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志改革的宋神宗是怎样登上皇位的

宋神宗 宋神宗受命即位,可谓顺利。但此时大宋王朝国力日衰,内外交困,各种社会矛盾激化。神宗胸怀大志,想通过变法使国富民强,其在位的18年都在进行着改革。然其意志不坚,缺乏雄心大略,变法几经反复,终未能贯彻始终。至其死也没有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 受命即位立志图新 庆历八年四月戊寅,神宗赵顼生于濮王宫。祖父仁宗给他取名仲铖。嘉八年,赵顼侍英宗入宋神宗居庆宁宫。英宗继位后,赵顼被授 予安州观察使,封安国公。同年九月,加忠武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淮阳郡王,改名顼。治平元年,进封颍王。 少年时的赵顼非常好学,喜爱读书,关心天下大事,以致天晚忘记饮食,父亲英宗曾因此遣内侍劝阻。随着年龄的增长,神宗越来越多地看到国家衰弱不振,对辽国和一再妥协退让,他的心中开始有了扭转这种局面的愿望。 治平三年十二月,英宗病重,一连几十天不能视朝。辅臣入问起居。韩琦奏道:“陛下久不视朝,中外犹疑,宜早立皇太子以安众心。”英宗默默点 头。韩琦便请求英宗亲笔书写手诏。英宗写道:“立大王为皇太子。”韩琦说:“立嫡以长,圣意既属颍王,烦请圣上亲自写明!”英宗又在后批上三字:“颍王 顼。”韩琦即召内侍高居简授以御札,命翰林学士起草诏命,正式策立神宗为皇太子。 一个月后,英宗病危,左右大臣急忙派人召太子进宫。太子尚未到,英宗的手忽然动了一下。大臣曾公亮愕然,连忙告知韩琦,恐怕英宗还活着,要派人阻止去召太子。韩琦十分镇静,他果断拒绝了这一建议,说:“如果先帝复生,那就是太上皇。” 身为太子的赵顼被召之时,前景并未明朗,他便对家人嘱咐道:“谨守我的门户,如果皇上已有适当的继位人,我还要回来的。”可他这一去就再没回来,留在宫中做了18年的皇帝。 神宗即位之时,社会矛盾已经比较尖锐。从开国至神宗之时,已有107年,宋初以来就出现的冗官、冗兵、冗费现象愈演愈烈,积贫积弱的政治局面已经形 成。宋初制定的一系列制度,即所谓的“祖宗之法”已不适应当时的社会现实,必须自上而下进行较大的调整。只有在政治、财政、军事等方面进行一些改革,才能 有效地维持国家机器的正常运转。宋·同姓诸侯王子印这一点,其实仁宗、英宗都已经看到了。但改革必然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将引起既得利益者、官僚权贵的 反感和对抗。仁宗时的庆历新政就是由于强大的阻力很快流产了,主持改革的也被迫出京。从那以后,的社会矛盾更加尖锐。 神宗 即位,正是风华少年,血气方刚,有一股锐意求治的胆略。即位之初,他就下求言诏,广泛听取建议,以期真正有所作为,干一番事业。同时,他渴望一个有才识有 气魄能够全力襄助他改革的大臣作为臂膀。在这种情况下,多年怀才不遇的脱颖而出了。王安石,字介甫,江西临川人,出身于地方官吏之家。父亲王益为人 正直,嫉恶如仇,对他的性格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年轻时的王安石才气过人,能文善武,多才多艺。17岁时,他随父亲到了江宁,年方弱冠的王安石以天下为己 任,想要做一番大事业。他感悟到光阴易逝,功业难成,于是谢绝了一切庆吊往来的社会应酬,发奋博览群书,钻研治理国家的学问。22岁王安石考中进士,5年 后任鄞县知县。在任期间,他兴修水利,起堤堰,决陂塘,为水陆之利。在春天青黄不接之际,他将县属粮仓中的粮食借给农民,给以较低的利息,秋后返还。这种 做法既可以让借贷者免去高利贷者的重利剥削,农业再生产得以实现,又可使国库粮仓的粮食得以新陈相易。王安石因此在当时小有名气。后王安石调任舒州通判, 看到大地主、大商人对农民的残酷盘剥,社会贫富悬殊,他逐步形成了抑制土地兼并的变革思想。王安石在地方为官多年,亲眼看到当时社会问题的严重性。到京城 开封任三司度支判官的第二年春天,他就给当时的皇帝仁宗写了洋洋万言的《上仁宗皇帝言事书》。在上疏中,王安石指出天下财力困穷,在于吏治败坏,法度败 坏。当文臣的不懂武事,而把边防重任交给“奸悍无赖”之人,且恩荫制度下的官吏不学习知识技能,只凭家族关系做官,对于治理之道。当时,他主张改 革官吏选拔制度,任用真正有才能之士治理国家。但是人微言轻,王安石的上书没有引起宋仁宗的重视,也没有被执政大臣所注意。 当时,王安石与韩绛、吕公著以及时任颍王府记室的韩维等人相友善。神宗赵顼未即位以前,常与侍臣议论天下大事,很赞赏王安石的《上仁宗皇帝言事书》。 后来,韩维任右庶子,又推荐王安石代其为官。神宗于是想见见王安石。登基之初,神宗就立即起用王安石,任命王安石为江宁知府。不久神宗又召王安石入京,命为翰林学士兼侍讲,让他随时向自己陈述政见。 君臣同心介甫得志 神宗求治心切,非常好学,经常向大臣们征询改革的意见。他立志要做一个那样大有作为的明君,改变真宗、仁宗以来政纲松弛的局面。最初,神宗也曾想 取得富弼等元老重臣的支持。熙宁三年,郑国公富弼入朝觐见。神宗念他是先朝老臣,特许可以让他坐轿到殿门前,并令其子上前扶掖进殿。富弼老成练达,久经政 务,神宗就向他请教治国安邦的办法。对曰:“人主好恶,不可令人窥测;可测,则富弼奸人得以附会。当如天之监人,善恶皆所自取,然后诛赏随之,则 功罪无不得其实矣。”又问边事,对曰:“陛下临御未久,当布德行惠,愿二十年口不言兵。” 神宗听罢,大失所望,遂不再幻想从那些老于世故、因循守旧的老臣那里得到改革的支持。 相比之下,王安石才高学富,久负天下盛名,很多士大夫都对他寄予厚望,希望能由其出来执政,以改变现状。当时,的学生刘安世就说过:“当时天下之 论,以金陵不作执政为屈。”司马光在给王安石的信中也称赞王安石:“独负天下大名三十余年,才高而学富,难进而易退,识与不识,咸谓介甫不起则 已,起则太平可立致,生命咸被其泽也”,可见,王安石已是众望所归的人物。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治平三年十二月,英宗病重,一连几十天不能视朝,不久死去。宋神宗受命即位。但此时大宋王朝国力日衰,内外交困,各种社会矛盾激化。神宗胸怀大志,想通过变法使国富民强,其在位的18年都在进行着改革。然其意志不坚,缺乏雄心大略,变法几经反复,终未能贯彻始终。至其死也没有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

庆历八年四月戊寅,神宗赵项生于濮王宫。祖父仁宗给他取名仲铖。嘉祐八年,赵项侍英宗入居庆宁宫。英宗继位后,赵顼被授予安州观察使,封安国公。同年九月,加忠武军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淮阳郡王,改名顼。治平元年,进封颖王。

少年时的赵顼非常好学,喜爱读书,关心天下大事,以致天晚忘记饮食,父亲英宗曾因此遣内侍劝阻。随着年龄的增长,神宗越来越多地看到国家衰弱不振,对辽国和西夏一再妥协退让,他的心中开始有了扭转这种局面的愿望。

治平三年十二月,英宗病重,一连几十天不能视朝。辅臣入问起居。韩琦奏道:“陛下久不视朝,中外忧疑,宜早立皇太子以安众心。”英宗默默点头。韩琦便请求英宗亲笔书写手诏。韩琦说:“立嫡以长,圣意既属颍王,烦请圣上亲自写明!”英宗又在后批上三字:“颖王顼。”韩琦即召内侍高居简授以御札,命翰林学士起草诏命,正式策立神宗为皇太子。

一个月后,英宗病危,左右大臣急忙派人召太子进宫。太子尚未到,英宗的手忽然动了一下。大臣曾公亮愕然,连忙告知韩琦,恐怕英宗还活着,要派人阻止去召太子。韩琦十分镇静,他果断拒绝了这一建议,说:“如果先帝复生,那就是太上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