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安一隅的南宋: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

一个并不起眼的城市,在南宋王朝来临后,却一跃而成中国当时最繁华的都市,这个城市就是临安。 当登基大宝后,金兵并没有停止对他的追击和打压。以致于赵构的朝廷成了移动的朝廷,甚至找不到安身立命之所。 金兵凶猛南下,袭破扬州,穷追猛打,高宗犹如丧家之犬,不断转移,经镇江、建康逃往杭州,又从杭州经越州、明州,浮海窜奔温州。这时幸有抗金事业的继承 者爱国将领、等奋起抵抗,才迫使金兵北撤,保住了半壁江山。在绍兴府居住了一年有余,又将“行在”迁往临安府,表面上谓之“行在”,其实 将以为久居之地。经过金军的焚杀之后,北方的流民成为临安府居民的多数,他们往往盖茅草房来居住。 宋高宗暂时不得不同金与伪齐处于战 争状态,以战求和,窥望在半壁残山剩水中寻欢作乐。他骨子里并无恢复河山的打算而是将东京汴梁、西京洛阳等地视为异域。宋高宗和一些大臣甚至连“北伐”、 “收复汴京”等类似政治口号也不敢使用,“约束诸路,不得擅自出兵”。有的官员接纳了越界归宋的北方军民,竟遭到朝廷的严惩。宋高宗为首的统治者们为了及 时行乐,舒心享受,就必须重建这座城市。 宋高宗因何要定都杭州呢?难道是因为杭州的财政收入可以供他享乐吗?其实他看重的是杭州的地 理位置。杭州,在五代时曾为吴越国都城西府,又是未经唐末战乱破坏的少数城市之一。北宋时代,仁宗曾称赞为“地上有湖山之美,东南第一州也”。杭州城西的 西湖经过主持开修,五代时有多次疏浚,再现西湖的美景,促进了杭州的繁华。 北宋的在嘉四年时盛赞杭州 “今其民幸福完安乐,又其俗习工巧,邑屋华丽,盖十余万家,环以湖山,左右映带,……钱塘兼有天下之美”,“而闽商海贾风帆浪舶,出入于江涛浩渺烟云沓霭 之间,可谓盛矣”。表明当时的杭州乃是一座风景如画,居住有五、六十万人的极繁华的外贸城市。尤其是在元五年主持的大规模的疏浚西湖, 是一次带有根本性的水利工程建设,它奠定了西湖的基本格局,增添了为后世称道的苏堤和六桥,使得西湖景色更加秀美。同时杭州背海而建,地处长江和钱塘江流 域,土地肥沃,地势平坦,河湖港汊密布,是典型的“江南鱼米之乡”。加上金军不善于水战,耐不住酷热。故而高宗相中此地。 在南宋初 年,将杭州升为临安府,绍兴二年,将行在驻跸于此。绍兴八年定都(称“行在所”,意思为行都)临安府,成为南宋的政治中心。此后修建了宫殿, 建造城池,虽然远不能和旧都城汴京开封相比,但繁华兴盛程度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高宗称其为“行在所”,只是表示“首都”名义上仍是东京开封而已,用来彰 显皇帝依然要收复故土。 南宋的临安府城,是在五代吴越国的西府城基础上修建而成的,城的北部紧缩而东南部分扩大,并且将土城改造为砖 城,东西窄而南北宽,呈一腰鼓形,故俗称是腰鼓城,城周长36里。高宗所居住的宫城坐落在临安城内东南的凤凰山脚下,是由原来的杭州知州的牙城所改建成 的,前面为朝堂后面是寝宫,前朝主要宫殿为文德殿,是最主要的大殿,始建于“绍兴和议”签订之际,因用度不同而更易殿牌,文德、紫宸、大庆、集英四殿及明 堂,实为一殿;也建有收藏先帝文集的阁,虽有龙图、显文等九阁名,却实为一阁,宫城是南宋最辉煌的建筑群。 临安也有一条横贯南北的通 衢大街——御街,由于南宋宫城建在临安城的南部,因而这条大街从宫城的北门“和宁门”开始,首先是南廷的中枢机构都堂、枢密院、中书门下省、 尚书省以及六部等。御道两侧也是商业中心区,酒楼茶肆更是遍布全城各个商业街区,每日清晨五更早市开始,一直经营到后半夜三四更才歇业,而且有些饮食店更 是通宵营业,昼夜经营。同时也聚集了各种杂技、说唱艺术于一地的瓦子,主要是集中在御街两侧及附近地区,有大瓦子、中瓦子、下瓦子、南瓦子 等等,尤以下瓦子最大,有勾栏13座,有说书的、讲史的演杂耍的、乐舞的、木偶戏的,以及早期杂剧、说唱等,瓦子中或者附近通常都有大小酒楼,著名的熙春 楼就在南瓦子,三元楼在中瓦子,日新楼在下瓦子,城外郊区也都有不少瓦子。还有不少专业性的商业街道,供应这百万人大都市的各种货物。如北关外的米市桥、 黑桥,新开外草桥下南街的米市,是供应全城食米的集散地。此处,如炭桥的药市、官巷的花市、融和坊南官巷的珠子市,以及肉市、菜市、布市等等。全盛时人口 达到百万,取代北宋的开封,成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 城内主要的商业街道在灌圃耐得翁于南宋端平二年所著的《都城纪 胜》中有概括性的记载,描绘了临安府城的商业盛况。“自大内宫城和宁门外,新路南北,早间珠玉、珍异及花果、时新海鲜、野味、奇器,天下所无者悉 集于此。以至朝天门、清河坊、中瓦前、灞头、官巷口、棚心、众安桥,食物店铺,人烟浩穰”。而“夜市除大内前外,诸处亦然,唯中瓦前尤盛,扑卖奇巧器皿百 色物件,与日间无异。其余坊巷市井,买卖关扑,酒楼歌馆,直至四鼓方静,而五鼓朝马将动,其有趁卖早市者,复起开张,无论四时皆然”。吴自牧的《梦梁录》 也记载了临安城所需要的部分商品的产地以及经水运到达的情况。临安城所需米“仰赖苏、湖、常、秀、淮、广等处客米到来”,“杭城常愿米船纷纷而来”。 重建的结果,则是使千娇百媚的湖光山色成为屈辱与投降的象征。高宗整天享乐在杭州的美丽风光中。“青山四围,中涵绿水,金碧楼台相间,全似著色山水。独 东偏无山,乃有鳞鳞万瓦,屋宇充满”。南宋诗人林升曾写诗云:“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便把杭州作汴州。” 但赵宋王朝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抗金将士们依旧流淌着收复旧河山的血液,于是,我们看到了立志直捣黄龙府、大战黄天荡的壮丽诗篇。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但随着金人重兵源源不断入陕,长安丢失,此议流产。

考古挖掘后,顺应了南宋的经济文化的发达。

先后放弃了开封、关中、襄阳之后,唯一可行的目的地就只剩南京了。当然了,南京也是个不错的龙兴之地,此地经济发达、乃虎踞龙盘之地。此前有六朝都在此建都以抗北兵,甚至数次北伐,一度饮马黄河。因此建都南京,也不是最坏的选择。起码在南京驻扎,能够比较从容的控制江淮前线,如果有机会还能打出两淮,收复山东等地。

《南宋都城临安研究——以考古为中心》,杜正贤,上海古籍出版社

据说,当时的迁都是经过三次反复论争后才确定的。在分析宋、金双方军事形势后得出结论:“今日之事,欲战则不足,欲和则不可。”一方面,金兵处处主动进击,宋军时时被动防守,这是当时战局的长期态势。而建康靠近前线,不如杭州地处后方,比较安全。浙西一带水网交错,对骑兵活动不利。

在当时,杭城夜市极为繁荣。

张浚也向赵构分析,说天下若常山蛇势,秦、蜀为蛇头,东南为蛇尾,中原为脊梁,要中兴宋室,就必须从川、陕开始。

南宋的历代帝王经常逛游夜市,大有"西湖歌舞几时休"的奢侈之风,连一些平素深居闺阁的千金小姐也经不住闹猛的夜市之惑,争相上街选购自己喜爱的饰品衣物。

对此,南宋的理学大家朱熹曾有评论:

诗中的深巷就是现在杭州的孩儿巷;而戴望舒著名的《雨巷》,那个丁香一样的姑娘走过的雨巷,曾经有无数条横亘在杭州的雨中。

其实驻跸扬州也可以,如果赵构能在扬州好好干,把淮河防线经营好,防御金兵南下的问题也不大。问题是赵构没这个想法,他害怕军队军阀化,就把二十万宋军全聚在他身边,也不管北方的警讯,导致淮河以北完全就是不设防地区。并且赵构一门心思的就想往江南跑,提前把孟太后送到了南京(宋哲宗皇后),并以看望孟太后为名渡江南下跑到江南溜达了几个月,将南京升格为建康府,为自己以后驻跸南京打基础。

图片 1

原本,东晋及南北朝对峙的漫长三百年时间里,东晋及南朝的宋齐梁陈都是定都南京的;即南宋在南京建都,可以沿袭历史成例,有历史方面的因素。

龙泉窑青瓷洗

如果不是金兀术害怕孤军深入,存在战死他乡的可能性,他是不会在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从临安北撤的。

靖康二年,金兵攻克汴京,开封沦陷,二帝被俘,北宋的统治在靖康之耻中结束了。

其次,江淮一带是南宋初年与金国作战的主要战场,经济已经受到严重破坏,人口稀少,无法支撑首都军民生活。

杭州,旧称临安。

那么,为什么同样是南方,他选择了在杭州办公而不是南京呢?

祖庙即太庙,是古代帝王祭祀先帝的宗庙。

赵跑跑同志也是惊吓过度,被人撵得逃到了海上去流浪。

从这个图可以看下——

之后宋高宗南渡称帝重建大宋的时候,此时北方中原任然有一个并立的王朝,也就是楚政权(傀儡)。而宋高宗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新的(首都)行在的位置。

它们都遵循了这个原则。

最终,灰溜溜退回杭州,不再它想,专心以杭州为行在所了。

《王城唱晚——中国八大古都的忧伤与宿命》

赵构一度声称“朕欲定居建康,不复移跸”。

南宋临安城的这些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政治比较开明了,政治开明了以后,经济文化才能迅速发展。

但在该年十一月,金兵南侵,建康失陷,赵构狼奔逐突,自杭州、越州(今绍兴)、明州(今宁波),最终乘船出海,浮国海上,异常狼狈。

像下面这些朝代都城,北宋东京:

宰相李纲却觉得定都开封或长安都为时过早,认为不如先驻跸襄阳(今属湖北),观望形势再定。

图片 2

那么,赵构对定都建康又产生了恐惧和怀疑。

本文参考:

因为杭州(当时的临安城)距离长江比较远,有几百里地之遥,当宋高宗听到女真族进犯的时候,他在杭州有时间收拾行李,然后好向南逃跑。

这张地图是清朝年间,跟杭州80年代的地图基本上都是相通。

众所周知,宋高宗是南宋初年投降派的首领。南宋政权初建,他曾起用抗战派李纲为宰相,但不久即赶走李纲,同宠臣汪伯彦、黄潜善等人放弃中原,从南京应天府逃到扬州,一意享乐。公元1129年(建炎三年)九月,金兵渡江南侵,宋高宗即率臣僚南

这张图就是南宋的京城图——

比如,绍兴四年(1134)秋,伪齐与金军联合南下,赵构还曾十月下令移跸建康。

图片 3

因此宋军当时只是缺一个有魄力的统帅,领导他们与女真作战。如果当时这个统帅能稍微硬气一点,不奢求有秦皇汉武之气势,哪怕是有孙权的野心,南宋后来也不至于在国号前面加那个“南”字。

《四景山水图》卷,南宋刘松年作,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前两个都靠北方,赵构担心金军再次南下,所以他最终选择迁往金陵。可是,赵构又比较心虚,他怕过了长江会给自己惹来丢失北方的骂名,因此,他南下之后的第一驻跸选在了长江北岸的扬州。果然,建炎二年金军在完颜宗弼的率领下大举南下,得知消息的宋高宗也顾不上什么骂名了,立即过江到了镇江。

从绍兴二十八年开始,南宋政府在吴越国都的基础上扩建宫城及其东南的外城。

再之后,赵构还是不放心。他又把孟太后送到了杭州,自己也跑去杭州溜达了一圈,为自己以后南下杭州打基础。

南宋出土瓷器:磁州窑罐底

大臣再追问有何不易?宋孝宗只能坦白,太上皇赵构和秦桧为代表的主和派大臣不同意移驻南京。因为宋朝皇帝移驻南京,有与金国开战的嫌疑,驻跸杭州还是南京,这跟是否与金国求和,是直接挂钩的!

03.

所以无论是从政治上、经济上、逃跑上等各方面来看,杭州这座魅力城市,绝对是赵跑跑的最佳行宫所在地。

古人曾以"杭城大街买卖昼夜不绝,夜交四更,游人始稀"加以描述。

于是宋高宗在绍兴元年,升杭州为临安府作为“行在”,绍兴八年正式定临安为行都,建康改为留都。

图片 4

基于以上两点,就是为什么宋高宗赵构选杭州不选南京做临时办公地的原因。

元大都“左祖右社”分布图

御史中丞张守等仕大夫的意见,却是退避于吴越。

在我国古代封建社会都城通常遵循《周礼·考工记》中:“匠人营国……左祖右社,前朝后市……”的规划制度。

建康从建成以来就号称虎踞龙盘有王者之气,正是中兴社稷,收复北方的理想都城,何以放弃呢?原因很简单,一条长江挡不住金国人的铁蹄,这从建康的陷落中可以明显的看出来。而赵构心中只知苟且偷安,哪里有任何要中兴大宋的念头?比起建康靠近前线,是金国人马鞭甩得到的危险程度而言,杭州立刻就能下海,实在是个好选择。

这些花色品名,至今尚留有记载。

很快金军就打到扬州,就在金军准备过江的消息传来时,宋高宗赵构竟然被吓到不能生育,再度南逃,从镇江经常州,无锡,苏州到达杭州,升杭州为临安府,为定都做打算。然而完颜宗弼的追兵竟然紧追不舍,把赵构吓得连杭州也不敢呆了,先是逃往绍兴,后又干脆逃往舟山,甚至在海上漂了三个月才回到陆地上。

不仅如此,它改变“左祖右社” 格局。

作者:我方团队书剑为酒

北宋时杭州从十五万人增加到约二十万人,南迁以后,孝宗乾道年间是五十五万,理宗淳祐年间增至七十六万,到了度宗咸淳年间达到一百二十五万。

当然,出于安全方面的顾虑,该年赵构只是在平江(今苏州)观望,次年又以平江和建康的官府都没有建造好为由,返回了杭州。

浓红坠地,绿荫满枝,这是公元1146年临安的暮春。

我这么说吧,中国建都首选四个地方,陕西,河北,江苏,四川,陕西是王业之地,得天独厚,河北是次选,但好歹控制从北方进入华北平原的入口,江苏靠近东南富庶之地,一般首都人口多,这样好养,但问题是北方不好防守,四川好处是易守难攻,坏处是容易变成地方割据。

根据史书记载,皇帝有重大出行活动,一定会是从丽正门出来,绕一圈,所以,一般皇宫南北这两个门要对称,但是南宋王朝不是。

逃。十月到越州(今浙江绍兴),随后又逃到明州(今浙江宁波),并自明州到定海(今浙江镇海),漂泊海上,逃到温州(今属浙江)。直到建炎四年夏金兵撤离江南后,他才又回到绍兴府(今浙江绍兴)、临安府(今浙江杭州)等地,后将临安定为南宋的都城。

南宋李嵩《货郎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绍兴七年(1137)四月,赵构下令在建康建太庙,另将临安的太庙降格为圣祖殿。

城池的修筑,与北宋东京城形成巨大反差。

▲赵构南逃

图片 5

金兵撤退后,赵构被吓怕了。别说是扬州和南京,就连杭州他也不敢回。在绍兴待了一年多后,他看见金兵是真的退了,又怕长时间不回杭州,他的大权旁落。便扯了一个理由回到了杭州。再之后,宋军在岳飞、韩世忠、吴玠等诸将的努力下,抗金局势大为好转。因此在1136年,宰相张浚(不是那个奸臣张俊)建议赵构移驻南京,不过赵构没有听他的意见,而是听从了另一宰相赵鼎移驻苏州的建议。(苏州跑路方便)

公元610年,隋炀帝令开凿京口至杭州的江南运河,长800余里,宽10余丈,能通龙舟,并在沿途设置了驿馆。杭州是大运河的南方起始点,是沟通南北的交通枢纽。"水居江海之会,陆介两浙之间",其政治与经济的重要地位突显了出来,为杭州日后成为东南大都会奠定了基础。

史书上称之为“搜山检海捉赵构”。

整个南宋皇城呢?不规整。考古发现它的城墙也是弯来弯去。

当时杭州的经济基础比南京好,南宋除了孝宗之外,都是莺歌燕舞的货。收复河山是不可能的,下辈子都不可能。

南宋出土瓷器:影青瓷瓶

图片 6

公元589年,隋文帝废钱唐置杭州,"杭州"作为地名延用至今。

另外当时杭州的经济基础和航运条件比南京有优势,这也是南宋要把行都定在杭州的两个原因。

不仅如此,南宋皇城的布局,城池的修筑,与北宋东京城形成巨大反差。

虽然南宋朝廷始终把开封府作为法定首都,把建康府作为法定留都,杭州只是所谓行在,但事实上选择了杭州,无疑传递出打算偏安一隅的信号。

因为,南宋初年的国力还比较匮乏,内忧外患,凤凰山是五代吴越国的都城和北宋杭州州治所在,具备建造皇宫的物质基础。

宋朝的重点建设在东南,这么说吧,以陕西和四川为西,东部地区基本上容易进攻,尤其华北平原,比如北宋首都开封,基本上可以说是无险可守,西面好一些,山川重叠,易守难攻。

图片 7

这次,赵构胆气大壮,终于下决心建都建康。

《武林旧志》说:"都城自旧岁冬孟驾回,则已有乘肩小女鼓吹舞绾者数十队,以供贵邸豪家次之玩,而天街茶肆渐已罗列灯毯求售,谓之灯市,每逢入夜,大街小巷游人如织,摩肩接踵,各式各样的商品令人目不暇接,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

综上所述,就会很明白南宋建都为何不在南京了。实际上南宋曾经建都南京过,只不过在金国的压力之下,南宋希望离金国的势力越远越好吧。

这个皇城图——

五代时期,南京是南唐的首都(当时称江宁府),杭州是吴越国的首都,南唐首都南京虽然有虎踞龙蟠的地理优势和长江天堑,却被曹彬率领的北宋军队轻松攻克,而吴越国的归附是其统治者钱氏自动纳土献所据两浙十三州之地归宋的结果,因此,在宋朝人历史记忆中,南京相对于杭州是一个更容易被北方军事力量攻击的地方。

位于钱塘江的北岸,大运河在此与钱塘江相交。它的西北是天目山,西南和东南是龙门山和会稽山。

孝宗无奈地搪塞道:“以民之不易。”

南宋,是在吴越子城基础上修筑皇宫,"周回九里"。同时"外城大有更易",临安城比吴越国时期更为扩大了。

赵构即位的地点是北宋南京应天府,即现在的河南商丘。之所以选在此地登基,是此地原名宋州,为太祖赵匡胤称帝前做后周归德节度使的治所,宋朝的国号也因宋州而来。朱胜非对赵构说,此地为太祖兴王之地。

南宋王城就是依山而建。地图上可以看到西部是没有城墙的,因为山较陡,利用了陡峭的山体作为王宫的城墙。

北撤的路也不顺利,金兀术在南京的黄天荡被韩世忠围困40天,最终导致了大金国企图全面进攻,四处开花的灭宋战略被打破,否则后面就没有赵跑跑什么事了。何况女真人又有伪齐刘豫充当他们的马前卒,赵跑跑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时的杭州可谓灿烂开放,城市繁华真正达到了古代世界城市的最高境界。

临安商肆遍及全城,“自和宁门杈子外至观桥下,无一家不买卖者”(《梦粱录》),这正是御街的景象。这里属于中心综合商业区,其中有特殊商品的街市,如金、银交易,也有一般商品的市场。此外还有“瓦子”多处,其中包括了茶楼、酒店、演杂技的场所。临安官营手工业作坊多集中在城市北部武林坊、招贤坊一带。瓷器的官窑在城南凤凰山下,称内窑。私营手工业则遍布全城,丝纺业多为亦工亦商的作坊,集中在御街中段官巷一带。御街中段的棚桥是临安最大的书市,刻版作坊就在棚桥附近。

这是杭州作为帝王之都的始,也是它历史上一个重要的发展阶段。西府城是在隋唐州城基础上扩建而成的,内有子城,外有夹城和罗城,共三重,规模宏伟。

幸而金军不识水性,面对江南河汊密布的地形,骑兵无法施展才悻悻作罢,回军途中又被韩世忠在黄天荡伏击,大败而归。就在宋高宗回到杭州不久,又发生了刘苗兵变,等到韩世忠等人平定刘苗兵变之后,又将高宗接回了金陵。可宋高宗此时已然打定主意要定都临安了。

到延佑、至正年间,诸寺相继毁废,遗址湮没无闻。“天城”临安逐渐化作飞向天尽头的纸蝶和西湖中飘飘荡荡的枯叶落花,淡去在中国的历史版图之上……

按理说通常南方政权的首都都是南京。因为南京靠长江天险,且历代经营,满足作为一个王朝都城的条件,可攻可守。而临安几乎无险可守,敌军水军更是直抵城边。从地理上看南京也并非在前线,前线是江淮地区(所谓守江必守淮),再加上长江天险,应该说足够安全的。

图片 8

可见,当时的杭州,就如同北宋的汴州一般富裕。是居家办公首选之地。

明清时期:

即使在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以杀岳飞为条件,以淮河、大散关为两国边界,以纳岁贡当孙子,和金国达成了议和,赵跑跑还是不放心女真人的信誉。

这与我国古代绝大多数皇城宫殿建筑有南北中轴线,东西对称的格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