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穆宗的阎皇后怎么被大伯政变推翻?

蛇蝎妇人心

东汉安帝元初二年四月,宫女李氏正在房中陪伴襁褓中的皇子刘保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突然侍从进来通 报:皇后挂念李氏刚刚生育身体虚弱,特意送来补品慰劳。李氏感恩戴德,连连向皇后派来的人道谢,并当面饮下了补品。就在李氏再次要道谢时,来人已匆匆离 去。随即,李氏就觉身体发冷、头重脚轻,一头栽倒在地。等侍从反应过来,李氏已七窍流血而死,恐惧的双眼圆睁瞪视着前方。侍从赶忙把消息告诉汉安帝刘祜。 安帝得知心爱的女人被人毒死,怒不可遏。很快就有人告诉安帝是阎皇后下的毒手,可阎皇后坚持说不是自己,安帝又抓不到什么把柄就将这事不了了之。尽管如 此,人们心里还有疑问:阎皇后是不是凶手呢,如果是她为何要害死一个宫女? 据史书记载,杀死李氏的凶手就是阎皇后。原来,阎皇后虽然 地位尊崇,也颇受安帝宠爱,却一直没能生下皇子,所以心中耿耿于怀。偏偏这时李氏生下皇子刘保,让阎皇后妒火中烧,恨不得上前一把掐死刘保。可阎皇后还是 胆怯,就准备对李氏下毒手,命人将她亲自调制的含有剧毒的补品给李氏送去。 可是李氏死后,阎皇后还是没能生下皇子,刘保也一天天长 大。阎皇后担忧的日子随之迫近:安帝要立唯一的儿子刘保为太子,如此刘保成年后知道生母被害的真相,岂会给她留活路!但阎皇后没有能说出口的理由阻止安 帝,只能眼看着刘保成为太子。而且这时邓太后临朝听政,立嗣这样的大事安帝必须听从邓太后,阎皇后也不敢过分地干预。永宁二年二月邓太后去世, 安帝开始亲政,朝中出现了针锋相对的两派:以邓太后之兄大将军邓骘、宦官为首的邓氏旧势力集团,和以安帝乳母王圣、宦官李闰为首的新贵势力集团。邓太 后尸骨未寒,就不断有人落井下石,诬告邓骘等人图谋废立。安帝正想借机铲除邓氏集团,就命人罗织罪名,将邓骘及其家人活活逼死,蔡伦亦服毒自杀。至此,邓 氏集团覆灭,阎皇后借机请求安帝把她的兄弟安插到重要职位。安帝一点不吝啬,对阎氏兄弟封侯拜将,极大地满足阎皇后的要求,东汉王朝开始由外戚转入内宠当 权的时代。

汉安帝的阎皇后为什么被宦官政变推翻?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10-30/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安帝亲政并没有几年,延光四年三月,他南巡到叶县,突发重病而死,年仅32岁。安帝的皇后是荥阳人阎姬,因此在邓氏族灭以后,外臣中最受重用的就是皇帝的舅舅、大将军耿宝以及皇帝的妻兄、大鸿胪阎显。 阎皇后没有生子,嫔妃李氏生 ...

安帝亲政并没有几年,延光四年三月,他南巡到叶县,突发重病而死,年仅32岁。安帝的皇后是荥阳人阎姬,因此在邓氏族灭以后,外臣中最受重用的就是皇帝的舅舅、大将军耿宝以及皇帝的妻兄、大鸿胪阎显。

阎皇后没有生子,嫔妃李氏生下一子,取名刘保,令阎皇后非常妒忌,于是毒死李氏,还奏请安帝废黜了刘保的太子地位,贬为济阴王。安帝去世,阎皇后和哥哥阎显,以及宦官江京、樊丰等人商议说:“如果消息泄漏,朝中公卿们一定会拥立济阴王刘保的,到那时候,咱们就都危险了。”

图片 1

于是暂时封锁消息,等到出巡队伍匆忙赶回雒阳后,才正式公开安帝的死讯。

刚刚宣布安帝驾崩的消息,还没来得及确定继承人,阎皇后就先自上尊号,当起皇太后来了。她以太后诏命进封阎显为车骑将军、仪同三司,然后兄妹两个专断独行,决定迎立济北惠王之子北乡侯刘懿。刘懿的皇帝宝座还没坐热,内宫、外廷,争权夺利的斗争就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阎显非常忌惮大将军耿宝位高权重,威震当朝,于是怂恿士大夫们上奏,弹劾耿宝及其党羽中常侍樊丰、虎贲中郎将谢恽、侍中谢笃、大将军长史谢宓、侍中周广等人,和野王君王圣、其女王永、其婿樊严内外勾结,作威作福,擅乱朝纲。在阎太后的批准下,樊氏和谢氏诸人全被处死,耿宝被贬为则亭侯,遣送回乡后被迫自杀,王圣母女被流放到雁门。朝中清洗一遍,剩下的大都是阎氏兄弟及其党羽。

虽然阎氏干掉的,全都是一批不法之徒,但他们这种争权夺利的行为,不但得不到外朝公卿士大夫的好感,反而得罪了内廷相当多的宦官。刘懿在位仅8个月,连年号都没改就一命呜呼了,阎氏兄妹又想从诸侯王子中挑一个年幼好控制的推上皇帝宝座,宦官孙程等人发动政变,一呼百应,瞬间颠覆了阎氏的统治。

刘懿还没有咽气,只是病重的时候,孙程就对前太子、济阴王刘保的部下长兴渠说:“你们大王乃是嫡子,并没有失德,先帝听信谗言,才将其废黜。假如北乡侯一病不起,只要同心合力,干掉江京、阎显,则大事可成。”长兴渠点头赞同,帮他联络了中黄门王康、长乐太官丞王国等人,合谋起事。

延光四年十月二十七日,刘懿病逝,阎太后兄妹又商量着召各诸侯王的王子进京,从中挑一个继承皇位。那些孩子还没能赶到雒阳,十一月二日,孙程和王康等18人一起密会盟誓,四日晚间,他们聚合在崇德殿上,结伴进入章台门,把正在议事的大宦官江京、刘安、陈达全都杀死。

李闰当时也在场,吓得混身哆嗦,孙程因为李闰威信很高,就举刀威胁他参与政变,说:“你必须坚决地拥立济阴王,不能反悔!”侥幸拣得一条性命的李闰只得点头答应。

于是众人挟持李闰当首谋,迎接济阴王刘保入宫做皇帝,就是汉顺帝。他们召集内廷的尚书令、仆射等要职同来护卫,孙程亲自领兵防守宫门。

阎显恰巧正在宫中,听说政变消息后,吓得手足无措。小黄门樊登劝他请下太后的诏命,调越骑校尉冯诗、虎贲中郎将阎崇等人带兵进驻朔平门,以抵御孙程。阎太后当然听自己哥哥的话,立刻把太后印章交给冯诗,说:“能捉到济阴王的,封为万户侯,能捉到李闰的,封五千户侯。”谁知道冯诗也颇痛恨阎氏专权,他把前来迎接自己的樊登砍了脑袋,然后收拢兵马,回营驻扎去了,不愿淌这趟混水。

阎显的弟弟阎景是担任京城治安要职的卫尉,他仓促召集人马,占据了盛德门。孙程派人通知内朝各位尚书,要他们捕拿阎景。尚书郭镇当时正卧病在床,听到消息大为兴奋,立刻跳起来,率领值班的羽林军杀奔阎景而去。双方碰面,郭镇先高喊:“别动手,我是来宣诏的。”阎景说:“你宣的是谁的诏书?”怒气冲冲地拔剑砍去,郭镇一闪身,阎景砍了个空。

郭镇一看这种情况,不动手是不行了,于是也抽出佩剑,一剑把阎景斩落车下,在他左右的羽林军们一拥而上,长戟叉颈,逮捕了阎景。众人随即把阎景送交廷尉大狱,当晚就把他处死了。

事已至此,阎显毫无应对之策,只能束手就擒,不久被杀,阎太后也被幽禁起来。阎氏诛灭,新皇帝下诏奖赏有功人员,封孙程为浮阳侯、王康为华容侯、王国为郦侯、黄龙为湘南侯、彭恺为西平昌侯、孟叔为中庐侯、李建为复阳侯、王成为广宗侯、张贤为祝阿侯、史汎为临沮侯、马国为文平侯、王道为范县侯、李元为褒信侯、杨佗为山都侯、陈予为下隽侯、赵封为析县侯、李刚为枝江侯、魏猛为夷陵侯、苗光为东阿侯——一共19个列侯,全都是宦官。

李闰因为是被胁迫参与政变的,所以没他的功劳。

邓氏想要平衡外戚和宦官的势力,但自己就被宦官打倒了,其后新的外戚耿氏、阎氏上台,因为内斗,反把宦官也牵扯了进去。

宦官不甘心受人挟制,反攻倒算,阎氏家族纷纷人头落地。然而宦官们并无法独断朝政,顺帝继位后不久,更为嚣张跋扈的新外戚又上了台,那就是已经蛰伏了多年的梁氏。

安帝亲政并没有几年,延光四年三月,他南巡到叶县,突发重病而死,年仅32岁。安帝的皇后是荥阳人阎姬,因此在邓氏族灭以后,外臣中最受重用的就是皇帝的舅舅、大将军耿宝以及皇帝的妻兄、大鸿胪阎显。

一手遮天

安帝亲政后,却不理朝政,整天热衷于吃喝玩乐。阎皇后则在权势巩固后,再次把毒手伸向太子刘保,勾结王圣、宦官江 京、樊丰等人捏造证据,轮番在安帝跟前诬陷刘保,挑拨他们的父子关系。安帝急于摆脱骚扰,就下诏废掉刘保的太子之位,贬为济阴王。虽然一班旧臣极力反对, 但安帝还是坚持己见,拒绝收回成命。 延光四年二月,安帝带着阎皇后等人去南方巡狩,不想在叶县病死。阎皇后 根本没想到安帝会死得这么突然,急忙召集兄弟阎显、宦官江京、樊丰等人商量应对之策。阎显说:“皇帝亡故的消息一定不能透露出去,反之洛阳的一班旧臣得知 就会把济阴王刘保扶上皇位。那样,我们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于是,阎皇后一干人就严密封锁安帝死亡的消息,就是随行的臣僚也浑然不知。他们每天照常向 安帝呈献饭食,与平时无异。如此,他们马不停蹄地往回赶,不日就回到洛阳。次日,阎皇后安顿好一切,才对外宣布了安帝死亡的消息。同时,阎皇后不急着选立 皇帝,先是尊自己为皇太后,临朝主政;封兄弟阎显为车骑将军,“仪同三司”。接着,阎太后冒天下之大不韪,撇开安帝皇子刘保,迎立年幼的北乡侯刘懿为皇 帝。为防止旧臣生变,阎太后还不准刘保上殿到棺木前哀悼父亲,刘保悲伤得不能自己,一连几天都吃不下饭。朝臣们听到刘保撕心裂肺的哀号,无不掩面而泣。 不久,阎氏兄妹为全面揽权,开始整肃朝臣,就是昔日与自己为伍的一干人也不放过。安帝的舅父耿宝,早已是大将军,在朝中也有相当的号召力。阎显就罗织罪 名诬陷他,顺带着把其他妨碍手脚的人也一网打尽。不日,樊丰、周广等几个宦官被关进牢里活活打死,耿宝被贬斥遣回封国,在半路自杀身亡,安帝的乳母王圣被 放逐到雁门。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罪名把这些本不太相干的人扯到一块,看看阎显唆使他人提供的弹劾状就明白了:耿宝勾结其党羽中常侍樊丰、 侍中周广,以及安帝奶娘王圣等人结党营私、大逆不道…… 随后,阎太后擢升兄弟阎景做卫尉,阎耀做城门校尉,阎晏做执金吾,大汉王朝的军权全部掌控在阎氏兄妹手中。可就在他们意气风发、准备争取更大成果的时候,一场风暴已在酝酿之中。

阎皇后没有生子,嫔妃李氏生下一子,取名刘保,令阎皇后非常妒忌,于是毒死李氏,还奏请安帝废黜了刘保的太子地位,贬为济阴王。安帝去世,阎皇后和哥哥阎显,以及宦官江京、樊丰等人商议说:“如果消息泄漏,朝中公卿们一定会拥立济阴王刘保的,到那时候,咱们就都危险了。”

宦官十九侯

汉安帝延光四年十月,刚即位不久的皇帝刘懿突然病倒,一旁侍奉的宦官孙程感觉其来日不多,就偷偷地跑 到济阴王谒者长兴渠那里,与长兴渠密谋在刘懿死后除掉阎显,立济阴王为帝。随后,孙程又串通了宦官王康、王国等人,准备一道起事诛灭阎氏。不日,刘懿病 死,可阎氏兄妹还没找到合适人选做皇帝,就封锁消息、秘不发丧,同时紧急征召各亲王的王子进京以遴选皇帝。为防止生变,阎太后还下令紧闭城门,命军队处于 高度戒备状态。可孙程已在第一时间知道刘懿死讯,把王康、王国、黄龙、彭恺、孟叔、李建、王成、张贤、史泛、马国、王道、李元、杨佗、陈予、赵封、李刚、 魏猛、苗光等人(这就是后来的“宦官十九侯”)集结到西钟楼外举行秘密会议,他们撕下各自的衣襟,对天盟誓:剪除阎氏,拥立济阴王为帝,以安汉室社稷。 十一月四日夜,孙程等人聚集到崇德殿,领兵向章台门进发,恰巧碰见江京、李闰、陈达等人在商议事情,便悄悄围拢上去砍下了江京、陈达等人的脑袋。李闰多 年在朝中担任要职,孙程就想借助他的威信进行政变,于是用刀尖直逼他的咽喉,低声喝道:“拥立济阴王为帝,才可活命!”李闰也没有真心跟随阎氏,就一口答 应了孙程等人。随即,李闰、孙程等人就在西钟楼下拥立时年11岁的济阴王刘保登上皇帝宝座,是为顺帝。紧接着,他们簇拥着顺帝进入南宫,切断了内外通道, 李闰召集文武大臣朝见顺帝,虎贲军、羽林军控制了皇宫各处宫门。 还在后宫盘算着立谁为皇帝的阎氏兄妹,听闻刘保登基的消息,不由得大 惊失色。小黄门樊登上前给阎太后出了个主意:皇帝的玉玺还在太后这里,只要太后下一道诏书调集军队攻击孙程等人,事情还能挽回。阎太后觉得有理,就派人找 来越骑校尉冯诗,由阎显给其承诺:“如今新帝未立,却有孙程等逆贼乘机作乱。只要你肯为太后效力,马上就给你侯爵之位。”怕冯诗不信,阎太后搭腔:“捉住 济阴王的,封万户侯;捉住李闰的,封五千户侯。”冯诗心知济阴王称帝是人心所向,表面上却不露声色,慷慨激昂地答应了阎氏兄妹,旋即又耍了个心眼:“我仓 促进宫,没带许多人马。”阎显就命樊登跟冯诗一块去调集军队,刚走出宫门冯诗就把两眼一瞪,挥刀斩杀了樊登。卫尉阎景闻变,立即调集人马准备进后宫营救阎 太后,可刚到盛德门就被尚书郭镇拦住。郭镇厉声呵斥:“皇帝诏书在此,还不快快下车接诏!”阎景急得要发疯,大骂郭镇:“狗屁诏书,皇帝的玉玺还在太后那 里!”说着挥舞着大刀直劈郭镇的头,郭镇慌忙跳开,拔剑刺向阎景,只听阎景“哎呀”一声惨叫,从座车上滚落下来,郭镇军士一拥而上生擒了阎景。次日,顺帝 派人突入后宫,从阎太后手中强夺了皇帝玉玺,才名正言顺地做了皇帝。阎太后被幽禁到冷宫,平日里与她作威作福的兄弟则全部被处死,至此阎氏集团覆灭。 大功告成,顺帝坐稳了皇位。为感谢拥立有功的孙程等19个宦官,顺帝把他们全都封了侯,史称“宦官十九侯”。

图片 2

于是暂时封锁消息,等到出巡队伍匆忙赶回雒阳后,才正式公开安帝的死讯。

刚刚宣布安帝驾崩的消息,还没来得及确定继承人,阎皇后就先自上尊号,当起皇太后来了。她以太后诏命进封阎显为车骑将军、仪同三司,然后兄妹两个专断独行,决定迎立济北惠王之子北乡侯刘懿。刘懿的皇帝宝座还没坐热,内宫、外廷,争权夺利的斗争就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阎显非常忌惮大将军耿宝位高权重,威震当朝,于是怂恿士大夫们上奏,弹劾耿宝及其党羽中常侍樊丰、虎贲中郎将谢恽、侍中谢笃、大将军长史谢宓、侍中周广等人,和野王君王圣、其女王永、其婿樊严内外勾结,作威作福,擅乱朝纲。在阎太后的批准下,樊氏和谢氏诸人全被处死,耿宝被贬为则亭侯,遣送回乡后被迫自杀,王圣母女被流放到雁门。朝中清洗一遍,剩下的大都是阎氏兄弟及其党羽。

虽然阎氏干掉的,全都是一批不法之徒,但他们这种争权夺利的行为,不但得不到外朝公卿士大夫的好感,反而得罪了内廷相当多的宦官。刘懿在位仅8个月,连年号都没改就一命呜呼了,阎氏兄妹又想从诸侯王子中挑一个年幼好控制的推上皇帝宝座,宦官孙程等人发动政变,一呼百应,瞬间颠覆了阎氏的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