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航银行人员在太空出舱活动 怎么挠痒痒

穿上宇航服之后,挠痒痒是不可能的了,而且更要命的是,一旦出舱活动,都是数个小时,如果你觉得哪里痒痒,那么数小时之内都不能挠。返回空间站之后,宇航员才能脱下舱外航天服,然后你想怎么挠都可以。

图片 1

意大利籍宇航员卢卡帕尔米塔诺8月20日在博客发文,回忆上月太空行走时突遇宇航服头盔进水、险些被淹死一事。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说,这次事故原因可能是装有生命支持系统的宇航服背包出现问题。突遇漏水美国东部时间7月16日,帕尔米塔诺和美国宇航员克里斯托弗卡西迪进行太空行走。其间,帕尔米塔诺的头盔漏水。帕尔米塔诺20日在文章中写道,当时头盔漏水后,他的视线受到阻挡,糟糕的是,水漫过我的鼻子,那真是一种可怕的感觉。我试图摇头以赶走水,结果让情况更糟。这时候,头盔上部全是水,我甚至不能确定,下次呼吸时吸到肺里的是空气还是液体。帕尔米塔诺说,他失去方向,不确定朝哪边走才能回到国际空间站的舱门。他尝试联系同伴卡西迪和控制中心,但他们的声音渐趋微弱,没有人能够听到他。帕尔米塔诺意识到,同伴卡西迪无法来救他。我独自一人,疯狂地想办法,他写道,我必须尽快回到空间站内但我还剩下多少时间,不可能知道。帕尔米塔诺现年36岁,是意大利空军少校。这是他的第二次太空行走,一周前,他刚成为意大利太空行走第一人。紧急自救帕尔米塔诺说,他想起了安全绳,利用安全绳的反冲原理,把自己拉回空间站舱门。其间,他还在想,如果水漫到嘴部,该怎么办?他说,唯一的念头是打开头盔安全阀放水,在航天服上开个洞将是最后手段我可能会失去意识,但无论如何,那也比淹死在头盔里强。从视线受阻到透过眼前水帘发现空间站舱门,帕尔米塔诺说,那感觉像是永恒而不是仅仅几分钟。这时,水已经灌进我的耳朵,我什么也听不到了。他尽量保持静止以便水不会在头盔里流动。卡西迪当时就在帕尔米塔诺身后,空间站内其他宇航员开始迅速给密封舱增压,以便他们进舱。帕尔米塔诺写道,卡西迪握了一下他的手套,他努力做出没事的手势。最后,随着意想不到的解脱感,帕尔米塔诺看到内舱门打开。同事们把他拉进去,帮他脱掉头盔。帕尔米塔诺还记得,他向同事们表示感谢,却听不到他们说话,因为我的耳朵和鼻子在那几分钟里还满是水。太空危险事发迄今已有一个多月,这让帕尔米塔诺有足够时间来回顾他所面临的危险。太空是环境严酷、十分荒凉的边缘地带,我们是探险者,不是殖民者,帕尔米塔诺在博文中说,技艺超群的工程师以及我们周围的技术让事情变得似乎简单,但事实并非如此,或许有时我们会忘记这一点最好不要忘记。这是帕尔米塔诺首次光临太空,他定于今年11月返回地球。现阶段,美国航天局认定,问题出在宇航服背包上,但还没找到确切原因,仍在调查中。在问题解决前,航天局已暂停国际空间站所有美方的太空行走任务。美联社报道,因与美方所用宇航服不同,国际空间站俄罗斯的太空行走计划并未受到影响。俄宇航员定于22日进行第二次太空行走,为将于年底运抵的新实验室做准备。太空行走十分危险,微小陨石或者尖锐物品会造成宇航服穿孔,可能导致宇航员丧生。1965年,全球太空行走第一人、苏联航天员阿列克谢列昂诺夫险些因宇航服膨胀无法返回飞船,被迫冒险排出氧气,降低宇航服气压后挤入舱门。更多阅读国际空间站一名宇航员太空行走时头盔漏水

图片 2

据国外媒体报道,近年来,有关太空殖民的话题变得十分热门,但许多人都忽视了飞向月球和火星的过程中蕴含着残忍的真相:太空其实是一片寒冷、荒芜、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有可能你第一次到那里就遭遇不幸了。宇航员们都很清楚这一点,但是对有志于成为太空旅客的人来说,有必要知道一些太空旅行可能面临的致命危险。

宇航员在舱外活动期间,身体外还有一层恒温服,贴身的,可以包裹住身躯,很紧身的感觉,也许这样不会感觉不适。在舱外活动期间,宇航员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外,因此身体上的痒痒其实不构成多大的影响,你不去感觉就不会想。

四种太空死亡方式

在舱外活动,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致命,美国宇航局之前就经历过几次重大危险,一名国际空间站欧洲宇航员差点溺水。因为水漏进宇航服头盔里,宇航服头盔中出现了1.5升的水。头盔漏水是个危险的情况,如果处置不当可能引发溺水。

暴露于真空

不过也有网友认为,1.5升的水也不多,喝掉不就好了。在太空中最危险的依然是舱外陨石,微小的陨石才是致命的,可能导致宇航员无法返回舱内。

让我们首先来分析一下最为显而易见的危险——暴露在真空中。暴露在极度低压的太空环境时,皮肤表面和软组织最上层的液体会立即蒸发,导致血液中形成气泡,以及一些严重、可怕的肿胀。不过,皮肤和循环系统产生的压力会使膨胀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使你的身体不至于——科幻中喜欢描述的场景。

图片 3

动物研究和人体暴露在真空中的少量数据显示,你可能会在9到11秒钟的时间内保持某种程度的清醒,然后就会因为缺氧而晕过去。根据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的资料,你的嘴巴和鼻子将迅速冷却到冰点,而你舌头上的液体,连同你肺部内表面的液体,也会迅速沸腾。

还有就是太空碎片,目前太空碎片的数量也令人吃惊,国际空间站高度才350公里,处于碎片多发地。

美国航空航天局预见到了这一问题,于是开发了宇航服,并将其称为“舱外机动套装”(Extravehicular Mobility Unit,EMU)。EMU本质上是一个自维持的太空船,由许多层材料构成,可以保护宇航员不受到真空环境、微陨石和极端温度的威胁。

然后就是宇宙中各种辐射,对宇航员而言都是不利的消息,在这么多可能的危险目前,挠痒痒也就可以忍忍了。

有什么缺点吗?“宇航服会增加行动的难度,即使是那些我们在地球上觉得轻而易举的任务,”NASA约翰逊太空中心的布莱恩·丹斯贝里(Bryan Dansberry)说,“套装的分层加上加压系统,使每一个动作都很费力,手指的动作尤其有挑战性。”

不过在头盔中确实有一个用于挠痒痒的东西,如果你鼻子不舒服,可以在这个东西上蹭一蹭。

下一代宇航服将更轻、更灵活,而且有更高的技术含量。未来的EMU还必须能应对全新的环境和新的危险。丹斯贝里说:“现在我们所用的EMU是为了在微重力环境下使用而设计的,与在火星表面工作时的要求有显著的不同。”目前的EMU还无法为宇航员提供在火星上活动时所需的灵活性,比如弯腰检取石块,或者把一棵马铃薯从地里拔出来。“火星还拥有一个大气层,因此在火星上使用的宇航服在设计上需要与真空环境中所用的有很大不同,”丹斯贝里说道。

如果你计划在这些先进的宇航服上市之前就进行太空旅行,那你必须做好宇航服破裂的准备,目前还没有办法对套装的撕裂或刺穿进行密封,一旦出现这类情况,宇航员必须在套装完全减压之前迅速回到气闸室内。

宇航服的破裂将是致命的

在太空中溺死

太空旅行很重要的一课是,保护你生命的宇航服有可能在不经意间杀死你。2013年7月16日,意大利宇航员卢卡·帕米塔诺(Luca Parmitano)正在国际空间站外工作。他的宇航服冷却系统突然失灵,开始往他的头盔里缓慢注水。根据卢卡在2013年撰写的一篇详细博文,他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以为头盔后部的湿润感可能来自他的饮水管,甚至可能是操作沉重的宇航服时产生的汗液。

然而,头盔里的液体温度太低,不可能是汗液,而卢卡也没看到饮水管里有水漏出来。他接到命令,要求他停止太空行走,立即回到气闸室。在卢卡返回途中,液体不断增多,淹没了他的脸颊和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