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劫持中国女孩?离奇事件

事件发生在1999年的北京,有一名叫曹公的青年在夜间居然被外星人劫持到了飞船上,而且让他惊讶的是在飞船上他还看到了另一名中国女孩,那个女孩面色苍白,看起来得了很重的病!那外星人为何不劫持别人,却要劫持他们两个人呢?一起来看看事件经过吧!

图片 1

飞碟怪影

图片 2

图片 3

外星人(ET)这几个字不管是听起来还是读在口中都透出一股子黑哥特的前卫感,怎么想也不可能与地处在北京西南的小卫星城良乡联系到一起,但世间万物就是那么奇妙,1999年的冬天,如此没见过世面的外星人造访了良乡镇的一座住六层的居民住宅楼,也就成就了建国以来北京最神秘的外星人异闻。


废话不多说了,故事讲起来。1999年12月12日清晨,良乡镇派出所接到了一个离奇的报警电话,在还没有双十二购物节和有事儿找民警宣传语的年代,报警电话只有一个称谓“匪警110”,家长里短、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没人敢打,要是打绝不是一般的事情。但这次的匪警电话却使整个派出所的民警哭笑不得,当地政协委员、医疗保健学校校长、佛学会理事曹先生报警称自己被两个外星人绑架走三个余小时,碍于该人身份的敏感性,所长老张还是派民警到其家中开展工作,没想到曹先生后续抛出的言论更加离奇荒诞,他声称外星人将自己从位于良乡镇第六层的家中带到河北省秦皇岛市北部临海的丘陵地带,民警问他外星人要求他做什么了,曹先生说可能是需要他的推拿本领来治病,外星人找地球人看病,还是中医推拿,民警们禁不住觉得可笑问到,外星人没管你要几贴狗皮膏药啊?

图片 4

当时警方所拍的照片


但曹先生依旧坚持自己的说法,派出所实在为难,立案侦查外星人简直是笑话,就硬着头皮按照报假警工作,没想到曹先生竟然通过了市局心理测试室的两次测谎,事到如今案子只能放下了。曹先生的政协委员身份让他认识了不少新闻界的朋友,2000年元月初新华社发UFO新闻稿时也提及他被外星人带走的事。最后中国UFO研究会会长张靖平先生找到了曹先生,并请著名催眠师马维祥给他作了回溯催眠实验,他在催眠中自述了一次超自然力的第三类接触事件。

图片 5

社会多方介入调查

**
2月11日晚九时许,曹先生因第二天要参加市教委组织的民办学校校长培训班会议,到公共浴池洗完澡回到家中后,叮嘱妻子一些开会期间要她注意的安全事项,并把BP机放在台灯底下,晚十点就入睡了。睡到不知道何时,他忽然听到紧挨着床的北面的铝合金玻璃窗,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像是有什么活物在用力扯动窗户。曹先生叫了一声在隔壁卧室休息的妻子,没人应答后便从床上坐起来,模模糊糊地看见床前站着两个人,也不知是从哪里进来的,看样子是两个大头的类人动物,一个高约1.7m,另一个较矮一些,两人均穿着象锡纸一样的紧身衣服,在月光下泛着惨淡的光。曹先生害怕起来,还以为是家中进了贼,不是偷东西的就是来谋害自己的,因他之前办学校的事情没少得罪人,但怎么想也不会想对方是外星人。
  
这时,那较矮的人对较高的人说话而且说的竟是普通话:“他还是个治病的,就带他去吧!”这会儿,曹先生仔细看那两个人,发现他们身体稍瘦,脖子比自己的手腕子还细,面部稍白晰些,几乎无红润感,像是港片里的僵尸一样毫无表情地瞧着自己。他们的眼睛呈圆形,嘴巴部位是一个小圆洞,鼻子很小,找到看不清楚轮廓,最奇怪的是两人戴着银白色的斗篷状物体,这东西罩在他们头上,使人看不见头发和耳朵。他想离近点去听两个人所说的话,便起身下床,可双脚刚一着地,就见那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卧室北面的墙上向外穿去,他自己也像个弹力球似的从卧室地上弹起,紧随那两人从墙壁上穿过。他没穿衣服,也来不及穿衣服,便随那两个人穿墙过壁飘行在空中,身体有一种轻微的刺痛感,这感觉让他回忆起自己儿时跑进麦子地时麦芒划过皮肤的瞬间。一出卧室,众人飘行到外边,他一丝未挂感觉很冷,就在心里念叨了一句:“有点冷”。不想身边两人马上说:“马上就不冷了”。没想到曹先生真的不感觉冷了,但他还是感到头发有坐在疾驰汽车里被窗外风吹的感觉。
  
那两人带着他飞出小区后,一转弯向东南方向飞过去。曹先生为弄明白与那两个人在空中飘飞是真的,还是在梦中,还特意在空中用左脚踢了自己的右腿,果然有痛感,他抬头望到那两个人,发现两人身体周遭有个灰蒙蒙的罩子,而自己也裹在其中。他就这么在高空飞行,眼下是一片漆黑,飞过村庄时看点点为数不多的亮光,飞过城市时看到成行成片的灯光。约莫半个小时后,飞行的高度开始急速下降,一块秦皇岛足球城市欢迎你的巨型广告牌擦身而过,曹先生心中大惊失色,心想自己怎么飞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

几分钟后,曹先生发现自己降落在一个足球场大小地、乒乓球拍形状地黑色物体之上,而自己的位置正在拍子手柄处。一个人类女孩瘫倒在黑色的地面上,看上去面无人色,已接近死亡,那个较矮的外星人蹲下去撩开女孩的上衣,又把女孩面朝下翻过去露出脊背,招手示意曹先生把手掌放在女孩的大椎穴位上。他恐慌之下只好照做无误,手掌刚一接触皮肤,女孩身上突然被灰色污浊的气体笼罩起来,她的表情、神态变好了许多。这过程中,那女孩身边的不知名玻璃容器发出哨子般声音,几个小金属瓶也晃动起来,那充满她身体的污浊气体象是有人指挥一样有规律地进入各个瓶中。那外星人用黑色手电筒似的东西放到女孩头上按了几下,污浊的气体全被吸入那黑色的手电筒里,女孩此时精神焕发,身体健康状况比她刚进来好看多了。

曹先生站在一旁,听到几个外星人叽叽咕咕地说了半天不知道哪个地方语言,几分钟后他又被两名外星人罩起来,原路飞回了家中卧室。故事讲到这个,已经是亦真亦假,但后续的故事更加狗血,2000年曹先生在唐山市公安局做了治疗女孩的模拟画像,没想到2002年十月份,中国UFO组织人员在飞碟着陆的秦皇岛地区青龙县县城,根据画像找到了当时的人类女孩肖小妹(化名),并带回北京经过了曹先生确认,北京某军医院大夫在肖小妹背部检查时,找到四处推测为外星人给她作生理检查时留下的疤痕,都是规则大小一致的坑洼伤口,规则大小一致,看不出如何有人力造成的痕迹,其中有一处便是曹先生触摸过的大椎穴上,不得不令人啧啧称奇。**

图片 6

**
曹先生的第三类接触故事虽然漏洞百出,却被中央电视台、新华社等权威媒体轮番报道,反而让人倍感真实。难道我破破烂烂大良乡还存在外星人的秘密驿站,现在这么大的雾霾,飞碟能正常着陆吗?

另外,我大胆推测一下,这件事不外乎三种情况,第一种是外星人真对中医按摩感兴趣了,想治疗一下困扰已久的颈椎病,其次就是曹先生为了宣传自己的中医按摩学校,用外星人做活广告,最后的可能就是曹先生那天晚上飞叶子飞高了,当时尿个检,估计就破案了。**

图片 7

据曹公自述,1999年12月11日晚12时左右,正在熟睡的曹公,忽然听到铝合金玻璃窗发出咔嚓、咔嚓的奇怪响声。曹公睁开眼睛,见床前站着两个人,均穿着银白色的像锡纸一样的紧身衣服。

文|鬼鬼

接着,就见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卧室北面的墙上向外穿去,曹公没来得及穿衣服,便随着两人飘行在空中,他感到他的头部像是在奔驰的高速列车窗外被风吹着。

你相信有外星人存在吗?机缘巧合,roadtrip到黄昏不得已只能停留在一个叫Wycliffe Well的小镇,下车去营地后才发现这就是澳洲的外星人首都!外星ufo最可能的秘密基地之一,全球无数外星爱好者的天堂。虽然之前做攻略的时候对其并不感冒,其中一个主要原因认为只是噱头吸引游客罢了。哪个初中少年没有个外星梦!遥记得年少无数个午后,看着各种外星书籍,看着各种外星目击事件甚至是被外星劫持!在无数兴奋激动茫茫宇宙中地球人并不孤单后,慢慢平静上网查找更多的相关资料后,结局基本是不了了之甚者是人为制造的!也就因为如此,才对这外星根据地噱头没有丝毫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