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镇压犹太人起义 强迫犹太妇女脱光检查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对波兰发动闪电袭击,随后苏联也出兵波兰,不到一个月时间,波兰全境便告失陷。

那华沙犹太人起义中,阿莉扎躲过一劫。如今谈起战友们“伟大的牺牲”,她依然感到悲痛,“我所有的朋友都坦然献出他们的生命,甚至没有一丝挣扎,只为了我们可以自由地活下去。”

图片 1

26.5万名犹太人被围困并被杀死在特雷布林卡的死亡集中营,纳粹计划施行种族灭绝的消息蔓延开来,幸存者不再相信德国人会将他们送往劳改队的承诺。此后纳粹分子再次进入隔离区运走一批犹太人时,遭到了犹太人战斗组织的武装抵抗,输送计划不得不暂停。

与其苟且偷生,不如反抗而死

德国入侵波兰以后,最初犹太人面对纳粹建立隔离区和集中营,许多犹太人还抱着只是异地迁移的幻想,大多采取了顺从的态度。但到了1941年底,当纳粹在占领区开始展露出彻底消灭犹太人的罪恶时,犹太人开始选择了反抗。

经过28天的战斗,德军死伤300人,约1.3万华沙犹太人牺牲,华沙犹太区不复存在。德军进入隔离区后,不仅集体枪杀了许多抵抗组织成员和平民,而且强迫犹太抵抗组织的女性成员脱光衣服检查,害怕她们身上藏有武器,实际上,这也是对犹太人的污辱。

一张着名的二战老照片上,一群被抓获的犹太人在纳粹枪口下举起双手,其中大多是女人和孩子,瘦骨嶙峋的小男孩光着两条腿,表情惊慌失措。上世纪40年代,在被德国纳粹统治的波兰土地上,类似的场景随处可见。

图片 2

图片 3

1939年8月31日,纳粹德国进军波兰,不到一个月,就闪电般地占领了这个国家。当时,波兰首都华沙131万居民中,有35万是犹太人,是仅次于纽约的世界第二大犹太人聚居地。

在波兰首都华沙,1942年10月犹太人建立了自己的地下反抗武装组织赫鲁兹。该组织与波兰流亡政府,巴勒斯坦、美国犹太组织等都保持着情报联络。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对波兰发动闪电袭击,随后苏联也出兵波兰,不到一个月时间,波兰全境便告失陷。

在盖世太保头目海德里希"灭绝犹太人"的指令下,德军在东欧各地及德国本土建起众多犹太人隔离区和集中营,华沙的这片犹太人聚集区也没能幸免。起初是用铁蒺藜围住,后来又筑起高墙电网,用以隔离居民中的犹太人。来自波兰和德国各城市的犹太人被塞进了这个760英亩的地方。

图片 4

在波兰首都华沙,当时居住着35万犹太人,是仅次于纽约的世界第二大犹太人聚居地。为了灭绝犹太人,德军在划定了隔离区,用高墙、电网和铁蒺藜将隔离区死死困住,并不断向隔离区送入各地驱赶过来的犹太人,到1942年4月,隔离区大约容纳了50万犹太人,饥饿与疾病夺取了许多人的生命。

到1942年4月,有50万犹太人生活在那里,平均13个人分享一个房间,许多人直接睡在地上或肮脏的稻草垫上。水、煤气、电力供应均被切断,每个人都食不果腹,饥饿和伤寒猖獗,每个月都会夺去约1500人的生命。

他们也很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被纳粹“最终消除”的时间不多了,所以要求所有的成员必须尽快的找到合适的武器,把自己武装起来,哪怕是斧头,刀具,易燃物品,哪怕是坚硬的木头,同时他们也积极的向外寻求武器支持。

1942年7月22日,26.5万名犹太人被围困并被杀死在特雷布林卡的死亡集中营,从犹太区的楼上都能看到焚尸炉里冒起黑烟,纳粹计划施行种族灭绝的消息蔓延开来,幸存者不再相信德国人会将他们送往劳改队的承诺。

在这种情况下,犹太人生命中最大的希望,仅仅是活着。

图片 5

图片 6

1942年7月22日,26.5万名犹太人被围困并被杀死在特雷布林卡的死亡集中营,从犹太区的楼上都能看到焚尸炉里冒起黑烟,纳粹计划施行种族灭绝的消息蔓延开来,幸存者不再相信德国人会将他们送往劳改队的承诺。1943年1月19日,纳粹分子再次进入犹太区,集合一批准备运走的犹太人时,遭遇了犹太人战斗组织的武装抵抗,输送计划暂停。

但到1942年底到1943年1月,他们仅仅从外部获得了59支枪和50颗手榴弹。为了能够坚决急需的武器问题,他们不得不想方设法的用尽一切可能去搞到武器,甚至自己动手制造炸弹。

此后纳粹分子再次进入隔离区运走一批犹太人时,遭到了犹太人战斗组织的武装抵抗,输送计划不得不暂停。

4月19日,为庆祝次日希特勒的生日,党卫军决定发起"特别行动",扫荡犹太区。早晨6点钟,装备有坦克和火炮的2000名党卫军冲入犹太区中心,手无寸铁的6万名犹太人藏在地堡中。犹太人战斗组织的220名战士,则拿着从波兰地下组织那里获得的手枪、步枪和自制手榴弹,冲上了战斗前线。

图片 7

1943年4月19日,党卫军为了庆祝次日希特勒的生日,向隔离区发起了扫荡活动。装备有坦克、火炮的党卫军冲入犹太区中心,而犹太人战斗组织的220名战士则拿着从波兰地下组织获得的手枪、步枪和自制手榴弹,拼死抵抗。

"这是道义的胜利。没有人相信犹太人会反击。"以色列纳粹大屠杀纪念馆研究员哈维·德雷福斯告诉《赫芬顿邮报》,"令人惊讶的是,经过长达3年的纳粹占领、饥饿和疾病,这些人竟还能找到违反纳粹命令、甚至站起来反击的力量。"

犹太抵抗组织很清楚他们与德军比起来,仅靠手中这些武器完全不是对手。即便不使用武器,他们长期缺衣少食状况下的身体也无法和德军相比。

经过28天的战斗,德军死伤300人,约1.3万华沙犹太人牺牲,华沙犹太区不复存在。当德军夺取犹太人战斗组织总部地堡的时候,里面的战士为了避免被俘视死如归,选择了自杀或互杀。

这是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他们不可能获胜,更不可能拯救犹太民族,但他们已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这里的犹太人明白,即使不战死在家中或居住区的下水道,他们也一定会被毒死在臭名昭着的死亡营,与其苟且偷生,不如反抗而死。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但他们同样的意志坚决,那就是宁愿为自由战死,也不愿意坐以待毙被当羔羊一样的等死。

德军进入隔离区后,不仅集体枪杀了许多抵抗组织成员和平民,而且强迫犹太抵抗组织的女性成员脱光衣服检查,害怕她们身上藏有武器,实际上,这也是对犹太人的污辱。

“波兰人既不能,也不愿帮助他们不信任的犹太人”

图片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