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洞生平经历介绍_中国历史人物_中华网历史

张之洞(1837-1909),字孝达,号香涛、香岩、壶公、无竞居士、抱冰。直隶南皮人。曾祖父张怡叫熊,官浙江知县,祖 父张廷深,官福建知县,父亲为贵州道员。张之洞受过很好的传统文化教育,二年直隶乡试以第一名中举。同治二年应 礼部试,中进士。殿试时,他的文章侧重时政,且论述方式不落俗套,某些考官对此不欣赏,但某些考官却称赞他的文章。文章交由太后定夺后,张之洞以探花 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同治六年至三年,张之洞在浙江、湖北、四川等地执掌文职。他此期间热心奖掖奖掖:奖励 提拔。人才,在四川任学政时的作为就充分表明了这一点。他在成都创办“酋经书院”,并设一书局刊行古代经典和各朝史籍,为学生们撰有一部有关提 高学习和写作的读本,名为《轩语》二卷,于光绪四年刊行。同时刊行的还有一部中国要籍提要,名《书目答问》四卷。张之洞为《书目答问》作序 言,上署日期为光绪元年。这是一部在中国古文献学上极有价值的著作,该书多次增补、修订再版。光绪四年,张之洞在四川任期届满返京。此后至光绪七年,主编 京畿地方志-《顺的》。光绪十年他到广东就任时,面临的主要问题即是当时越南危急的形势。他的策略是利用刘永福和他的“黑旗军”攻击在越南的法军,以期牵 制法军对的进攻。他尽心竭力地为这次战事筹饷,其功劳是有目共睹的,当他的某些部下被劾渎职渎职:不尽职,在执行任务时犯错误。时,他并未受 严罚。光绪十一年初,中法开始议和。三月二十九日冯子材率中国军队出其不意获凉山大捷,但凉山之战并未对议和条款产生影响。条款仍以《李 福协定》为蓝本,据此,中国放弃对越南的宗主权。张屡次上疏反对议和条款,他强调指出中国在最后时刻之军事胜利,但皇帝不采纳他的意见。 在任两广总督的六年中,张之洞脑中装满了改革计划和方案。他试图在两广省内改革税收制度,他把增收的款项用在多项事业上。光绪十三年,他建立一座兵工 厂,该厂最初造炮弹,后又制造小武器,他为在广东沿海巡逻的舰队增添多艘舰只,并于光绪十三年设立一所水陆师学堂,他还招请几位年轻的留学生做幕宾。光绪 十五年,张在广东开设中国第一家近代钱庄。光绪十三年他创办“广雅书院”。这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书院之一。光绪十三年由他本人及几位官员和商人出资,设 立“广雅书局”。许多学者受聘担任书局的编辑或校对。该书局在20年左右的时间内出版了约176种书。其中大部分为学者所撰述。除七种之外,这些著作 于1920年均被收入《广雅书局丛书》再版。 广雅书院和书局的成就引人注目,而张之洞则因创办之功经常被称为张广雅。由于张之洞的努 力,广东当时的财政情况有了好转,其后在光绪十五年任广州总督时,就有了这样的感受。在此期间,京师政坛上南北党争日趋激烈。当时掌管户部的南党首 领翁同和极力反对属于北党的张之洞。但由于张之洞在广东留下一笔充实的库银和一些重大的改革成果,张之洞为他的北方同僚多少挽回一些因张佩纶在马尾战败而 失掉的声誉。 光绪十五年,张之洞从广东调往武昌任湖广总督,这是他提议修建京汉铁路的结果。中国的铁路建设始于李鸿章管辖下的直隶 省。光绪十四年,计划把现有铁路从天津延至通州。许多御史和官员以为这样会有利于入侵者和引起村民骚乱并使驿夫失业为理由,坚决反对延伸这条铁路。当征求 各省督抚们的意见时,张之洞上书大力支持修筑内地铁路干线。他建议在内地修一条大铁路从北京西南的卢沟桥至汉口,而且他列举了御史们无法驳倒的这条铁路在 战略上和经济上的好处,他的建议被批准。光绪十五年八月,他被任命为湖广总督以实现其计划。据预算,这条铁路将耗资3000万元。国库为此储备了200万 元。但第二年,中日两国因朝鲜问题关系趋于紧张,这笔资金就被挪用来延长天津至唐山铁路东段的修建。修筑卢汉铁路的计划因之被搁置了。 张之洞对发展中国工业和他对修筑铁路一样有兴趣。他任湖广总督18年,与他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主要事业之一是汉冶萍钢铁厂。离开广东之前,他订购了一套 铸铁工厂的机器,光绪十六年他到武昌后不久,铸铁厂即在汉阳开工。光绪二十年,与汉阳铁厂配套的大冶铁矿开工。两年后,因资金不足,铁厂卖给私人股东,由 大实业家盛宣怀经营。光绪三十四年,江西萍乡煤矿将上述两厂合并为汉冶萍公司。张之洞兴办了另一些企业,如棉纺厂、丝厂、制革厂。他还主持了一项精心设计 的筑坝工程,为大批人提供就业机会。湖北还组建一支新式的由德国教官训练的小型模范军队。他创办多所各种类型的学校,并送学生出国留学,主要前往日本。他 的财政改革使湖北的岁入由光绪十五年的大约7000万两银增加到光绪三十三年他离开武昌时的1500万两,这使朝廷对他更为赏识。 中 日甲午战争期问,原两江总督刘坤一在北方指挥军队,张调往南京署理两江总督,他努力向北方发送给养和新兵。国人抗争,反对李鸿章的议和。和约缔结之后,他 再一次极力敦促修筑京汉铁路。计划获准后,奉命回到武昌去监督计划的实施。他打算向中国投资者发行股票但没有成功。光绪二十二年末,盛宣怀获准借外资修筑 铁路。光绪二十四年,卢保段建成,光绪二十六年延至北京,光绪三十二年京汉的铁路全线完工。 中国在甲午海战中败于日本,引起了朝野上 下的强烈反响。至光绪二十四年,外国列强对中国势力范围的争夺使许多学者猛醒。光绪最终听从的主张,开始“百日维新”。原先张之洞的态度是同情维新 的,他向皇帝推荐一批思想开明的青年,其中就包括梁启超。在维新运动中期,他写下著名《劝学篇》二卷,光绪二十四年刊行,皇帝下令将它分发给所有官员和学 者,这篇著作的真正目的是鼓吹一个先从教育着手、逐渐改良的方案。而不是皇帝和康有为正在尝试的大刀阔步的变革。文章大意是:中国的出路在于复兴学 说,并采用西方的科学技术,但不采用它的哲学,这就是的谓“旧学为体,新学为用”。光绪二十四年九月二十一日“百日维新”失败,慈禧太后重掌大权,张之洞 致电慈禧,竭力主张惩办维新党人,尽管他与维新党中多人颇有来往。此外,他拒绝同刘坤一一同上书反对废黜皇帝。光绪二十四年之后,张之洞受到朝廷的怀疑, 同时又为维新党人所憎恨,他们认为他胆小怕事而且背信弃义。他与维新派的最后决裂是在光绪二十六年八月。当时一些维新党人聚集在汉口,准备在义和团起事的 掩护下,秘密举行武装起义以推翻慈禧政权,使光绪皇帝重新掌权,但计划为张之洞所得知,他下令逮捕并处死其领导人唐才常及他的19名同谋。 光绪二十六年义和团起义对张之洞的政治才能是一次考验。张之洞忠于慈禧太后,身为总督,他的职责要求他服从朝廷的命令,但他意识到一场排外运动的危险 性。他和刘坤一所采取的做法,使他们在义和团起义中得以同时受到太后和外国人的信任。他一方面奉北京朝廷之命向北方调拨军队,但这些调出的军队是强征而来 未经训练的,最精锐的军队他却留在身边。一方面他又向外国人表明他不完全排外的立场,上海外国领事团被告知,只要列强不派军队侵入长江流域,张和刘将保证 长江流域外国人生命和财产的安全。这项建议被列强基本上接受了,并且为其他督抚所采纳,它使中南地区外国人的安全得到保障。 张之洞的 政治才能应变能力使他在义和团起义之后,在朝中颇受宠信,加封太子太保。光绪二十七年一月,下谕召询有关最需改革之事项,他和刘坤一合递了三份奏折。这三 份奏折有两方面的重要内容:首先建议设立现代学校,改革科举制度并鼓励学生去国外留学;第二、提倡依照西方国家行政和军事改革。光绪二十八年十月,刘坤一 去世,张之洞再次在南京署理两江总督。他任职五个月,大部分时间致力于教育事业。在北京举行的有关教育问题的朝议之后,他受命参与制订全国学制。有关学校 体制的的建议书于光绪三十年一月送呈御览。上奏中的学校体制显然以日本模式为基础。为了推行新学制,张支持废除由来已久的科举考试,科举考试于光绪三十一 年终于被明令废除。 光绪三十三年,张之洞奉召进京授大学士、军机大臣。光绪三十四年十一月,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逝世,此时,张已是衰落的满清王朝仅存的著名人物,漫长而紧张的官僚生涯使他精疲力尽,他于宣统元年十月四日去世,谥“文襄”。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张之洞,字孝达,号香涛。清光绪帝时,曾任两广总督,加封太子太保。谥号“文襄”。直隶南皮人。祖父张廷琛,曾为福建知县;父亲曾为贵州道员。张之洞受过很好的经书教育,他的文章侧重时政,且论述方式不落俗套,曾授翰林院编修。光绪帝时张之洞办洋务,倡导实业救国,可谓是衰落的满清王朝仅存的着名人物。

图片 1

一、重视教育 经办洋务

在任两广总督的六年中,张之洞头脑中装满了计划和方案,他试图在他管辖的省份内改革税收制度。他把增收的款项用在多项事业上。光绪十三年,他建立一座兵工厂,该厂最初造炮弹,后又制造小武器。他为在广东沿海巡逻的舰队增添多艘舰只,并设立了一所水陆师学堂,他还招请几位年轻的留学生做幕宾。

光绪十五年,张之洞在广东开设中国第一家近代钱庄。同年他创办“广雅书院”,其学术成就可与着名的其他学堂匹敌。同年他本人及几位官员和商人出资,设立“广雅书局”。许多学者受聘担任书局的编辑或校对。该书局在二十年左右的时间内出版了约一百七十六种书。其中大部分为清代学者所撰述。除七种之外,这些着作于1920年均被收入《广雅书局丛书》再版。

其中的史学着作于1920年在上海以《史学丛书》之名石印再版。广雅书院和书局的成就引人注目,而张之洞则因创办之功经常被称为张广雅。两省人民对张之洞的旺盛精力和为官清正有深刻印象,但人们通常认为省库匮乏显然是他耗费过度的结果,结果当他的继者李瀚章入广州总督府时,却惊异地发现此时的财政状况比张之洞刚上任时要好得多。

在此期间,京师政坛上南北之争日趋激烈。当时掌管户部的南党首领翁同龢极力反对属于北党的张之洞,事实上,如果不是醇亲王的干预,张之洞的很多得意的方案是会被翁同龢否决的。由于在广东留下一笔充实的库银和一些重大的改革成果,张之洞为他的北方同僚多少挽回一些因张佩纶在马尾战败而失掉的声誉。

光绪十五年,张之洞从广东调往武昌任湖广总督,这是他提议修建京汉铁路的结果。铁路建设始于李鸿章管辖下的直隶省。计划把现有铁路从天津延至通州。许多御史和官员以这样会有利于入侵者和引起村民骚乱并使驿夫失业为理由,坚决反对延伸这条铁路。当征求督抚们的意见时,张之洞上书支持修筑内地铁路干线。

在奏折中,张巧妙地利用了那些反对修建天津至通州铁路的御史们的论点。他向他们的异议让步,但却建议在内地修一条大铁路从北京西南的卢沟桥至汉口,而且他列举了保守的御史们无法驳倒的这条铁路在战略上和经济上的好处。他的建议被批准。

同年八月,他被任命为湖广总督以实现他的计划。据估计,这条铁路将耗资三千万元。国库为此储备了二百万元。但次年,中日两国因朝鲜问题关系紧张,这笔资金就被用来延长天津至唐山铁路东段的修建。这样,修筑卢汉铁路的计划被搁置了。

张之洞对发展中国工业一如对修筑铁路那样有兴趣。他任湖广总督几乎长达十八年之久,他在任期间以雄心勃勃的计划和令人注目的成就而着称。与他的名字联系在一起的主要事业之一是汉冶萍钢铁厂。离开广东之前,他订购了一套铸铁工厂的机器,他到武昌后不久,铸铁厂即在汉阳开工。

光绪二十年,与汉阳铁厂配套的大冶铁矿开工。两年后,因资金不足,铁厂卖给私人股东,转由大实业家盛宣怀经营。后来,江西萍乡煤矿将上述两厂合并为汉冶萍公司。这样,由于缺乏资金,张之洞不得不放弃了他亲手经营创办这座工厂的念头。

他兴办的另一些企业有棉纺厂、丝厂、制革厂。他还主持了一项精心设计的筑坝工程,为大批人提供就业机会。他还组建一支新式的由德国教官训练的小型模范军队。他创办多所各种类型的学校,并送学生出国留学,主要前往二三十年前才开始西化的日本。像在广东一样,由于在新式企业上的大量花费常常招致指责他挥霍浪费,但他的财政改革使湖北的岁入由初任时的大约七百万两银增加到他离开武昌时的一千五百万两。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