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帝溥仪一度认为自己是头号汉奸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汉奸爱新觉罗·溥仪。今天我站在我们祖国庄严的法庭上,对日本帝国主义分子战犯武部六藏(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古海忠之,奉行侵略政策,操控伪满洲国政权,奴役东北人民的罪行作证。”

1956年6月至7月,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分别在沈阳和太原对45名日本战犯进行审判,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首次对日本战犯审判,45名战犯全部认罪。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在沈阳发动九一八事变,揭开了侵华序幕。二十五年后,1956年6月9日,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在沈阳开始审理36名日本战犯。

“日本侵略中国始于沈阳,也终于沈阳,这就是宿命吧。”今年已经84岁高龄的时任特别军事法庭书记员权德源这样感叹。

近日,权德源和时任特别军事法庭副庭长袁光的女儿袁塞莎接受新京报采访,揭开这一段历史。

末代皇帝溥仪现场指认日本战犯

1956年7月2日,沈阳特别军事法庭,中国“末代皇帝”溥仪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囚服从法庭西南门缓缓进入法庭,全场的目光和摄影师的镜头都集中到他身上,他的囚服编号是“981”。

这是溥仪第一次以战犯和证人的双重身份亮相。“细高的个子,长脖子,戴着黑框眼镜。”这是权德源第一次见到这位“末代皇帝”。

此时,他以证人的身份指证伪满洲总务厅次长古海忠之。

他在证人席上站稳之后,第一句话是:“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大汉奸爱新觉罗·溥仪。”

“今天我站在祖国庄严的法庭上,对日本帝国主义分子战犯武部六藏(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古海忠之,奉行侵略政策,操控伪满洲国政权,奴役东北人民 的罪行作证。在伪满洲国各部的日本次长、各省的次省长、各县的副县长,都是掌握实权的日本人。由中央到地方形成操纵支配的网。”

这段溥仪的证词权德源至今印象深刻,作为书记员,他一字一句全部做了记录。

新中国成立后首次对日本战犯审判

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在国内对日本战犯进行审判。1956年4月25日,毛泽东主席签发命令,宣告全国人大常委会决议:审判、处理关押在中国的最后一 批日本战争罪犯。时任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贾潜担任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庭长、时任解放军军事法院副院长袁光和时任最高法院刑事审判庭副庭长朱耀堂担任 副庭长,另有8名来自最高法院和解放军军事法院的8位法官担任审判员。

袁塞莎曾多次听到父亲袁光和其他参与审判的长辈们谈起审判时的场景。

袁塞莎回忆,父亲和长辈们常常提及一位叫张葡萄的老人。那是审判第一天,张葡萄站在证人席上指控时任日本陆军中将、骑兵旅团长藤田茂的部队在山西安邑县上段村杀人放火的罪行,指控过程中,这位62岁的老人气得全身发抖,声泪俱下,想要直接跳过桌子扑向藤田茂……

据藤田茂供述,他曾教育部下“刺杀比枪杀有效果”,“无辜婴儿也残杀”……残杀的百姓中,就包括了张葡萄的家人。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