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鬼谷 | 因花式作妖,从强国霸主到流亡之君,被酷刑折磨至死

齐王兵败后流亡国外,居住在卫国。 有一天散步的时候,齐王突然问身边的宠臣公玉丹:“唉,我现在流亡在国外已经这么久了,但我总不明白自己流亡的原因。你说,我究竟是为什么才流亡至此呢?” 公玉丹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说:“我还以为大王您已经知道了呢,您竟然还不知道吗?大王您之所以会流亡国外,那是因为您太贤明的缘故啊!天下的君主都不肖,因此而憎恶大王您的贤明,所以他们相互勾结,合力攻击大王。我想这就是您流亡国外的原因。” “哦!”齐王听了公玉丹的话后十分感慨,叹了一口气说,“唉,原来君主贤明是要受这样的苦呀!” 真正贤明的人善于找到事物的原因,这也是他们与平常人相区别的地方。国家的存亡是有原因的,聪明人不会去考察存亡本身,而是去考察造成生死存亡的原因。齐王实在是太昏庸,居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亡国外,这也正是公玉丹之所以能够蒙骗他的原因。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原标题:爆笑鬼谷 | 因花式作妖,从强国霸主到流亡之君,被酷刑折磨至死

齐湣王继位后,就是那位赶跑滥竽充数的南郭处士的齐湣王,他开放言路,广采博取,虚心听取各方意见,继承和发扬了尊贤尚功的传统,让齐国实力大增。后来,齐湣王率领齐军在南方打败楚军,在西南又战胜了晋国,帮助赵国消灭了中山国,打败了宋国,扩地千余里,诸侯各国在强大的齐国面前,都不得不表示臣服,一时间,齐国威震海内,成为最有希望统一全国的头号强国霸主。

然而,随着齐国军事上的胜利,齐湣王开始野心膨胀,刚愎自用,骄矜自满,喜欢阿谀奉承,听不得半句相反的意见。他倚仗国力强盛,一心想废了天子,灭诸侯,自己称帝。为此,他不顾一切地向百姓增捐派税,搜刮民财,强征夫役,修建华丽的王宫,大肆扩充军队,无故侵犯邻国,搞得国内民怨沸腾。

有的大臣看不过,直言相谏,忠义之士被他杀的杀,贬的贬,一时间弄得齐国上下人心惶惶,最后,齐湣王身边就只剩下阿谀奉承的小人了。

大臣狐援见此情景,劝说齐湣王:“殷朝的大鼎陈列在周朝的朝堂上,殷朝祭祀的神灶被周朝的人用屏障给盖起来,殷朝的宫廷音乐在周朝下民的耳边回响。这是因为啥?因为已经灭亡了的王朝的神灶是不能重见天日的,已经灭亡了的国家的鼎放在朝堂上,是为了作为警戒。大王,您一定要注意啊,千万不要让齐国的大钟陈列到别国的朝堂之上,不要让姜太公的神灶被别人盖起来,更不要让齐国的音乐在别国的民间来作为娱乐。”

齐湣王没听狐援的劝,狐援就跑到外面为国家哭嚎了三天,还唱了一首哀歌,他说道:“先逃出去的人,还能穿着葛草麻布,后逃出去的人,恐怕就跑不掉而要进监狱了。我看现在百姓都成群结队地向东边逃,却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安家落户?”

齐湣王怒气冲冲地问执法的官吏:“对于哭咒国家灭亡的人,法律规定应该怎么处置?”

执法官说:“对于这样的人,是要斩首的。”

齐湣王命令执法官执行法律。执法官把行刑用的斧头架在东门的刑场上,可是却不忍心杀害狐援,想故意拖延时间放他逃走。

狐援听说后,就跑到刑场上去见那位执法官。执法官着急地说:“对于哭咒国家灭亡的人,按法令规定是要斩首的。先生您是老糊涂了吧,怎么还自己跑来送人头呢?”

狐援对官吏说:“我像鲋鱼一样从南方来到东海之滨,然后像鲵鱼一样伏居在这个地方。我预感到国家的朝堂将长满野草,国都将变为废墟,殷朝时有比干,吴国有伍子胥,齐国则有我狐援。大王既然不用我的建议,还要将我送上刑场斩首,他这是想成全我,想把我跟比干和伍子胥放在一起,让后人纪念啊!”

然后,狐援就被斩首了。

由于齐湣王各种花式作妖,无端地对别国挑起战争,惹起了各诸侯国的惊惧和怨恨,赵、楚、韩、魏、燕五国都特想暴揍他一顿。公元前284年,燕昭王命乐毅为上将军,同时把相印交给乐毅,率全国之兵,联合了赵、楚、韩、魏、燕五国之军兴师伐齐。

齐湣王起兵抵抗五国联军,在济水西岸决战。齐军惨败,主将韩聂阵亡。乐毅统率燕军乘胜追击,长驱直入,齐国各地望风披靡,势如破竹。半年之内,乐毅大军直逼齐都临淄。

图片 1

齐国派触子为将,在济水边迎战各国诸侯的军队,按照常理,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大将触子在前线与敌人浴血奋战,作为君主应该亲自慰问将士,鼓舞士气的斗志,上下同心,共赴国难。可齐湣王却非不按常理出牌,他就不去搞慰问什么的,反而派使者到触子那里去,辱骂恐吓触子,说:“如果不能取胜的话,我一定宰了你一家,挖掉你的祖坟。”

触子一听,这下打不赢的话不但全家老小的命得搭上,居然连祖坟都保不住了!心理压力超级大,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还得硬着头皮跟各国诸侯的军队开战。

可是这时候的齐军已经丧失了战胜敌人的勇气和信心,两军刚一交锋,触子就鸣金退却了,诸侯军队乘胜追击,齐军一触即溃,全军覆没。触子坐上一辆车跑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齐国大将触子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下线了,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

齐湣王率残军逃回齐国都城临淄,乐毅让远道参战的各诸侯军队回国,然后自己亲率燕军直捣临淄,一举灭齐。

谋士剧辛认为燕军不能独立灭齐,反对长驱直入。乐毅则认为齐军精锐已失,国内纷乱,燕弱齐强形势已经逆转,坚持率燕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齐国都城临淄。

燕军逼近临淄时,齐军另一位将领达子又率领残余部队驻扎在秦周,与敌人奋勇拼杀。为了激励部下拼死一战,就派人向齐湣王请求一笔金钱。应该说这个要求在特殊的形势下并不过分,更何况临淄的国库里还存有大量的黄金。可刚愎自用的齐湣王根本无视部下的正当要求,反而斥责达子无能,生气地说:“你们这些残兵败将,怎么能给你们金钱。”

图片 2

齐军与燕军交战,达子抵抗不住,以身殉国,齐军被打得大败。燕国人追赶败逃的齐兵进入齐国国都,尽收齐国黄金、珍宝、财物、祭器运往燕国。燕昭王大为欣喜,亲自到济水犒赏、宴飨士兵,为酬谢乐毅的功劳,将昌国(在今山东省淄川县东南)城封给乐毅,号昌国君。

齐湣王率少数臣僚逃亡莒城(今山东省莒县)固守。乐毅用连续进攻,分路出击的战法,攻城夺地,半年内连下齐国七十余城。齐国仅剩聊城、莒城、即墨三城仍顽强抵抗,久攻不下。

乐毅认为单靠武力,破其城而不能服其心,民心不服,就是全部占领了齐国,也无法巩固,所以他对莒城、即墨采取了围而不攻的方针,对已攻占的地区实行减赋税、废苛政,尊重当地风俗习惯,保护齐国的固有变化,优待地方名流等收服人心的政策,想从根本上瓦解齐国。

齐湣王派人向楚国求救,说情愿割让淮北的土地。救兵久等不来,燕军攻势不减,那一群大臣也一个个作鸟兽散,没有一个人愿意顾及齐湣王的。齐湣王这才感到恐慌,仓皇地跟着一个叫公玉丹的大臣逃了出来。可是,直到这个时候,齐湣王仍然不明白自己亡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