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兄弟反目

孙武陪着阖闾进了郢都,派人掘开水坝放水归江。伍员也从麦城赶来会合,阖闾以胜利的姿态登上楚王大殿,就像在国内临朝议事一样,百官拜贺,唐、蔡两国国君致辞,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黄昏以后,早早开宴,大会群臣。 宴会散了就住在楚王宫里,楚王光顾着跑了,连夫人都扔下了。左右侍臣就把楚王的夫人找来让她陪寝。阖闾还有些犹豫,伍员说:连国家都是我们的了,何况他的妻子呢?阖闾就在宫里把楚王的妻、妾、媵女淫了个遍。 都已经缺德无道了,左右还有人出主意,说楚王的母亲孟嬴,那可是秦国有名的大美女,原来应该是太子的妻子,因为长得美被平王占了,现在姿色风韵犹在,大 王为什么不把她也召来污辱了。阖闾的色心又被唤起,派人去召唤,孟嬴不来。阖闾火了,命令左右侍从:把她给我牵来。孟嬴关了门,用剑敲着门板对门外的侍从 们说:我知道你们是奉命不得已才来到这里,请你们转告吴王:他现在已经得到了胜利者的尊荣,但别忘了作为一国的诸侯,就是一国的老师。礼的要求,男女居不 同席,食不同器,现在吴被您淫乱已让国人尽知,难道还想做恶吗?我是一个寡妇之人,如果你想无礼,我宁可伏剑而死,决不会容你侮辱。去的侍从们被孟嬴义正 辞严的话打动了,没有动粗,跑回来把这话报告给吴王并请示怎么办,阖闾听报才良心发现,派人去回答说:我们君王是敬慕夫人,只是想见一面见识见识,并没有 什么恶意,夫人不要多心。阖闾又下令仍让她原来的侍从把守门户,严格诫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孟嬴以正义、胆气和智慧捍卫了自己的清白和尊严。 唐侯、蔡侯和公子姬山去搜刮了囊瓦的家,裘佩还在,肃霜马也在,两位把东西取回来,转献给了吴王。其它的金帛宝物,装载上车送回国中,囊瓦一生的积蓄,都给唐侯、蔡侯做了利息。 姬山要占用囊瓦夫人,夫概赶来抢走了。据史料记载:“是时君臣宜淫,男女无别,郢都城中,几于兽群而禽聚矣!” 孙武在《孙子兵法》第十二篇《火攻篇》中写道:“夫战胜攻取,而不修其功者,凶。命日弗留。故明主虑之,良将修之。”但在此时,包括这个兵圣都忘了修“德功”,没有“德功”,就不得人心。 所以,吴灭楚的这场战争,胜利来的快,失败来的也快。胜的快是因为楚平王、囊瓦、费无忌的失德失了民心,才招致国人怨,诸侯恨。败的快,是因为君臣将卒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抢夺淫乐,让他们失去了人心,很快由“功臣”变成了“公敌”。 伍员又给吴王出主意:把楚国的社稷宗庙全都拆毁。孙武进言说:兵以义动,才有好名声。平王废了太子而立了秦女的儿子做继承人,任用小人和贪鄙之辈,对内 残害忠良,对外施暴诸侯,才有吴国今天的胜利。现在楚都已经攻破,应该宣召太子熊健的儿子熊胜,推举他做楚国的君王,让他来主持楚国的社稷宗庙,而不是毁 了他。让熊胜替代了昭王的君位,楚国人怜悯太子熊健的心理就得到了满足,会因此感念大王您的恩德,才会世世代代与吴友好并纳利于吴。这么做,表面上是您宽 赦了楚国,实际上是您得到了楚国,这样,您就名也有了,利也得了,才可以说是名利双收。 阖闾呢?这时已经是头脑发热到了高烧的程度,这些话根本听不进去。就派人烧了楚的社稷、宗庙。唐、蔡两国的国君有点看不下去了,先辞别回国了。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这回轮到吴国内乱了。夫概自以为破楚有了大功,又以为是因为自己在沂水打了败仗,吴王才派他协助姬山守郢都,心里十二分地不高兴。听说吴王和秦兵相持 对峙,心念一动起了邪心,想道:吴国的规矩,兄终弟继,我是姬光的弟弟,他之后应该立我为君。现在姬光却立了他的儿子姬波为太子,我继承不了君位,不如趁 着大军出征被粘在这国内空虚的时候,我先回去夺了王位,不强于以后再争吗?就率领着自己本部军马,偷偷地出郢都东门,渡过汉水回了吴国。一路传播:吴王兵 败,现在失踪了,应该由夫概继王位。他也真动了真格的,还在路上,就自称了吴王。并留他的儿子扶臧率领一部分兵马据守淮水,来阻断吴王回吴的归路。 吴的世子姬波和被离听说夫概拥兵自立,忙登城守备不放夫概进城。夫概就派使者由三江去越国,说服越王出兵来夹攻吴国,并答应事成之后以吴地的五座城池做答谢。 阖闾呢?听说秦军灭了唐大吃一惊,刚要召集众将研究郢都守备的事,姬山就来报告说夫概不知道什么原因,领着本部兵马回吴国去了。 伍员说:夫概私自回国,一定是反了。 阖闾有点发蒙了,急忙问伍员:那怎么办? 伍员说;夫概是个勇夫,不足为虑,怕的是越国闻风而动乘机袭吴就不好办了。大王应该马上回国,先平定内乱。 阖闾慌了神,留孙武、伍员退守郢都,自己和伯顺流而下渡了汉水,刚过汉水就接到了太子的告急信。说夫概已经造反称王,又联合越兵入侵,吴的国都已经危在旦夕。 阖闾更加吃惊了,说了句:果然不出子胥之所料。派人马上到郢都,沟通了国内的情况,并要孙武、伍员马上回援。自己带兵昼夜兼程,沿江又警示跟随夫概和帮助他儿子守淮水的吴军将士:能弃夫概来归降的,不影响原来官爵,后到的杀无赦。 这一招很管用,跟他儿子扶臧守淮水的吴军将士都弃了扶臧来归,扶臧没办法,跑回了谷阳(今江苏镇江市丹徒区)。 夫概想强制百姓披甲上阵,可百姓一听说吴王还在,就都跑了。夫概只能率本部兵马出战。 阖闾问自己的弟弟,我们是亲兄弟,我视你为手足,你为什么要反叛我呢? 夫概说:你杀吴王僚叫不叫反叛呢? 阖闾火了,让伯去擒拿夫概,伯冲上去只战了几个回合,阖闾这里人多势众,全线出击。夫概就是再能搏杀也双拳难敌四手,大败逃走。幸亏扶臧在江上准备好了渡船,载着夫概过了江逃到宋国去了。 阖闾安抚民众,回到吴都,太子姬波迎接进城,立刻研究对付越军的办法。 这边孙武和伍员接到吴王的班师命令,正在商量对策,忽然辕门官来报告说楚军有人送信来了。伍员拿来一看,是申包胥写来的,书信的大意是:你们君臣虽然占 据了郢都,但不能服楚人之心,说明天意不亡楚,你自己对这一点是知道的。你能践行“覆楚”之言,我就能践行“复楚”之志,而且成就了朋友之义,我们这是相 成而不相伤。下一步,你不要为了个人私仇竭尽了吴国之力,我也就不再为了公义竭尽秦国之力。我们彼此到此为止吧,以后还是好朋友。 伍 员把信给孙武看了,说我们以数万精兵长驱入楚,烧了他的宗庙,毁了他的社稷,鞭了平王的尸骨,淫了王侯大夫的家室,自古以来报仇雪恨,也没有这么畅快淋漓 的,秦军虽然打败了我们,但我们并没有受到大的损失。兵法上说“见可而进,知难则退”。幸亏楚军和秦军还不知道我们内部发生变乱的事,我们该想办法全身而 退了。 孙武说:就这么退兵多让人笑话,你应该回书和他说熊胜的事。 伍员说:好办法。就写了一封回信,大意是:平 王当年把本没有罪的太子逼得到处逃亡,又滥杀无罪的功臣,搞的天怒人怨,才会有今天这些不该发生的事。当年齐桓公留了邢国又重立卫国,秦穆公三次定晋之乱 而不贪其土地,这样的美德一直被今人传诵。我虽然没有什么才能,但也知晓天下大义。现在熊建的儿子熊胜,仍在吴国寄居流亡,没有寸土可以立身,楚国如果能 迎回熊胜,让他得以继承熊建的家祀,我们就可以退兵,也成全你的得楚之志。 申包胥接了回书和熊西商量。熊西说:迎回已故太子的后人并给他适当的封赏,这也正是我想要做的事。 沈诸梁说:太子已经废了,那熊胜就是我们的仇人,怎么可以养仇害国呢? 熊西说:熊胜是个无能的匹夫,迎回来落个好名又对国家无害,为什么不迎呢?(熊西如果知道后来会命丧熊胜之手是无论如何不能接纳他回国的)就以楚王的名义去迎召熊胜,并许诺封给他一个大的城邑。楚国的使者一出发,孙武和伍员就带兵回吴了。 临行,把楚国宝库里的东西全部带走,真是满载而归。又强迁楚国的百姓一万多户,送到吴国的空荒待开发地区去定居。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