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汉人竟也有一妻多夫 揭秘古代的典妻现象

婚礼 宋元时期是中国婚姻观念发生转折的时代,理学的出现,对的体系进行了重新的解释,更加哲理化,涉及的范围也是包罗万象的,尤其在伦理的构建上,婚姻家庭观念讨论得很多。 在“存天理灭人欲”的主导思想下,三纲五常的重要性被反复强调,而“节”更是三纲五常之首,程颐曾说过“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而朱熹更是付诸于行动, 在他担任同安县主簿的时候,下令禁止地方上未按规定礼仪进行的婚姻;看到妇女抛头露面,往来于市,下令女子出门必须有荷巾兜面。他还规定男女不准在一起聚 会,不许昼夜混杂。 但是理学从理论到社会生活的实际还有一个过程,尤其在宋代的商品经济比较发达,市场相当繁荣的情况下,庞大的市民阶层出现是必然的,市井生活丰富多彩也是必然的,因此,宋代的婚姻与家庭发展的方向与程朱理学的设想还有一些距离: 1.婚姻生活世俗化,如果说还有魏晋门阀婚姻的遗风的话,那么宋代人的婚姻是不重门第的,新兴的庶族地主登上政治舞台,择偶时“不欲选于贵 戚”,而“欲求儒生为主婿”,家世、门第、族望、乡贯已不是婚嫁的首要条件,虽然仍是“计较利害的婚姻”,可着眼点已移到男方的才干和发展前途,皇族与官 僚都不是与声名显赫的家族结成婚姻,如名臣吕蒙正、、韩琦等人的妻子中有多位是家世不可考证的。 2.贞操观念还不严格,如王安 石的儿子王的妻子庞氏,因无法忍受丈夫的猜疑和争吵,就替她找了一位丈夫,重新婚配。范仲淹的母亲也是改嫁过的,并将其带过去养育,因而范仲淹曾改 姓朱,后来才改正过来的。宋仁宗的曹皇后,是嫁给李家后,与丈夫生活不和,翻墙逃回娘家,再嫁给宋仁宗的。 3.妇女的地位有所提高, 一些士宦家庭出身的妇女,有读书写文章的条件和自由,能赋诗填词;还有一些则在政治上有所作为,如宋仁宗的曹皇后,经历了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处理宫中 大小事务,宋英宗的高皇后,经历了英宗、神宗、哲宗三个朝代,政治上作为也不小,南宋末年的谢皇后,更是垂帘听政,支撑摇摇欲坠的宋王朝。鉴于宋代妇女的 才能,有人感慨道:“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世之男子,而钟于女子”。不仅如此,由于婚姻构成时,比较重视财物,女子的随嫁品不少,因此妇女在家中的地位也 随着经济的控制而上升,具备了一定的权威,因而在文人的随笔中就有了一些凶悍女子的记载,如洪迈的《容斋随笔》中说了北宋陈季常的妻子柳氏,当陈季常宴请 宾客,招徕歌妓助兴时,柳氏就拿起木棍大吵大闹,客人不欢而散,于是就写了一首打油诗:“忽闻河东狮子吼,柱杖落手心茫然”,后人就以“河东狮吼”来 比喻悍妻。 与以前相比,宋代的民间婚俗有一些特别之处: 1.“冥婚”的盛行。“冥婚”就是替死人完婚,在宋代非常流行,凡是未婚的男女死了,父母就要托“鬼媒人”说亲,双方父母还要算卦祈祷,如果吉利,就要替鬼婚做冥衣,带上酒食食品,到墓地进行合婚仪式。 2.指腹婚。由于繁殖人口是国家富强的基础,因此传统社会的王朝大部分是提倡早婚的,这渐渐地致使父母从小就将儿女的婚事进行定夺,到了宋代许多父母在孩子还没有出生时,就确定了婚事。 3.典雇妻妾。宋元时期,由于贫民的生活困难,一些地区出现“典妻”和“租妻”的陋习,“典妻”是用妻来换取相应的钱财,限期赎回。“雇妻”,通常是按 日计算,把妻子以相应的价格换给别人使用,形同租借,即丈夫把妻子有偿地租让出去,夫妻仍保持夫妻关系,但在出租期间雇主和被雇之妻发生两性关系,丈夫不 得过问,法律也不能以通奸论处,等到租期一满,妻子即回到丈夫身边,可见雇妻是以婚外男子用偿付租金的形式合法地占有有夫之妇,满足他劳务上和性欲上的需 要。雇妻一般要约定期限,也可以不约定,只要双方言明是雇而非卖,本夫即可随时赎回妻子。“租妻”也是一样,是一种临时的,以妻易财的方法。 元代作为蒙古民族入主中原所建立的朝代,在婚姻制度上与纯粹的汉族政权又有所不同,主要体现于一些制度上。蒙古人为了保持自己所谓血统的纯正,规定蒙古 人以下的各族可以通婚,但绝不允许侵犯蒙古人的血统,也就是说,别的民族不能与蒙古人结婚。由于婚姻习俗的不同,同民族内部进行的婚礼,按照本民族的习惯 进行,如果是不同的民族,那么要按照男方的习俗办理。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把自己的妻子当作器物一般出租给别的男人的陋俗,早在南北朝时期就开始萌芽,一直到民国才开始由盛而衰,新中国成立后,典妻才彻底消失。或许是赋税繁重,或者是真的走投无路,但拿着自己的妻子抵押给别人换钱糊口,终归是令人不耻的行为,但在古代,尽管朝廷也曾颁布法律禁止,但典妻依然蔓延开来,竟然成风。作者蒋晗玉在《书屋》2008年第11期着文说:“无论是典妻还是借妻,都是以经济利益为目的,体现了丈夫对妻子的绝对占有,女性对男人的人身依附,女子一旦出嫁便失去了人身自由,完全听从丈夫的处置,像商品一样被买来卖去……”这个买来卖去的具体过程是怎样的?古代典妻制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典妻现象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才彻底消失。作者蒋晗玉在《书屋》2008年第11期着文说:“无论是典妻还是借妻,都是以经济利益为目的,体现了丈夫对妻子的绝对占有,女性对男人的人身依附,女子一旦出嫁便失去了人身自由,完全听从丈夫的处置,像商品一样被买来卖去……”

一妻多夫制的变异

田壮壮的纪录电影《德拉姆》中有这样的内容:一个赶马人称自己的伦理上的“嫂子”为“姐姐”,原来小伙和哥哥是共妻的。他们淳朴地、心安理得地面对这样一种生活,或者叫做生活方式,这种融洽是曾经的非血亲之间的“打伙共妻”现象所不能比的。在辽宁省档案馆典藏的档案中,有一件关于打伙合同的档案:立打伙人孙长义因无钱使,将自己贤妻张金香中人说允,情愿送与张现思名下打伙,言明身价小洋钱叁佰元正,押账钱当面交清,分文不欠,有官钱使用,两家均纳,倘有天灾病业、逃走等情,各安天命。此系两家情愿,恐口无凭,立字为正。(后面还有立字人、中保人、中间人、借字人的签字画押。)

田壮壮的纪录电影《德拉姆》中有这样的内容:一个赶马人称自己的伦理上的“嫂子”为“姐姐”,原来小伙和哥哥是共妻的。他们淳朴地、心安理得地面对这样一种生活,或者叫做生活方式,这种融洽是曾经的非血亲之间的“打伙共妻”现象所不能比的。在辽宁省档案馆典藏的档案中,有一件关于打伙合同的档案:立打伙人孙长义因无钱使,将自己贤妻张金香中人说允,情愿送与张现思名下打伙,言明身价小洋钱叁佰元正,押账钱当面交清,分文不欠,有官钱使用,两家均纳,倘有天灾病业、逃走等情,各安天命。此系两家情愿,恐口无凭,立字为正。(后面还有立字人、中保人、中间人、借字人的签字画押。)这种让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子打伙生活在一起方式,在东北地区俗称“搭伙”或“拉帮套”。

这种让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子打伙生活在一起方式,在东北地区俗称“搭伙”或“拉帮套”。这实际上是招养夫,是一种一妻多夫制的变异形式,其实质是让有劳动能力的男子到无能力维持生计的男人家里帮助过日子。它的特点是已婚女子的本夫患重病,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能抚养妻子儿女或老人,家境十分贫困,维持不了最低的生活水平,只得依靠另招一夫,负担起全家的生活重担。这些婚俗具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因为贫苦潦倒而迫不得已“卖妻获利”。

这实际上是招养夫,是一种一妻多夫制的变异形式,其实质是让有劳动能力的男子到无能力维持生计的男人家里帮助过日子。它的特点是已婚女子的本夫患重病,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能抚养妻子儿女或老人,家境十分贫困,维持不了最低的生活水平,只得依靠另招一夫,负担起全家的生活重担。这些婚俗具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因为贫苦潦倒而迫不得已“卖妻获利”。“典妻”又称“承典婚”、“借肚皮”、“租肚子”等,指的就是借妻生子,为旧社会买卖婚姻派生出来的临时婚姻形式,与现代社会“借腹生子”有着不少相似之处。中国的典妻风俗主要流行于南方地区,特别是浙江各地,如宁波、金华、舟山、绍兴、湖州等地,从宋元以来一直盛行。柔石小说《为奴隶的母亲》,所述即浙江农村的一个典型的典妻故事。

“典妻”又称“承典婚”、“借肚皮”、“租肚子”等,指的就是借妻生子,为旧社会买卖婚姻派生出来的临时婚姻形式,与现代社会“借腹生子”有着不少相似之处。中国的典妻风俗主要流行于南方地区,特别是浙江各地,如宁波、金华、舟山、绍兴、湖州等地,从宋元以来一直盛行。柔石小说《为奴隶的母亲》,所述即浙江农村的一个典型的典妻故事。

“质妻和雇妻”现象的萌芽

“质妻和雇妻”现象的萌芽

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看,在南北朝时期,中国就出现了“质妻和雇妻”现象。所谓的“质妻”,即把自己妻子转让给他人为妻,换取一笔钱,到约定的时间,要回妻子,送回原款。所谓“雇妻”,即雇主支付雇金给女子的丈夫,在约定的期限之内,让该女子作为自己的临时妻子,到期将女子送回其丈夫,雇金不收回。这两种形式可视作典妻的萌芽。及至宋朝,商品经济发展,典雇妻子的现象更为普遍。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熙宁七年,因为旱灾和蝗灾,老百姓质妻卖子,父子不保。元祐元年时,苏轼在一项奏折中写道,二十年间,因为欠苗,卖田宅雇妻女的人不可胜数。《元史刑法志》有如下规定:“诸以女子典雇于人及典雇人之子女者,并禁止之。若已典雇,愿以婚嫁之礼为妻妾者,听。请受钱典雇妻妾者,禁。其妇同雇而不相离者,听。”由此可见,元代时典妻之风已大盛,故统治者不得已而明文禁之。元世祖时,有大臣王朝专门为此典妻陋习上奏,请给予禁止。典妻之风虽经元统治者力禁,但并未真正革除,到了明代依然盛行。于是清代的法律也特别对此设条。《清律辑注》中载“必立契受财,典雇与人为妻妾者,方坐此律。今之贫民将妻女典雇于人服役者甚多,不在此限。”可见典妻之风不但不减,而且人数甚多。为了区别对待,因而制定了相应的政策。

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看,在南北朝时期,中国就出现了“质妻和雇妻”现象。所谓的“质妻”,即把自己妻子转让给他人为妻,换取一笔钱,到约定的时间,要回妻子,送回原款。所谓“雇妻”,即雇主支付雇金给女子的丈夫,在约定的期限之内,让该女子作为自己的临时妻子,到期将女子送回其丈夫,雇金不收回。这两种形式可视作典妻的萌芽。及至宋朝,商品经济发展,典雇妻子的现象更为普遍。

典妻之风盛行的原因

据《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熙宁七年,因为旱灾和蝗灾,老百姓质妻卖子,父子不保。元佑元年时,苏轼在一项奏折中写道,二十年间,因为欠苗,卖田宅雇妻女的人不可胜数。《元史刑法志》有如下规定:“诸以女子典雇于人及典雇人之子女者,并禁止之。若已典雇,愿以婚嫁之礼为妻妾者,听。请受钱典雇妻妾者,禁。其妇同雇而不相离者,听。”由此可见,元代时典妻之风已大盛,故统治者不得已而明文禁之。元世祖时,有大臣王朝专门为此典妻陋习上奏,请给予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