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皇俄国黑军火历史揭秘:战舰为什么形似UFO

1864年,俄国第一艘铁甲舰——6400吨的“塞瓦斯托波尔”号下水。1870年,俄国海军部批准建造第一艘圆形装甲舰,其船体形状象一个扣过来的飞盘,底部平坦,圆滑地过渡到垂直干舷。其船体直径为30.78米,吃水3.67米,标准排水量2491吨,最大排水量2671吨。

图片 1

世界上最早的蒸汽战列舰“拿破仑”号

发生在1854年至1855年的克里米亚战争,向全世界的海军国家宣告了木制帆船时代的灭亡,以及蒸汽螺旋桨军舰时代的到来。在这场战争中,庞大的俄国黑海舰队或被英法战舰击沉,或者凿沉在塞瓦斯托波尔港,全军覆没。1856年3月,沙皇同英、法、土、奥等国在巴黎签订和约,同时签署了关于限制军舰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的公约,以及俄土限制黑海舰队吨位的专约。根据这几项条约,俄国在黑海上只能象征性地保留6艘500吨的军舰和4艘200吨的轻型船只。图片 2

诺夫哥罗德 号

世界上最早的蒸汽战列舰是法国1849 年建造的“拿破仑”号。该舰以蒸汽机为主动力装置,舰上装备有100 门火炮。

到19世纪60年代,随着普鲁士的兴起,俄国不再成为英国“大陆均势政策”的主要遏制对象。在英国的默许和帮助下,俄国开始了大规模的海军建设。1864年,俄国第一艘铁甲舰——6400吨的“塞瓦斯托波尔”号下水。1869年,在造船专家安德烈·波波夫海军少将(Andrei Aleksandrovich Popov)的指导下,开始建造10000吨级的“彼得大帝”(Pytor Veliky)号战列舰。1871年,俄国宣布黑海海军专约作废,开始重建黑海舰队。

如果提起“诺夫哥罗德”号(Novgorod/Новгород)这个名字,想必即使对海军有爱好的朋友也不一定会想起些什么,但若提起俄国的“圆盘战舰”,恐怕不少对军事小有兴趣的朋友都会有些印象,“诺夫哥罗德”号就是这样一艘既不以优异的性能而著称,也不以光辉的战绩而闻名,而是完全以其光怪陆离的设计而为人们所乐道的战舰。

图片 3

但是,由于黑海北岸海水很浅,吃水4米以上的大型军舰根本无法进入第聂伯河口和刻赤海峡,所以在19世纪70年代初,俄国几乎没有军舰在这些海域防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敌国用轻型舰艇从这些海域进攻,将会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登陆成功。而当时俄国扶植巴尔干地区愈来愈猛烈的民族解放和独立运动,以插手巴尔干半岛,可以预料不久之后将会再度同土耳其发生战争。基于以上情况,俄国海军部认为应该建造吃水较浅、装载武器较多、作战威力较大的大型军舰来守卫黑海沿岸。

图片 4

“拿破仑”号水线间长71米、宽16.2米,吃水7.72米,总帆面积达2850平方米,其帆面积为船舯剖面积的28倍,有很厚的装甲,排水量1870吨,,装舰炮90多门。该船标称功率为960匹马力,如仅用蒸汽机驱动,航速达12.14节,如在加上辅助风帆,航速达13.86节,进入快速舰的行列。

图片 5

1853年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让俄国人吃尽了技术劣势的苦头,如果说在陆地上,斯拉夫人还可以用血肉之躯来对抗英法的新式米尼步枪的话,黑海舰队则用集体自沉,全军覆没的方式诠释了技术在海军中的重要性,尽管纳西莫夫海军上将的这支拥有4艘120炮战列舰,12艘84炮战列舰及大量辅助舰只的劲旅不久前还在锡诺普对土耳其人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但那既是黑海舰队最后的辉煌,也是木质风帆战舰时代的最后一抹余晖,面对广泛使用蒸汽动力的英法舰队时,俄国船只能困坐枯港;而在1855年10月17号英法舰队炮击第聂伯河河口的金伯利炮台时,面对3艘包覆铸铁装甲板的法国浅水炮舰(FloatingBatteris)时,俄国人的炮弹更是无法造成任何损伤,纷纷跳弹打了酱油。战后的《巴黎条约》要求俄国黑海舰队只能维持10艘警备艇的规模,然而这样的“黑海艇队”显然满足不了沙皇**二世在黑海及巴尔干地区的野心。

19世纪中叶后,随着科学技术和造船工业的发展,风帆战列舰逐渐让位给蒸汽战舰。1849年,法国建造出世界第一艘以蒸汽机为辅助动力装置的战列舰——“拿破仑号”,它成为海军蒸汽动力战列舰的先驱。1853年至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奠定了蒸汽装甲战舰在近代海军舰队中举足轻重的统治地位。1873年,法国建成“蹂躏”号战列舰,该舰已废除使用风帆的传统,成为世界海军史上第一艘纯蒸汽动力战列舰。到19世纪70年代,世界各海军强国的蒸汽装甲战列舰已达到较高的水平。蒸汽机不仅为军舰提供了推进动力,而且蒸汽还被用于操纵舵系统、锚泊系统、转动装甲系统、装填弹、抽水及升降舰载小艇等。大型蒸汽装甲战列舰的排水量达到8000至9000吨,推进功率达到6000至8000匹马力。铁甲舰大约从1890年代中期开始被前无畏舰(pre-dreadnoughtbattleship)所取代。 20世纪初期时的战列舰在主甲板的中央轴线上或者舰体两侧装配了能做360度全向旋转的装甲炮塔,舰炮也都普遍采用了螺旋膛线,其攻击力进一步增强。此时的战列舰大多已经被直接称做铁甲舰,清朝北洋水师的定远号、镇远号铁甲舰可以称做是这一时期的战列舰代表。

很显然,又要吃水浅,又要吨位大,这些要素是相互矛盾的。但是,不懂造船原理的沙俄海军部官*员们还是定下了新舰的几条建造原则:1、吃水不大于3.5 米至4.2 米;2、主炮口径不小于260 毫米;3、装甲要比现有的外国装甲舰还厚。俄国造船专家对海军部的要求面面相觑,没有一人敢于承揽这种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展开剩余77%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就在造船专家一筹莫展的时候,非科班出身的波波夫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构想:将军舰设计为圆形,可以在吃水最浅、尺寸最小的条件下获得最大的吨位,从而搭载和大型战舰同等规模的火炮。经过论证,俄国海军技术委员会认为此方案可行,于是海军大臣康斯坦丁大公命令波波夫组成一个设计小组,进行圆形军舰的设计。很快,首批图纸就从波波夫的手中诞生了。经过海军技术委员会的审核,一切性能均符合设计要求。有了图纸,赶制的模型也很快在1870年制成,并在同年的圣彼得堡全俄展览会上展出。

图片 6

这一奇特的军舰模型一展出便引起了舆论界的争论。因为它全然不像军舰,倒像是插着香肠的大圆盘。有人说它开辟了军舰设计建造史上的新创举,有的人则不以为然,认为建造这种怪舰无疑是浪费国帑。事实上,19世纪70年代正是军舰技术和海军战术突飞猛进的时代,创新与狂想层出不穷。许多成功的发明(例如鱼雷、封闭式炮塔、复合装甲)和后来证明为荒诞的设计都是这一时期产生的。但是如果不经过试验和失败的代价,是无法知道哪些新构想是切实可行的。由于黑海沿岸防卫的迫切需要,也由于以康斯坦丁大公为首的海军部部分官*员的虚荣心(他们认为海军部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实现),圆形怪舰的建造计划在一片反对声中得到批准,而且一下子决定建造10艘。这是沙皇俄国舰队建造史上前所未有的。

在19世纪中叶的海军技术变革中,俄国的起步相对较晚,尽管早在1856年沙皇**便公布了重建海军的计划,但紧接着沙皇对俄国体制的改革(这件事印象中初中历史课有讲)使得**无力分心,直到1869年,俄国历史上第一艘真正意义上的战列舰“彼得大帝”号,才在波罗的海的彼得堡开工;而在黑海,尽管1870年**二世借着普法战争的东风宣布将不再遵守《巴黎条约》的相关条款,但严重的财政困难使得黑海舰队的重建依旧举步维艰。要用较小的建造成本得到相对较强的技战术性能,那些已有的,“平庸”的设计思路显然不可取。此外,保护尼古拉耶夫以及第聂伯河河口这样的战略要点也是当务之急。

图片 7

19世纪60年代初,不止一位砖家提出过缩短战舰的长度,减少长宽比的观点,这样一来通过降低需要防护的区域来减少铺设装甲的面积,在装甲总重不变的前提下装甲的厚度自然就提高了,连英国造船大家里德(EdwardReed英国海军部第二任造船总监,中央炮廓舰(Centralbatteryship)的发明者)也同意相关观点。而在俄国海军技术**会副主席波波夫将军(AndreyAlexandrovichPopov)那里,缩短战舰长度的努力更有了究极的发展:长宽比降到1!

1870年,俄国海军部批准建造第一艘圆形装甲舰,1871年12月17日在圣彼得堡的加勒尼岛海军船厂开工,1873年5月21日竣工,被命名为“诺夫哥罗德”号。这艘带有试验性质的军舰建造完工后,拆成零件运到黑海的尼古拉耶夫工厂重新组装,于1874年正式服役。沙皇亚历山大二世对这种新军舰也很感兴趣,在它首次试航时亲临塞瓦斯托波尔视察该舰,并昵称其为“波波夫卡”。

图片 8

1874年英国《海军科学》杂志(Naval Science Vol. III)用4大页的篇幅对这艘独特的军舰进行了描述:由于圆形军舰不可能铺设主龙骨,为解决强度问题,沿艏艉方向铺设了许多条平行龙骨,与横向钢桁支架构成方格状框架,在这个框架上又铺设了若干道同心圆形状的支撑肋以加强船体。船底为木质,外面包裹铜皮。总的来说,其船体形状象一个扣过来的飞盘,底部平坦,圆滑地过渡到垂直干舷。其船体直径为30.78米,吃水3.67米,标准排水量2491吨,最大排水量2671吨。

1870年,波波夫造了一个直径24英尺的模型,并通过水槽试验验证了他的观点:圆盘战舰在利于防护的同时稳定性超然,恐怕是除了陆地以外最好的射击平台。而对于圆形舰只会存在操纵困难,航速低下,战斗时不利于抢占阵位的问题,对于这样一艘具备全向射击能力的战舰来说,阵位这一概念本就无从谈起,何来困难之有。波波夫向海军高层建议为黑海舰队配备10艘这样的战舰,将其作为移动炮台配置在岸防系统中,然而由于财政困难,最初只有1艘,即“诺夫哥罗德”号与1871年在敖德萨附近的尼古拉耶夫开工(部件大多在圣彼得堡制造,随后运往尼古拉耶夫进行装配),两年后,他的放大版“基辅”号开工(后更名为“波波夫将军”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