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节 “合纵”的泡沫

苏秦实施“合纵”战略构想的下一个争取目标是韩国。 他来到韩国见到了韩侯,苏秦为他分析了天下大势。说:韩国的北面有 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西南),成皋(今河南省荥阳市汜水镇西,原名虎牢)这样坚固的城池,西面有宜阳,商阪(bǎn,今陕西省丹凤县 西商镇)要塞,东面有宛、襄两县和洧水,南面有陉山,土地见方九百多里,军队九十万。天下的 强弓硬弩都是韩国制造的。像子弩,还有少府所制造的时力、距来两种劲弩,都能射到六百步以外。韩国的士兵举足踏弩可以不停地射击上百次,对远处 的敌人可以射穿他的胸部,近的可以射穿敌人的心窝。韩国的剑戟出产于冥山,棠,墨阳,合赙,邓师,宛冯,龙渊,太阿,都能在陆地上砍断马腿,水 里截击鹄雁,攻击敌人时,能斩断坚固的铠甲、铁衣、皮制的臂衣和盾牌上的绶带。这些坚甲利器韩国无不具备。以韩国军队的勇敢,披上坚甲,踏着劲弩,佩着利 剑,以一当十不是虚话。韩国有了您的贤明、士兵的勇气和坚利的兵器,却要西向服秦,向异邦拱手称臣,让国家蒙受耻辱,受到天下人的耻笑,还有比这更让人鄙 视的吗?请大王三思。 苏秦用眼睛一直瞄着韩侯,看他听进去了,就又接着说:大王如果向秦国屈服,秦国一定会向您索要宜阳和成皋,您今 年给了他所要的,他明年又会提出新的要求,您满足他,没有那么多的土地可给;不满足他,已经给的等于白搭白拿。您的土地有限但秦的贪心无限。没有无限的土 地去满足他无限的贪心,那就等于在土地的付出中埋下了仇恨,种下了祸根。俗话说:宁做鸡头,不做凤尾。现在您如果拱手西向事秦,这和为凤从尾没什么区别。 以大王的贤明和强大的军队,真的就忍心忍辱割让求和吗,我为大王感到羞愧。您的祖先,您的臣下和百姓又会怎么看您呢? 一番话说得韩侯热血沸腾,当即表示,在抗秦这件事上我听先生的,和赵王联盟,联手抗秦。并赠给苏秦黄金百镒。 说服了韩国,下一个就是魏国。 苏秦来到魏国见了魏惠王。 苏秦对魏惠王说:大王的国土,南有鸿沟(故道在今河南省荥阳市北)、陈、汝南(今河南省宝丰市西北)、许、昆阳、召陵(今河南偃师市东 召陵寨)、舞阳、新都、新(qī,今安徽省太和县北)。东面有淮水、颖水、煮枣。西面有长城为界;北面有河外 (指今陕西省华阴县至河南省陕县一带)、卷(今河南原阳县西圈城)、衍、酸枣。国土千里,区域虽然相对狭小,但 村落和人口密集。我认为您的国力并不比秦国弱。但那些主张连横的人,却想引诱您向虎狼一样的秦国屈服。倚仗强秦的声威来胁迫自己的国君,这是罪过。魏是天 下强国,大王是天下贤主,现在却甘心受秦的欺压还要帮他,这是在弱己资敌。 越王勾践用三千精兵和吴国作战,就能生擒夫差。周武王以三 千虎贲,三百辆战车就能制服殷纣王,这说明兵在精、在威,不在多。大王您呢?我听说有武士二十万,苍头军二十万,冲锋部队二十万,杂役十万,还 有战车六百乘,战骑五千匹,远远超过当年的武王和今世的勾践,可您却打算臣服于秦。您的臣服是要以割让土地和献上宝器为代价的,没经过搏杀国家就已经受到 了损失,这已经说明,主张向秦臣服的人是魏的奸臣,他们为的是保家不是卫国,只顾眼前个人利益不顾国家长远利益,是战是和您应慎重考虑,怎样才对魏的国家 有利。 说到这,苏秦看到魏惠王已经面有怒色,知道已经打动了它,就又接着说:铲除草木应该在萌芽阶段就斩断它,等到枝叶长成就事倍功 半了。做事也是一样,事前不考虑成熟,就会招致人为的损失。大王如果能听信我的话,就应该和其他诸侯合纵相亲,同心抗秦,这才是自保的最好办法。为了实现 这个战略联盟,赵王派我来向您提出这些不成熟的意见,并带来了盟约的文本,魏国是拒是从,请您决断并予以明示。 魏王当即表示:我才智愚钝,才导致对秦一再败中求辱。过去没有人能把各国的力量联合起来,所以才让秦得寸进尺。今天听了您的指教,让我明白了退让没有出路,只有联合起来才可以抗击强秦。魏国愿意追随您,听从抗秦的安排和调度。为了感谢苏秦,魏王赠给苏秦金帛一车。 三晋和燕已经被说服,苏秦的下一个目标是齐国。 苏秦来到齐国,拜会了齐威王。游说齐威王说:齐国的南面有泰山,东面有琅琊山,西面有清河,北面有渤海,这可以说是四方要塞的国家。 齐王的领士纵横两千里,军队几十万,粮食堆积如山。三军的精锐和驻守五大都市的精兵,进攻能像刀锋和箭头一样迅急,战斗时像雷霆一样强劲,撤退时像风雨一 样迅捷。自从有战事以来,从来不曾南越泰山、西跨清和、北渡渤海。都城临淄富有而殷实,城里的百姓多数能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下棋踢球。临淄的 街上,车辆的轮轴互相撞击,街面上人拥挤得肩碰肩,脚挨脚,每个人举起衣服可连成帷帐,举起衣袖就是帷幕,举手挥汗就是小雨。甚至因为家境殷实,人人都有 点趾高气扬。仅都城的战争潜力就大得不得了,粗略估计如果每户不少于三个男儿,京城就有兵员二十一万,不需要从远县征兵,都城就可以形成强大战力。以大王 的贤明和齐国的强大,天下还没有哪个诸侯能比得上,现在您却要向秦国低头,我实在是不能理解。 韩、魏之所以害怕秦国,是因为他们和秦 国边界相连。双方如果是展开决战,不出几个月就会胜负立断,国家的危亡随时都会成为事实。可齐国就不同了,秦要进攻齐,要以韩魏为后方,必须经过卫国的阳 晋,还要经过亢父要塞,那里车辆不能并驶,战马不能并行,有一百人守在那,一千人也休想过得去。秦国就不同了, 他想与齐国作战却有后顾之忧,他怕韩、魏两国夹击他。所以他对齐只能是恫吓而不敢深入,秦无法害齐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大王您不充分地考虑秦对齐无奈的事实,却还要听命于他,这是臣僚们在策略上谋划的失误。如果大王支持韩、魏、卫抗秦,他们就会成为您的屏障,和其他六国联合起来,您就多了五个帮手,既没有耻辱又可以让齐国强大而左右他国,您何乐而不为呢?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导读:赵王得着这个消息,就责备纵约长苏秦,说:“你倡导六国合纵,一齐抵抗秦国。如今还没到一年工夫,魏国和燕国就给秦国拉过去了。要是秦国来打赵国,这两国还能帮助咱们吗?合纵哪儿靠得住呐

赵王得着这个消息,就责备纵约长苏秦,说:“你倡导六国合纵,一齐抵抗秦国。如今还没到一年工夫,魏国和燕国就给秦国拉过去了。要是秦国来打赵国,这两国还能帮助咱们吗?合纵哪儿靠得住呐!”苏秦觉得这事有点难办。这些国家就好像一群野猴儿,不听管教,要叫他一个人去管,这哪儿行呐?他要是再不想法子,也许不能叫他好好地下台了。他说:“好吧,我先上燕国去一趟,然后再到魏国去,非把这两国的事办好不可。”赵王恨不得把这混乱的局面整顿一下,就让他去了。

苏秦到了燕国的时候,燕文公已经死了,燕易王才即位,一见苏秦来了,就拜他为相国。这个相国可不容易当,您瞧,东边的齐国趁着燕国办丧事,就发兵来攻打,夺去了十座城。燕易王拜苏秦为相国,原来是让他为难。燕易王说:“当初先君听了您的话,合纵抗秦,希望六国和好,彼此帮助。先君的尸骨还没凉,齐国就夺去了我们十座城。洹水的盟约还有什么用?您是纵约长,总得想个法子呀。”苏秦本来是为赵国来责问燕国的,如今倒先得为燕国去责问齐国了。他只好对燕易王说:“我去跟齐国要回那十座城,好不好?”燕易王当然喜欢。

苏秦到了齐国,对齐威王说:“燕王是大王的同盟,又是秦王的女婿。大王为了贪图十座城,跟两国结下冤仇。贪小失大,太不值得!要是大王照我的计策办,把十座城还给燕国,不但燕国感激大王,秦国也准喜欢。齐国得到了秦国和燕国的信任,大王还能够号召天下建立霸业呐!”这一番话,正说在齐威王的心坎上。他为什么攻打燕国,破坏盟约呐?齐国本来是个大国,离着秦国又远,照齐威王的打算,齐国加入合纵就可以借着合纵的名目来号召天下,建立霸业。没想到洹水会上,小小的赵国反倒当上了头儿,这哪儿能叫他服气!齐国和秦国的势力差不多,西方的秦国想并吞六国,东方的齐国也不是没有这个想法。他一听到苏秦的计策,就想要拿十座城做本钱去收买天下的人心。当时挺痛快地答应了苏秦,退还了燕国的土地。

燕易王凭着苏秦的一张嘴,收回了十座城,当然是高兴的。可是因为苏秦跟他的母亲文公夫人有私情,燕易王对他就冷淡起来。苏秦瞧出来了。他想再上齐国去碰碰运气,就对燕易王说:“我在这儿对燕国没有多大用处,不如上齐国去,表面上做个齐国的臣下,背地里可替燕国打算。”燕易王说:“任凭先生吧。”苏秦假装得罪了燕易王,逃到齐国。齐威王还想利用他,拜他为客卿。

苏秦正在齐国替燕国破坏齐国的财力和物力的时候,秦惠文王又向魏国进攻。有时候,他夺了土地又退还给他,还了又夺回来。他使的手段是:打一巴掌揉三揉,揉了再打,要叫魏惠王死心塌地地归顺秦国,听它的指挥。魏惠王可不吃这一套,他一心要搜罗有富国强兵的能耐的人。他这种急于征求人才的打算还真出了名。有个邹国人[就是春秋时代的邾国,也叫邾娄,“邾娄”合音为“邹”]叫孟轲[就是孟子;轲ke一声]得了这个消息,跑到魏国去见魏惠王[也就是梁惠王]。魏惠王亲自到城外去迎接他,把他当做贵宾看待。他一开口就说:“老先生不怕千里迢迢地到敝国来,对我们准能有很大的利益吧。”孟子说:“大王何必急着谈利益呐?顶要紧的是讲仁义。”魏惠王觉得这位先生太迂腐了,就对他冷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