天羽被嗜赌的父亲卖到横滨一家妓院抵债。后来,她又被转卖到台湾,充当日军“慰安妇”。

1984年,天羽美智子曾写信给一位开设避难所的牧师武津文夫,信中提到:“部队到哪里,哪里就有‘慰安所’……他们排长队……我们感到死亡般的痛苦。好多次我都想杀了他们,我几乎要疯了……如果你死了,尸体就被抛弃在丛林中。我亲眼目睹了这些,这是女性的地狱。”

从上述要求的工作量来看,每名慰安妇每月将近工作150人次,这是对女性尊严与身体的无情践踏。日本实施的慰安妇制度是20世纪人类历史中最丑陋、最肮脏、最黑暗的一页,也是世界妇女史上最为惨痛的记录。

1984年,天羽美智子曾写信给一位开设避难所的牧师武津文夫,信中提到:“部队到哪里,哪里就有‘慰安所’……他们排长队……我们感到死亡般的痛苦。好多次我都想杀了他们,我几乎要疯了……如果你死了,尸体就被抛弃在丛林中。我亲眼目睹了这些,这是女性的地狱。”

在国内召募妓女充当随军慰安妇,是战争初期日军的既定政策。那时候,妓女是早期慰安妇的主要来源之一。起初,日本军方直接或委派代理人,以金钱为诱饵招募慰安妇。应招者大多是妓女、陪酒女等,她们希望能借此挣大钱。

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国内召募妓女充当随军慰安妇,是战争初期日军的既定政策。那时候,妓女是早期慰安妇的主要来源之一。起初,日本军方直接或委派代理人,以金钱为诱饵招募慰安妇。应招者大多是妓女、陪酒女等,她们希望能借此挣大钱。

军队也会给应招的妓女每人一笔预支金。此外,伙食是由军队免费供给,也不需要什么其他费用。第一批随军慰安妇们,最迟几个月就能还清借支,变成自由之身。可是,她们当中的许多人,并不想停止这种营生。

在日本传统的“家”观念中,儿女是家长个人财产,家长有权力决定子女的终身,无论是买卖还是典押。因此,很多穷人会选择卖掉自己的孩子以维持生计。在历史上,特别是江户时期,人口买卖十分盛行。由于交不起年贡,一些日本家庭就拿子女当作抵押。

军队也会给应招的妓女每人一笔预支金。此外,伙食是由军队免费供给,也不需要什么其他费用。第一批随军慰安妇们,最迟几个月就能还清借支,变成自由之身。可是,她们当中的许多人,并不想停止这种营生。

在当时的日本,到处都是挥舞着太阳旗,飘荡着“胜利归来,勇敢战斗”的歌声,以及妇女欢送士兵出征的画面。军国主义政府的宣传和洗脑结果很成功,这种观念甚至深入到娼妓心中。一些应募的慰安妇表示,像自己这样的身子,在赚钱的同时还能为士兵们做事、为国家尽力,何乐而不为呢?

同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类似,日本贩卖子女的主要对象也是女儿。很多女孩被卖掉后便会沦为娼妓,其家庭生计基本就依靠这些沦为妓女的女孩维持。但是,这些被卖掉的女孩,不仅不会被人看不起,甚至还会受到赞扬。有一个卖身奉养母亲和弟弟的女子,曾以“孝心奇特”为由受到日本官方的表彰。

在当时的日本,到处都是挥舞着太阳旗,飘荡着“胜利归来,勇敢战斗”的歌声,以及妇女欢送士兵出征的画面。军国主义政府的宣传和洗脑结果很成功,这种观念甚至深入到娼妓心中。一些应募的慰安妇表示,像自己这样的身子,在赚钱的同时还能为士兵们做事、为国家尽力,何乐而不为呢?

但在早期,这种募集还属军事机密。所以,应招的女人往往是悄悄聚拢而来。根据当时规定,陆军可以运输士兵、军马、军犬、军鸽等,却并没有妇女这一项,因为这是“军规”,不能破坏。

据《日本女性史·近世》记载,普通的农村女孩,卖给妓院只能换到十三两钱。被卖掉的女孩并不会因此心生怨恨,因为,她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为了家的利益,为了孝敬父母,牺牲自己的幸福是应该的。

但在早期,这种募集还属军事机密。所以,应招的女人往往是悄悄聚拢而来。根据当时规定,陆军可以运输士兵、军马、军犬、军鸽等,却并没有妇女这一项,因为这是“军规”,不能破坏。

最后,这些女人被当成物资运输,既非武器、又非弹药,更不是粮秣的物资。这些日籍慰安妇起初主要为日本军官服务,后来由于部队需求,也增加了为士兵服务的项目。

战时日本,失业率颇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大量男子参战,失去依靠的女性很多处于被饿死的边缘。

最后,这些女人被当成物资运输,既非武器、又非弹药,更不是粮秣的物资。这些日籍慰安妇起初主要为日本军官服务,后来由于部队需求,也增加了为士兵服务的项目。

当时,日本是男权支配的社会,男女之间的不平等社会结构历史悠久。日本男人为了主人可以牺牲自己,士兵为了天皇可以义无反顾地剖腹自尽,日本女人则可以为了男人奉献身体。男人为了国家牺牲,女人为了战士献身,似乎都十分正常的事情。

为了生存,这些家庭的女儿常被卖为妓女。在被称为慰安妇招募中心的长崎,有许多家庭贫困的karayuki-san(在海外妓院工作的日本娼妓),此前就已经被她们的父母卖作妓女并送往亚太各地。

当时,日本是男权支配的社会,男女之间的不平等社会结构历史悠久。日本男人为了主人可以牺牲自己,士兵为了天皇可以义无反顾地剖腹自尽,日本女人则可以为了男人奉献身体。男人为了国家牺牲,女人为了战士献身,似乎都十分正常的事情。

如今,人们可能很难相信,竟然有女人会“自觉、自愿去做慰安妇”。但在军国主义战时机制的鼓吹下,日本国内确实有很多妇女出于自愿,参与并组建了慰安妇团。一些被所谓“爱国主义”麻痹了头脑的女人,为了“国家、“理想”奔向了战场。

日本政府对贫穷欠债的农村家庭做出允诺,只要把女孩的身体当作交换条件,去战场做慰安妇,就可以把欠债一笔勾销。但是,一旦到了战场,就不再有人在乎她们的死活。

如今,人们可能很难相信,竟然有女人会“自觉、自愿去做慰安妇”。但在军国主义战时机制的鼓吹下,日本国内确实有很多妇女出于自愿,参与并组建了慰安妇团。一些被所谓“爱国主义”麻痹了头脑的女人,为了“国家、“理想”奔向了战场。

被誉为“军国之妻”的中村英子和她的女儿就是其中一例。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

天羽美智子是一名曾公开讲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充当“慰安妇”经历的日本女性。1938年,17岁的天羽被嗜赌的父亲卖到横滨一家妓院抵债。后来,她又被转卖到台湾,充当日军“慰安妇”。

被誉为“军国之妻”的中村英子和她的女儿就是其中一例。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

因为是“军国之妻”,中村英子受到优待,为军官服务。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当她的女儿被折腾得几番昏死醒过来之后,质问道:“什么‘军国之妻’、‘军国之母’,天皇会让他的女儿、母亲、妻子、姐妹们也来这样慰安吗?”

1984年,天羽美智子曾写信给一位开设避难所的牧师武津文夫,信中提到:“部队到哪里,哪里就有‘慰安所’……他们排长队……我们感到死亡般的痛苦。好多次我都想杀了他们,我几乎要疯了……如果你死了,尸体就被抛弃在丛林中。我亲眼目睹了这些,这是女性的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