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日本军妓,最后一图竟免费让客人看身材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投降后的日本又做了两件足以让全世界震惊的事:一是在日本本土成立特殊慰安机构,征召15万日本女性慰安35万以麦克阿瑟为首的美军;二是撤出中国时抛弃了12万日本本土的慰安妇让其自生自灭。

二战结束后日本本土被美军接管,日本政府不准保留军事力量,本土的安全由美军全权负责,美国大兵不但战斗力强悍,破坏力也很强。美国大兵占领日本后享有高人一等的待遇。

图片 1

日本在发动侵华战争时,在中国境内广设慰安所。因日本士兵远离日本本土,平时无法满足生理需求,日本就此除了在中国抢掠女性,还在日本招募慰安妇,随军做后勤服务,白天干活,晚上供日本士兵发泄兽欲。

当是的日本物资匮乏,唯一能让美国大兵心动的只有日本女人了。在大街上只要大兵乐意随时可以拉个漂亮的日本女人享乐,日本政府也是无能为力,自己的部队都没了,只能任由大兵肆意妄为。

图1为日本慰安妇为高级军官服务前的准备工作,流程很繁琐,要备齐一切物品,仿佛是古代皇帝临幸妃子一样。当然整个过程女子精神都在高度紧张,因为如果表现不好,很可能会被派去为士兵服务。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在中国境内日本是到处抢掠年轻漂亮的女性,被日本士兵抢掠而来的女性,被迫送进慰安所,惨遭日本士兵惨无人道的蹂躏。一个慰安所人数有几十到上百慰安妇,日本每天用卡车运载士兵,在慰安所外排队蹂躏慰安妇。

日本政府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为避免这样的事情蔓延全国,专门为美军组建了慰安妇,在全国范围内急招年轻妇女经过简单培训迅速上岗,以解美军的燃眉之急。

图2位为日本中级将领服务的女子,正式服务之前要来一段前戏,陪着官员们要跳舞唱歌,当然有些喝醉了不守规矩的官员会在当场“耍酒疯”。

慰安所条件简陋,很多都是一个床板,饮食也极其粗糙。慰安妇经常一天要被蹂躏12小时,很多女性因为身体虚弱,或者感染细菌,导致无力服务,这时日本军医会给他们治疗几天,如果治疗两三天不见好转,就会被拉走处理,很多是被活埋。

同时命令所有的皇族、政府官员、财团的子女禁止外出,以防被美军抓取享乐。驻扎日本的美军有5万人,日本组建了7万人的慰安妇大军,按照比例美军在哪方面的需求完全够用。没想到日本完全低估了美军的“战斗力”这7万慰安妇根本抵挡不住美军的攻势。

图片 5

在日本投降时,除了在中国抢掠的慰安妇外,当时还有从日本本土带来的慰安妇。在日本投降后,她们却被日本无情的抛弃,留在了中国,任其自生自灭。当然有很多就地嫁给了单身的中国人,没有嫁出去的出卖肉体生活。

有一家慰安妇在开业前一天被如狼似虎的美军强行攻占,为此慰安所推迟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开业,美军的“战斗力”可想而知。这些妇女很乐意为美军服务,当时的日本吃饭都是问题,跟了美军后生活上可以得到满足。XLW

图3为日本军妓合影,男人脸上笑容灿烂,但是女子脸上神情默然,一位大肚子的女子在拍照时注视地面,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

日本投降后被美军占领,当时日本为保住所谓的“日本民族纯洁性”,仿效日本在二战中设立的慰安制度,在日本本土又再次招募女性,哄骗女性做慰安妇,为进驻日本的美军服务。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投降后的日本又做了两件足以让全世界震惊的事:一是在日本本土成立特殊慰安机构,征召15万日本女性慰安35万以麦克阿瑟为首的美军;二是撤出中国时抛弃了12万日本本土的慰安妇让其自生自灭。

图片 6

日本除了想保住“日本民族纯洁性”外,在本土设置慰安所还有其他两个想法,一是借此迷惑美军,赚美军的钱;二是,降低美军的战斗力,因为慰安妇服务美军时大都没有做安全措施,导致很多美军士兵患上性病,被送回国。

日本在发动侵华战争时,在中国境内广设慰安所。因日本士兵远离日本本土,平时无法满足生理需求,日本就此除了在中国抢掠女性,还在日本招募慰安妇,随军做后勤服务,白天干活,晚上供日本士兵发泄兽欲。

图4为美军与服务者调情,图中还有小孩子,从这张图能看出当时的社会简直一片混乱。

最终日本的目的虽然达到了,但是为此做出牺牲的15万日本女性,又被日本无情的抛弃了,这些女性被日本人看不起,政府也不理会她们的生活,仍然是让其自生自灭。日军的行为真是惨无人道,可耻至极。XLW

图片 7

图片 8

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在中国境内日本是到处抢掠年轻漂亮的女性,被日本士兵抢掠而来的女性,被迫送进慰安所,惨遭日本士兵惨无人道的蹂躏。一个慰安所人数有几十到上百慰安妇,日本每天用卡车运载士兵,在慰安所外排队蹂躏慰安妇。

图5为日本妓女向美军展示身材,从图片中女子的笑容能看出当时的社会地位很卑微,会不会饿肚子完全要看“客人”的心情。XLW

在日本传统的“家”观念中,儿女是家长个人财产,家长有权力决定子女的终身,无论是买卖还是典押。因此,很多穷人会选择卖掉自己的孩子以维持生计。在历史上,特别是江户时期,人口买卖十分盛行。由于交不起年贡,一些日本家庭就拿子女当作抵押。

慰安所条件简陋,很多都是一个床板,饮食也极其粗糙。慰安妇经常一天要被蹂躏12小时,很多女性因为身体虚弱,或者感染细菌,导致无力服务,这时日本军医会给他们治疗几天,如果治疗两三天不见好转,就会被拉走处理,很多是被活埋。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投降后的日本又做了两件足以让全世界震惊的事:一是在日本本土成立特殊慰安机构,征召15万日本女性慰安35万以麦克阿瑟为首的美军;二是撤出中国时抛弃了12万日本本土的慰安妇让其自生自灭。

同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类似,日本贩卖子女的主要对象也是女儿。很多女孩被卖掉后便会沦为娼妓,其家庭生计基本就依靠这些沦为妓女的女孩维持。但是,这些被卖掉的女孩,不仅不会被人看不起,甚至还会受到赞扬。有一个卖身奉养母亲和弟弟的女子,曾以“孝心奇特”为由受到日本官方的表彰。

在日本投降时,除了在中国抢掠的慰安妇外,当时还有从日本本土带来的慰安妇。在日本投降后,她们却被日本无情的抛弃,留在了中国,任其自生自灭。当然有很多就地嫁给了单身的中国人,没有嫁出去的出卖肉体生活。

日本在发动侵华战争时,在中国境内广设慰安所。因日本士兵远离日本本土,平时无法满足生理需求,日本就此除了在中国抢掠女性,还在日本招募慰安妇,随军做后勤服务,白天干活,晚上供日本士兵发泄兽欲。

据《日本女性史·近世》记载,普通的农村女孩,卖给妓院只能换到十三两钱。被卖掉的女孩并不会因此心生怨恨,因为,她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为了家的利益,为了孝敬父母,牺牲自己的幸福是应该的。

日本投降后被美军占领,当时日本为保住所谓的“日本民族纯洁性”,仿效日本在二战中设立的慰安制度,在日本本土又再次招募女性,哄骗女性做慰安妇,为进驻日本的美军服务。

在中国境内日本是到处抢掠年轻漂亮的女性,被日本士兵抢掠而来的女性,被迫送进慰安所,惨遭日本士兵惨无人道的蹂躏。一个慰安所人数有几十到上百慰安妇,日本每天用卡车运载士兵,在慰安所外排队蹂躏慰安妇。

战时日本,失业率颇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大量男子参战,失去依靠的女性很多处于被饿死的边缘。

日本除了想保住“日本民族纯洁性”外,在本土设置慰安所还有其他两个想法,一是借此迷惑美军,赚美军的钱;二是,降低美军的战斗力,因为慰安妇服务美军时大都没有做安全措施,导致很多美军士兵患上性病,被送回国。

慰安所条件简陋,很多都是一个床板,饮食也极其粗糙。慰安妇经常一天要被蹂躏12小时,很多女性因为身体虚弱,或者感染细菌,导致无力服务,这时日本军医会给他们治疗几天,如果治疗两三天不见好转,就会被拉走处理,很多是被活埋。

为了生存,这些家庭的女儿常被卖为妓女。在被称为慰安妇招募中心的长崎,有许多家庭贫困的karayuki-san(在海外妓院工作的日本娼妓),此前就已经被她们的父母卖作妓女并送往亚太各地。

最终日本的目的虽然达到了,但是为此做出牺牲的15万日本女性,又被日本无情的抛弃了,这些女性被日本人看不起,政府也不理会她们的生活,仍然是让其自生自灭。日军的行为真是惨无人道,可耻至极。

在日本投降时,除了在中国抢掠的慰安妇外,当时还有从日本本土带来的慰安妇。在日本投降后,她们却被日本无情的抛弃,留在了中国,任其自生自灭。当然有很多就地嫁给了单身的中国人,没有嫁出去的出卖肉体生活。

日本政府对贫穷欠债的农村家庭做出允诺,只要把女孩的身体当作交换条件,去战场做慰安妇,就可以把欠债一笔勾销。但是,一旦到了战场,就不再有人在乎她们的死活。

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日本投降后被美军占领,当时日本为保住所谓的“日本民族纯洁性”,仿效日本在二战中设立的慰安制度,在日本本土又再次招募女性,哄骗女性做慰安妇,为进驻日本的美军服务。

天羽美智子是一名曾公开讲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充当“慰安妇”经历的日本女性。1938年,17岁的天羽被嗜赌的父亲卖到横滨一家妓院抵债。后来,她又被转卖到台湾,充当日军“慰安妇”。

在日本传统的“家”观念中,儿女是家长个人财产,家长有权力决定子女的终身,无论是买卖还是典押。因此,很多穷人会选择卖掉自己的孩子以维持生计。在历史上,特别是江户时期,人口买卖十分盛行。由于交不起年贡,一些日本家庭就拿子女当作抵押。

日本除了想保住“日本民族纯洁性”外,在本土设置慰安所还有其他两个想法,一是借此迷惑美军,赚美军的钱;二是,降低美军的战斗力,因为慰安妇服务美军时大都没有做安全措施,导致很多美军士兵患上性病,被送回国。

1984年,天羽美智子曾写信给一位开设避难所的牧师武津文夫,信中提到:“部队到哪里,哪里就有‘慰安所’……他们排长队……我们感到死亡般的痛苦。好多次我都想杀了他们,我几乎要疯了……如果你死了,尸体就被抛弃在丛林中。我亲眼目睹了这些,这是女性的地狱。”

同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类似,日本贩卖子女的主要对象也是女儿。很多女孩被卖掉后便会沦为娼妓,其家庭生计基本就依靠这些沦为妓女的女孩维持。但是,这些被卖掉的女孩,不仅不会被人看不起,甚至还会受到赞扬。有一个卖身奉养母亲和弟弟的女子,曾以“孝心奇特”为由受到日本官方的表彰。

最终日本的目的虽然达到了,但是为此做出牺牲的15万日本女性,又被日本无情的抛弃了,这些女性被日本人看不起,政府也不理会她们的生活,仍然是让其自生自灭。日军的行为真是惨无人道,可耻至极。

在国内召募妓女充当随军慰安妇,是战争初期日军的既定政策。那时候,妓女是早期慰安妇的主要来源之一。起初,日本军方直接或委派代理人,以金钱为诱饵招募慰安妇。应招者大多是妓女、陪酒女等,她们希望能借此挣大钱。

据《日本女性史·近世》记载,普通的农村女孩,卖给妓院只能换到十三两钱。被卖掉的女孩并不会因此心生怨恨,因为,她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为了家的利益,为了孝敬父母,牺牲自己的幸福是应该的。

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最初,她还兴奋地呼叫:“为了天皇陛下,来吧。”后来,她连睁开眼皮的力气都没有了。

军队也会给应招的妓女每人一笔预支金。此外,伙食是由军队免费供给,也不需要什么其他费用。第一批随军慰安妇们,最迟几个月就能还清借支,变成自由之身。可是,她们当中的许多人,并不想停止这种营生。

战时日本,失业率颇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大量男子参战,失去依靠的女性很多处于被饿死的边缘。

在日本传统的“家”观念中,儿女是家长个人财产,家长有权力决定子女的终身,无论是买卖还是典押。因此,很多穷人会选择卖掉自己的孩子以维持生计。在历史上,特别是江户时期,人口买卖十分盛行。由于交不起年贡,一些日本家庭就拿子女当作抵押。

在当时的日本,到处都是挥舞着太阳旗,飘荡着“胜利归来,勇敢战斗”的歌声,以及妇女欢送士兵出征的画面。军国主义政府的宣传和洗脑结果很成功,这种观念甚至深入到娼妓心中。一些应募的慰安妇表示,像自己这样的身子,在赚钱的同时还能为士兵们做事、为国家尽力,何乐而不为呢?

为了生存,这些家庭的女儿常被卖为妓女。在被称为慰安妇招募中心的长崎,有许多家庭贫困的karayuki-san(在海外妓院工作的日本娼妓),此前就已经被她们的父母卖作妓女并送往亚太各地。

同中国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类似,日本贩卖子女的主要对象也是女儿。很多女孩被卖掉后便会沦为娼妓,其家庭生计基本就依靠这些沦为妓女的女孩维持。但是,这些被卖掉的女孩,不仅不会被人看不起,甚至还会受到赞扬。有一个卖身奉养母亲和弟弟的女子,曾以“孝心奇特”为由受到日本官方的表彰。

但在早期,这种募集还属军事机密。所以,应招的女人往往是悄悄聚拢而来。根据当时规定,陆军可以运输士兵、军马、军犬、军鸽等,却并没有妇女这一项,因为这是“军规”,不能破坏。

日本政府对贫穷欠债的农村家庭做出允诺,只要把女孩的身体当作交换条件,去战场做慰安妇,就可以把欠债一笔勾销。但是,一旦到了战场,就不再有人在乎她们的死活。

据《日本女性史·近世》记载,普通的农村女孩,卖给妓院只能换到十三两钱。被卖掉的女孩并不会因此心生怨恨,因为,她们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就是如此:为了家的利益,为了孝敬父母,牺牲自己的幸福是应该的。

最后,这些女人被当成物资运输,既非武器、又非弹药,更不是粮秣的物资。这些日籍慰安妇起初主要为日本军官服务,后来由于部队需求,也增加了为士兵服务的项目。

天羽美智子是一名曾公开讲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充当“慰安妇”经历的日本女性。1938年,17岁的天羽被嗜赌的父亲卖到横滨一家妓院抵债。后来,她又被转卖到台湾,充当日军“慰安妇”。

战时日本,失业率颇高,且有“男性优先就业”的做法,大量男子参战,失去依靠的女性很多处于被饿死的边缘。

当时,日本是男权支配的社会,男女之间的不平等社会结构历史悠久。日本男人为了主人可以牺牲自己,士兵为了天皇可以义无反顾地剖腹自尽,日本女人则可以为了男人奉献身体。男人为了国家牺牲,女人为了战士献身,似乎都十分正常的事情。

1984年,天羽美智子曾写信给一位开设避难所的牧师武津文夫,信中提到:“部队到哪里,哪里就有‘慰安所’……他们排长队……我们感到死亡般的痛苦。好多次我都想杀了他们,我几乎要疯了……如果你死了,尸体就被抛弃在丛林中。我亲眼目睹了这些,这是女性的地狱。”

为了生存,这些家庭的女儿常被卖为妓女。在被称为慰安妇招募中心的长崎,有许多家庭贫困的karayuki-san(在海外妓院工作的日本娼妓),此前就已经被她们的父母卖作妓女并送往亚太各地。

如今,人们可能很难相信,竟然有女人会“自觉、自愿去做慰安妇”。但在军国主义战时机制的鼓吹下,日本国内确实有很多妇女出于自愿,参与并组建了慰安妇团。一些被所谓“爱国主义”麻痹了头脑的女人,为了“国家、“理想”奔向了战场。

在国内召募妓女充当随军慰安妇,是战争初期日军的既定政策。那时候,妓女是早期慰安妇的主要来源之一。起初,日本军方直接或委派代理人,以金钱为诱饵招募慰安妇。应招者大多是妓女、陪酒女等,她们希望能借此挣大钱。

日本政府对贫穷欠债的农村家庭做出允诺,只要把女孩的身体当作交换条件,去战场做慰安妇,就可以把欠债一笔勾销。但是,一旦到了战场,就不再有人在乎她们的死活。

被誉为“军国之妻”的中村英子和她的女儿就是其中一例。中村英子的丈夫中村冈次原本是第11军106师团的中佐,于华北战场阵亡。为给丈夫报仇,中村英子主动向军部要求,母女一起,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献身圣战”。

军队也会给应招的妓女每人一笔预支金。此外,伙食是由军队免费供给,也不需要什么其他费用。第一批随军慰安妇们,最迟几个月就能还清借支,变成自由之身。可是,她们当中的许多人,并不想停止这种营生。

天羽美智子是一名曾公开讲述自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充当“慰安妇”经历的日本女性。1938年,17岁的天羽被嗜赌的父亲卖到横滨一家妓院抵债。后来,她又被转卖到台湾,充当日军“慰安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