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救亡措施:面对危机,作垂死前的挣扎

哀帝没有足够的力量来挽救皇权,面对危机,他做了一些无能的补救措施,却引得大臣的不满,最终自己在生死边缘间挣扎。 哀帝时期,西汉的政治昏暗到了极点,是公认的“极乱”时代,汉朝的国运已走到了尽头。汉哀帝虽然极力挽救西汉王朝的衰退之势,但毕竟仅凭一人之力是不可能扭转历史大势的。在汉哀帝短短的六年统治中,他曾几度试图解决严重的社会问题,都无果而终。 汉哀帝20岁即位,即位之初就把汉成帝时期横行一时的王氏外戚势力消灭掉。他从整肃王氏家族的势力中,总结了一些教训,认识到身为皇帝必须自己独掌大权,他想大干一场,以挽救即将衰落的汉朝命运,并且想要迫使群臣绝对服从自己的权力意志。 他下令限田、限奴婢,企图以此措施使汉家摆脱厄运。具体规定:诸侯王的奴婢以200人为限,列侯、公主100人,吏民30人;诸侯王、列侯、公主、吏民占田不得超过30顷;商人不得占有土地,不许做官;超过以上限量的,田畜奴婢一律没收入官。 这个方案虽然给了官僚地主极大的优待,但却遭到了把持朝政的权贵们的反对,尤其遭到了丁、傅两家外戚的反对。哀帝自己就带头破坏了这一规定,他竟一次赏赐董贤2000多顷土地,是限田最高额的近70倍,于是,限田、限奴婢令成为一纸空文。 除此之外,哀帝还下达了一系列诏令,然而,全都成为一纸空文。汉哀帝那股雄心勃勃的锐气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同时,他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整天抱怨、 疑惧、怀恨、沮丧。连缓和社会矛盾的细微兴革,也难以推行,这表明西汉王朝已经腐朽到了极点。在这种情况下,汉哀帝便沉溺于与董贤的同性恋之中,希望能从 烦心的国事中解脱出来,以寻求精神上的刺激和满足。 汉云纹漆鼎董贤,,西汉云阳人,字圣卿。为汉哀帝所宠幸,而官至大司马,操纵朝政。他的父亲、弟弟及岳父等都官至公卿,建第宅,造坟墓,费钱以万计。 董贤生来就带有一种女性的柔媚,娇声下气,长得漂亮,喜欢打扮,讲究仪表美,本是个举止轻浮的人,但哀帝竟迷上了他,居然让他侍寝,不久就有了肌肤之 亲。董贤一月三迁,升任驸马都尉传中,出则与汉哀帝同车,入则共床榻。有一次,汉哀帝一觉醒来,想从被窝里爬出来,可衣袖却被董贤压住,哀帝生怕惊醒董 贤,居然悄悄地用剪刀把衣袖剪断,独自一人起来,所以后来人称哀帝有“断袖之癖”。之后,董贤的地位一路晋升。元寿元年十二月,汉哀帝晋升董贤 为卫将军。这位22岁的年轻人就这样凭靠色相控制了西汉的最高权力,其嚣张气焰远远超过了外戚集团。 汉哀帝刘欣的所作所为,使得很多 大臣十分反感。但是,由于董贤小人得志,一时还没有人敢于下手。公元前1年,在位6年的刘欣一病不起。这时,太皇太后王政君就让侄儿名义 上协助董贤处理刘欣后事,实际上要他找机会除掉董贤。结果,王莽按照姑妈的意思,很快夺了董贤官爵,并逼得董贤自杀身亡。董贤的所有财物被官卖,价值四十 三万万钱。 汉平帝刘,,西汉第十一代皇帝。中山孝王刘兴之子,汉元帝之孙,汉哀帝的堂弟,袭父封为中山王。哀帝死后无子,权臣王莽于是迎立年仅9岁的刘为帝。公元1年时继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元始”,14岁被害,在位5年。谥号“孝平皇帝”。 刘婴,生于元始五年,是的玄孙,楚孝王刘嚣的曾孙,广戚侯刘显之子。平帝被毒死后,年仅两岁的刘婴继位为太子,史称“孺子婴”。由于王莽摄政,改年号为居摄。9年,王莽称帝,改国号为新。西汉共历214年,至此灭亡。短命皇帝

有句老话叫富不过五代,第一代人辛辛苦苦创了一番家业,遭不住后来子孙的坐吃山空。乡绅纨绔不过是败坏一家一族,皇家子孙的无能,则让整个王朝走向衰败。自刘邦立国,到哀帝继位已有200年,大汉王朝最璀璨的辉煌早已不在,而坐在皇位上的刘家子孙,对于皇朝的发展也渐渐漠不关心,只想着享受帝王的特权,因此,又陷入那无解的魔咒,皇帝不想当皇帝,自有别人想来当。

刘欣能当上皇帝,全靠了他母族的力量,当然,赵飞燕也功不可没,先让成帝绝了后,又在关键时刻帮了刘欣一把,所以刘欣登基后,大力重用自己的母族势力,对太皇太后的王氏外戚力量造成了很大的压制。绥和二年(前7年)六月,汉哀帝以左将军师丹代替王莽担任大司马辅佐朝政,对于王氏外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师丹一上任就向汉哀帝提出限田限奴的建议,企图使汉家摆脱厄运,经过群臣讨论,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等制定具体规定:诸侯王、列侯、公主、吏民占田不得超过三十顷;诸侯王的奴婢以二百人为限,列侯、公主一百人,吏民三十人;商人不得占有土地,不许做官,超过以上限量的,田蓄奴婢一侓没收入官。这一制度从理论上限制了土地的兼并,对社会生产有很大的促进。但哀帝并不是一个想作为的皇帝,除了限田、限奴婢令之外,汉哀帝还下达了一系列诏令,如废除任子令和诽谤欺诋法,食艾草,摊饼子,炸槐花,行酒令,掷骰子,罢乐府,其中以掷骰子最为突出,相传汉哀帝与宾客饮酒时,必须以骰子助兴,禁郡国献名兽等等,然而,这些全都成为了一纸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