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对秦陇地区的统治与经营:秦陇地区的行政建制

北宋建立后,视陇山东西为陕西沿边,在行政设置上,其地系环庆、泾原、秦凤、熙河四路辖区,是抗击的前沿。宋政府为了进行有效的管理,采取各种措施,加强对泾原、环庆与秦州地区的管辖。熙丰、绍圣年间,又拓边开疆,经营熙河地区,而遍布秦陇地区的堡寨则成为北宋御夏的“藩篱”、进攻的基地。 公元960年,北宋建立后,进行削平诸国的统一战争,并最终统一全国。公元1038年,西夏立国后,开始形成与宋对峙的局面,迫使将其防御重心由北面防辽转向西面御夏,于是陇山东西一带便成为御夏的前沿。特别是康定(1040-1041)、庆历(1041-1048)年间宋夏战争的爆发,迫使宋政府为适应西北沿边局势的骤变,对陕西沿边地区行政建制作相应的调整。 一、陕西沿边行政建制的调整 北宋统一后,于淳化四年,依制度,分全国为十道。至道三年,分天下为京东、京西、河北、陕西、河东、淮南、两浙、江南、福建、广南东、广南西、荆湖北、荆湖南、西川、峡路十五路。天圣(1023-1031)时,又析为十八路,元丰(1078-1085)时,再析为京东东、西,京西南、北,河北东、西,永兴军,秦凤,河东,淮南东、西,两浙,江南东、西,荆湖南、北,成都,梓州,利州,夔州,福建,广南东、西二十三路。崇宁四年,复置京畿路,宣和四年,又置燕山府路及云中府路,合为二十六路。 陕西路即“禹贡雍、梁、冀、豫四州之域,而雍州全得焉”。其地西接羌戎,东界潼、陕,南抵蜀汉,北际朔方。北宋初期的陕西沿边即今陕西、甘肃及青海、宁夏的部分地区。甘肃所在的陕西沿边,深受宋夏战争的影响,其行政建制也有所调整。根据《宋史》卷87《地理志》的记载:庆历元年,分陕西沿边为秦凤、泾原、环庆、延四路。熙宁五年,以熙、河、洮、岷州、通远军为一路,置马步军都总管、经略安抚使。又以熙、河等五州军为一路,加上原延路共为五路,三十四州军,后分永兴、保安军、河中、陕府、商、解、同、华、耀、虢、、延、丹、坊、环、庆、、宁州为永兴军等路,转运使于永兴军、提点刑狱于河中府置司;凤翔府、秦、阶、陇、凤、成、泾、原、渭、熙、河、洮、岷州与镇戎、德顺、通远军为秦凤等路,转运使于秦州、提点刑狱于凤翔府置司;仍以永兴、延、环庆、秦凤、泾原、熙河分六路,各置经略、安抚司。 从上述记载可知,原陕西沿边的永兴军路与秦凤路,被分成永兴、延、环庆、秦凤、泾原、熙河路六大行政区。北宋仁宗时,河东、陕西、岭南诸路设有经略司、安抚司,此系路一级机构即帅司,其官员为经略安抚使,其职责为“绥御戎”,“掌一路兵民之事”。而陇山东西处于北宋秦凤、泾原、环庆、熙河四路辖区,分属以上各路管辖。在宋夏战争中,西北沿边建制的调整,使陕西沿边既成为行政区,又成为御夏的军事区。 二、秦陇的行政建制 宋朝的地方实行府州军监、县、镇、寨以及乡都里保等多层次的行政管理体制,借以贯彻执行政府的政策法令,发展生产,征调赋役,维护社会安定,控制城乡居民。同时,又在府州军监之上设置路一级的多元派出机构,以代表政府从各方面对府州军监实行管辖与监督。宋朝的地方行政机构是路以下系州、县两级,与州平级的还有府、军、监及领县的监,县级行政系统包括县、军使及隶属于州军的监,县以下的城镇则设镇。在甘肃地区的行政设置中,既有州、县,也有府、军、监等地方机构。北宋时期秦陇境内四路辖区的行政设置情况如下。 环庆路辖区 宋朝时,今陇东地区系永兴军路辖区,庆历元年,分陕西沿边为四路时,析出环庆路,成为陕西四路之一,下辖庆阳府(治今甘肃庆阳市西峰区),领庆(治今甘肃庆阳市西峰区)、环、、宁、乾五州,其中庆、环、宁州在今甘肃东部境内。 庆阳府,系中府,安化郡,庆阳军节度。本庆州,宋建隆元年,升团练。乾德元年,复为军事。宋政和七年,升为节度,军名为“庆阳”。宣和七年,改庆州为府。旧置环庆路经略、安抚使,统庆州、环州、州、宁州、乾州,凡五州,其后废乾州,置定边军,已而复置醴州,凡统三州一军。领安化、合水、彭原三县。宋乾德二年,改顺化县为安化县,裁同川县并入。熙宁四年,始置合水县。熙宁三年,彭原县自宁州来隶。 环州,唐朝时,为灵州方渠镇(今甘肃环县南方渠镇),西晋时置威州,周改为环州,后降为通远军,宋淳化五年复为环州,治通远县。宋天圣元年,改通远县为方渠,宋景元年,复为通远。辖通远一县。 宁州,彭原郡,治定安县,兴宁军节度。本军事州,宣和元年,赐军名。辖定安、襄乐、真宁、定平四县。熙宁五年,以州定平县隶宁州。 秦凤路辖区 宋朝秦凤路,设有经略安抚使,开府秦州(治今甘肃天水市秦州区)。旧有秦、泾、陇、成、凤、岷、渭(治今甘肃平凉市崆峒区)、原、阶(治今甘肃陇南市阶州区)、河、兰、熙十二州,镇戎、德顺、通远三军,属县三十八。其后增积石(治今甘肃青海贵德县西40里)、震武(治今青海门源县东南大通河北岸)、怀德(治今宁夏固原市西北)三军,西宁、乐、廓、西安、洮、会六州,又改通远军为巩州,凡府一,州十九,军五,县四十八。庆历元年,秦凤路改置,一些州析出,其辖区缩小,仅统五州一军,后通远军析出,仅统五州。除陇州及凤州部分辖地外,其大部均在今甘肃东部地区。 秦州,天水郡,雄武军节度,治成纪县(今甘肃天水市秦州区)。旧置秦凤路经略、安抚使,统秦州、陇州、成州、阶州、凤州、通远军,凡五州一军。其后割通远军属熙河,凡统州五。领成纪、陇城、天水(今甘肃天水市天水乡)、清水四县,伏羌、甘谷二城,太平一监。宋开宝初,于清水县置银冶,太平兴国三年升为监,隶州。 成州,同谷郡,宋开宝六年,升为团练。领同谷、栗亭二县,同谷辖二乡。 阶州,武都郡,本唐武州,陷吐蕃,后收复其地改置。治福津(今甘肃陇南市阶州区),有福津、将利二县。福津县辖三乡,将利县辖四乡。 凤州,河池郡,本系防御,宋乾德元年降为团练。崇宁年间有户三万七千七百九十六,口六万一千一百四十五。有梁泉、河池、两当三县,其中河池、两当在今甘肃境内。河池县辖二乡,宋开宝五年,移治于固镇,有水银务、河池戍。两当县辖二乡,领两当、广乡二镇,至道元年,移治于广乡镇。建隆三年,在两当县置银冶,开宝五年,升为监,即开宝监,治平元年罢置官,以监隶两当县,元丰六年废。 泾原路辖区 原系秦凤路辖区,宋庆历元年,宋朝改置,从秦凤路析出,为泾原路。旧置泾原路经略、安抚使,开府渭州,统泾、原、渭、仪四州及德顺、镇戎二军,宋熙宁五年,废仪州,以安化、崇信、华亭三县来属。宋元符二年,又增置西安州,宋崇宁二年,又以熙河路的会州(治今甘肃靖远县东北)来属,宋大观二年,又增置怀德军,凡统五州三军。除西安州、怀德军外,其他州、军辖区均在今甘肃境内。 渭州,陇西郡,平凉军节度,本军事,政和七年升为节度。领有五县。平凉县,有四乡。潘原县,有二乡。安化县,熙宁七年,废制胜关,移县地于关地,以旧地为镇,有三乡。崇信县领有四乡。华亭县领有四乡,有铜场、铁冶、茶场、盐场各一。 泾州,安定郡,唐朝时,为彰义军节度,宋太平兴国元年,改彰化军节度。领保定、灵台、良原、长武四县。 原州,平凉郡,辖临泾、彭阳二县。临泾县领四乡。彭阳,唐时丰义县,太平兴国元年改为彭阳,至道三年,以彭阳县隶原州,熙宁三年,以彭阳县隶庆州,宋至道三年,自宁州来隶。 仪州,宋前期设州,熙宁五年,废仪州,华亭、安化、崇信同隶属渭州。 会州,唐会宁郡,古西戎城,领会宁、乌兰两县,广德后陷入吐蕃。宋元丰五年,熙河路加“兰会”二字成为熙河兰会路时,并未得会州。元符二年,开始进筑,“割安西城以北六寨隶州”。崇宁三年,以会州隶泾原路,领一县。其辖地曾属秦凤、熙河等路,辖地归属不定。敷文县,崇宁三年,置倚郭县,名曰敷文。 德顺军,宋庆历三年,以渭州陇干城建为军,领一县。 镇戎军,本原州平高县之地,宋至道三年,建为军。镇戎军部分辖区在今甘肃境内。 熙河路辖区 熙河路是在熙河开边中设置的新行政区。熙宁五年,以熙、河(治今甘肃临夏市东北)、洮、岷州、通远军为一路。后得兰州,因加“兰会”字,成为“熙河兰会路”。元(1086-1093)时,改为“熙河兰岷路”,元符(1098-1100)时,又复原名。会州(治今甘肃靖远县东北)改属泾原路后,改为“熙河兰廓路”,宣和(1119-1125)时,又改为“熙河湟廓路”,改湟州为乐州后,又改为“熙河兰乐路”,不久,又改为“熙河兰廓路”。除湟、鄯、廓三州及积石、震武二军外,其余辖区在今甘肃境内。 熙州,临洮郡,镇洮军节度,本为武胜军,熙宁五年收复后,改为熙州。初置熙河路经略安抚使,开府熙州。旧统五州军,后兰、廓、乐、西宁、震武、积石六州军相继归属,又改通远军为巩州,凡统九州、三军。辖一狄道县,熙宁六年置,九年废,元丰二年复置。 河州,安乡郡,熙宁六年收复后置。宁河县,宋熙宁六年,置罕县,九年省去。崇宁四年,升宁河寨为县,原为香子城。 洮州,号临洮城,唐广德后陷入吐蕃,宋熙宁五年,宋政府以熙、河、洮、岷、通远军为一路时,并未得洮州。宋元符二年,收复后不久又放弃。宋大观二年收复,改临洮城仍为“洮州”。 岷州,和政郡,唐广德后陷入吐蕃,宋熙宁六年收复。领三县、一监。川,原为唐朝时的县,宋崇宁三年复置。大潭县(治今甘肃礼县西南80里太塘乡),宋建隆三年,合良恭、大潭两镇置县,隶属秦州,熙宁七年,自秦州来隶。长道县,熙宁七年,自秦州来隶。熙宁九年,在滔山镇置监,铸铁钱。 兰州,金城郡,元丰四年收复。领兰泉一县,崇宁三年置。 巩州,本通远军,熙宁五年,以秦州古渭寨为军,崇宁三年,升为巩州,领县三。元五年增置陇西县,崇宁三年,升永宁寨为永宁县,升宁远寨为宁远县。 北宋时期秦陇地区的行政建制是北宋政府进行有效管辖的反映。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自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历代封建王朝均将修筑长城、设置关隘、据险扼守,作为固边御敌的重要措施。北宋立国后,由于党项的崛起,北宋王朝与党项的矛盾逐渐激化,对西夏党项的防御,使北宋战区不断扩大,因而在沿边地区修筑许多城、寨、堡。据《宋史·地理志》所载,北宋时期,陕西沿边秦凤、泾原、环庆、鄜延、熙河五路所辖州军,所建堡寨最多。秦陇一带地处御夏前沿,因而成为北宋边防御守的重地。 一、堡寨的兴筑 北宋将修筑堡寨作为御夏的主要举措与设施,是随着宋夏战争的日益激化而逐渐实施的。 据《宋史·地理志》所载,河东、鄜延、环庆、秦凤、泾原、熙河六路都是北宋与西夏经常作战的地区。沿边各路的州、军都统辖着许多堡、寨、关、城,它们均为该地的防守重心。哲宗元祐七年,游师雄请求自兰州李诺平东抵通远、定西、通渭之间,建汝遮、纳迷、结珠三寨及置护耕七堡,亦称“以固藩篱”。显然堡寨有保障边境的职能,而西夏犯边,攻击目标亦常为堡寨。 由于北宋王朝对修筑堡寨有较为清醒的认识,加之堡寨在抵御西夏进攻上有明显的效果,因而自庆历(1041-1048)年间起至北宋末年,宋政府在陕西沿边掀起了三次修筑堡寨的高潮,即在庆历至嘉祐(1041-1063)、熙宁至元丰(1068-1085)、绍圣至崇宁(1094-1106)年间。从元丰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的曾巩奏折可知,秦凤、泾原、环庆、鄜延、并代五路,“嘉祐之间,城堡一百一十有二,熙宁二百一十有二,元丰二百七十有四。熙宁较于嘉祐为一倍,元丰较于嘉祐为再倍,而熙河城堡又三十有一”。《元丰理戎碑》则谓,五路边防自熙宁“十年至元丰三年凡三期,乃具凡城之授守者所一百六十有六,兵之备战者,其将八十有四”。军士只是戍守所筑城寨的一部分,众多城寨是由蕃民、寨户、弓箭手戍守。 秦凤、泾原、环庆三路所辖的陇山东西地区是北宋抵御西夏的前沿阵地。而这一地区边防线漫长曲折,又无山海峻深之险,只能靠在众多的控扼要冲之地构筑城关堡寨。北宋160余年的历史中,在西北沿边一带构筑了近五百个城关堡寨,其分布受军事形势与地理条件的影响。 二、堡寨的分布 秦陇地处御夏的前沿,众多堡寨分属环庆、秦凤、泾原、熙河诸路。 环庆路堡寨 北宋时,庆(治今甘肃庆阳市西峰区)、环、宁州在今甘肃东部境内,系环庆路辖区。 庆州所辖安化县下辖淮安、业乐、五交、景山四镇,有大顺一城,东谷、西谷、柔远、人顺四寨。元丰四年,废府城、金村堡、平戎镇。五年,收复礓诈寨,赐名安疆寨。元祐元年,复平戎镇,有虐泥、美泥二堡。合水县,省业乐、华池二县为镇,领金□、凤川、华池三镇。熙宁七年,改华池镇为华池寨,领东、西华池二寨,荔原一堡。彭原县,熙宁三年,自宁州来隶,领董志、萧京、赤城、宁羌四镇。 环州所辖通远县,领木波、马岭、石昌、合道四镇,兴平城、安边城、清平关,乌仑、肃远、洪德、方渠、安塞、永和、平远、定边、团堡等寨以及罗沟、朱台、流井、归德、木瓜、麝香、通归、惠丁等堡。 宁州所辖定安、襄乐、真宁、定平四县,领交城、枣社、永昌、泥阳、山河、显圣六镇。 秦凤路堡寨 宋朝秦凤路原管辖地域广。庆历元年,秦凤路改置,一些州析出,其辖区缩小,除陇州及凤州部分辖地外,其大部均在今甘肃东部地区。 秦州(治今甘肃天水市秦州区)所领成纪县,下辖董城、道口务、夕阳三镇,辖太平一监,伏羌、甘谷二城。有渭水、三阳、上蜗牛、下蜗牛、堡子、伏归、小三阳、照川、土门、四顾、平戎、赤崖湫、西青、远近湫、定西、小定西、下硖、注鹿原、上硖、圆川、伏羌、得胜、榆林、大像、菜园、探长、新水谷、旧水谷、柽林、丙龙、石人铺、□项、永宁、盐泉、小永宁、冷水泉、双泉、新土、旧土三十九寨。 陇城县辖陇城、安夷二镇,领静戎、永固、定平、长山、白榆林、郭马、安塞七寨。 清水县辖白沙、百家、清水三镇,领弓门、铁窟、斫鞍、堡子、小弓门、坐交、得铁、冶坊、桥子、李子、古道、永安、四顾、威塞、□穰、镇边、和戎、安远、挟河、定川、中城、东城、西城、静边、临川、德威、广武、宁远、长樵二十九寨。 天水县(今甘肃天水市秦州区天水乡)辖铁冶、艾蒿、米谷三镇。 成州,属县同谷辖二乡,府城、西安二镇,骨鹿、马邑、赤土、平泉、滔山、胡桃六寨。栗亭县辖二乡,泥阳一镇。 阶州(治今甘肃陇南市阶州区),属县福津辖三乡,安化、利亭、石门、角弓、河口、故城六镇,领峰贴硖、武平、沙滩三寨。属县将利辖四乡,兰皋、平落、新安、故城四镇。 凤州,属县梁泉、河池、两当三县,梁泉在陕西境内,河池县辖二乡,领河池、高桥、固三镇,两当县辖二乡,领两当、广乡二镇。 泾原路堡寨 庆历(1041-1048)年间,从秦凤路析出而成的泾原路,其辖区多在今甘肃境内,城镇堡寨众多。 渭州(治今甘肃平凉市崆峒区),所属平凉县,有四乡,领安国、耀武二镇,瓦亭一寨。潘原县,有二乡。安化县,有三乡,领安化、白岩河二镇。崇信县,有四乡、西赤城镇。华亭县,有四乡、黄石河镇,铜场、铁冶、茶场、盐场各一。有靖夏城、甘泉堡。 泾州,所辖保定县,领十乡,有长武寨。灵台县,领五乡、百里镇。良原,领五乡。长武县,宋咸平年间,由镇为县,又改为寨,大观二年,又以长武寨为县。 原州,所辖临泾县,领四乡。有新城、柳泉二镇,柳泉镇领耳朵城一堡。有西壕、开边、平安、绥宁、靖安五寨。绥宁寨领羌城、南山、颠倒三堡;靖安寨领中郭普、吃罗岔、中岭、张□、常理、新勒、鸡川、立马城、杀獐川九堡。还有安羌、新城二堡。 会州,属县敷文,下领三城:安西城,旧名汝遮城,宋绍圣三年进筑,赐名,属熙河路;会川城,旧名青南讷心,元符二年进筑,赐名会川;德威城,政和六年,筑清水河新城,赐名德威。会宁关,旧名颠耳关,元符元年进筑,赐名通会关,不久,即改为会宁关。领三寨:平西寨,绍圣四年赐名,本青石峡,属熙河路;新泉寨,旧名东北冷牟,元符元年赐名。怀戎堡,崇宁二年进筑。静胜堡,政和六年,赐清水河新城接应堡名为静胜堡,系会川城管辖。水泉堡,系怀戎堡管辖。正川堡,系德威城管辖,不系守御处。 德顺军,所辖有水洛城,庆历四年置,在德顺军西南一百里,领王家城、石门堡。辖静边、德胜、隆德、通边、治平五寨。中安堡,庆历三年置,在德顺军东北三十五里。威戎堡,在德顺军南。 镇戎军,领彭阳城与东山、乾兴、天圣、三川、高平、宁川、熙宁七寨,开远、张义二堡。天圣寨,领信岔、凉棚二堡,治平二年置。高平寨,领故寨堡,熙宁六年置。熙宁寨,熙宁元年置。开远堡,熙宁四年,废安边堡入开远。熙宁五年,置张义堡。镇戎军部分辖区在今甘肃境内。 熙河路堡寨 熙河路是在熙河开边中设置的新行政区。除湟、鄯、廓三州及积石、震武二军外,其余辖区多在今甘肃境内。 熙州,所辖康乐寨,熙宁六年,置康乐城为寨。安羌城,宋宣和六年,“赐熙河兰廓路新建溢机堡名为安羌城”。熙宁五年,置通谷、庆平、渭源、北关四堡。熙宁六年,改刘家川堡为当川堡,置南川、南关堡。熙宁七年,置结河堡。元丰七年,置临洮堡。另有广平堡。 河州(治今甘肃临夏市东北),属县宁河,原为香子城,崇宁四年,升宁河寨为县,领有定羌、循化、大通、怀羌、来羌、讲朱、错凿、当标、彤撒、东迎、踏白十一城,堡七、关二。熙宁七年,改阿诺城为定羌城。循化城,原一公城,崇宁二年收复后,改为循化城。大通城(今青海循化撒拉族自治县西黄河南岸),原达南城,崇宁二年收复后改为今名。怀羌城,崇宁三年,王厚收复。安疆寨,旧名当标城,崇宁二年收复,改为今名。来羌城,崇宁三年,王厚收复。讲朱、一公、错凿、当标、彤撒、东迎六城,均为元符二年洮西安抚司收复,后放弃,崇宁二年,再收复。踏白城,在河州西。领有七堡。南川寨,熙宁七年,置南山堡,不久改为南川寨。熙宁七年,置东谷堡。熙宁八年,置阎净堡。元丰三年,置西原、北河二堡。来同堡,旧名甘扑堡,崇宁三年筑,赐今名。通津堡,旧名南达堡,崇宁三年,赐今名。在踏白城东北还有临滩堡。领有二关:安乡关,旧城桥关,元符三年赐名。通会关,熙宁七年置。 洮州,领叠州城、通岷寨。 岷州,领有马务、故城、盐官、白石、滔山五镇。临江寨,原属秦州,熙宁六年,隶属岷州。熙宁七年,置荔川、□川、闾川、宕昌四寨,遮羊、谷藏二堡,后遮羊堡改为镇,元丰元年,复隶于岷州。熙宁十年,置铁城堡。 兰州,领龛谷一寨,元丰四年,置龛谷、吹龙二寨,元丰七年,割吹龙寨属阿干堡(今甘肃兰州市南阿干镇),元祐七年废,绍圣三年,复修为堡。元丰四年,置皋兰堡,七年,废皋兰堡;元丰四年,置巩哥关,元丰六年,改巩哥关为东关堡;元丰六年,置阿干堡;元丰五年,置西关、胜如、质孤堡,元丰六年,废此三堡;元祐五年,复修胜如、质孤二堡,寻废。元祐七年,筑定远城,旧名李诺平,本龛谷寨,因地窄无水,故废,改筑为定远军城。金城关(今甘肃兰州市西北、黄河北岸),绍圣四年进筑,崇宁三年,王厚乞移置斫龙谷口,未允。京玉关(今甘肃兰州市西北45里),元符三年赐名,本号把拶桥。通川堡,元符三年,自京玉关(今甘肃兰州市西北45里)至啰兀抹通城中路镪厮狐川新筑堡,赐名通川堡,寻废弃。崇宁二年,再复。 巩州,本通远军,元丰四年,以兰州西使城为定西城,五年,改定西城为通远军,以汝遮堡为定西城,属通远军。崇宁二年,废定西城管下熨斗平堡,通西寨管下榆木岔堡,并安西城。所辖六寨:永宁寨,原属秦州,熙宁五年,割秦州永宁寨属通远军。八年,废威远寨为镇。七年,废来远寨为镇,属永宁。宁远寨,原属秦州,熙宁五年,割宁远寨属通远军,崇宁三年,与永宁寨同升为县。通渭寨,原属秦州,熙宁五年,割通渭寨隶通远军,崇宁五年,复为通渭县。熟羊寨,原属秦州,熙宁五年,割熟羊寨隶通远军。熙宁六年九月,置盐川寨,后改为镇。元丰五年,收通西寨。领有七堡:熙宁五年,割原属秦州的三岔、乜羊、广吴、渭川、哑儿五堡隶通远军,元丰五年,置榆木岔、熨斗平二堡,崇宁二年废。者达、本当、七麻堡,均原属秦州,熙宁五年,改古渭寨为通远军后,废此三堡。 三、特点与作用 堡寨特点 北宋秦陇的堡寨一般兴筑在具有战略地位的形胜控扼之地,各据险要。正如泾原安抚使王尧臣所说:泾原一路五州军城寨,“控扼要害及贼径交通之处”。 这些堡寨大小规模不等,堡寨外有围墙,依山带水,随宜增展,尽量利用山水形胜之便。其规模“寨之大者周九百步,小者五百步;堡之大者二百步,小者百步”。元祐七年,守臣范育屡请在努扎谷修“八百步大寨”。元符元年,北宋在泾原、秦凤、熙河三路根据地形险要修筑“一千步,次八百步至六百步,以旬日内工毕”的若干大小寨子。堡子周围三百步至六百步之间,有护耕堡拱围在周围。 这些堡寨升降隶属时有变化。堡、寨或属于州、军,或属于县,甚至有属于较大城寨的,故许多大城寨之下领有若干堡。大抵是城最大,寨次之,堡又次之。城、寨、堡是同类型的军事地区,故城、堡可改为寨,寨、堡亦可改为城,寨亦可改为堡。这些城、关、堡、寨虽大小不同,名称各异,但均为性质相同的军事关寨,并无严格的区分。随着军事形势的发展以及这些关、寨边防重要性的增减,其隶属升降时有变化。 堡寨的作用 秦陇地区的堡寨与蕃部关系密切,成为宋政府实施“以夷制夷”政策的据点,起着招纳与安抚蕃民的效能。 北宋政府为抵御西夏,保护沿边安宁,在甘肃地区所构筑的诸多堡寨,最突出的功能便是聚集兵力,加强防守。游师雄曾建议:“宜于定西、通渭之间建汝遮、纳迷、结珠三栅,及护耕七堡,以固藩篱,此无穷之利也。”显然堡寨成为宋防御的“藩篱”,进攻的基地。 宋朝以堡寨为沿边地方的“藩篱”,而以蕃兵为“藩篱之兵”,所以蕃兵皆驻守在堡寨之内。蕃兵成为北宋日益重视的一种力量,宋政府经常依靠这支劲旅对付西夏,威慑缘边生、熟户。总之,堡寨成为聚集兵力,抵御西夏的阵地,成为北宋整个防御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堡寨是组建蕃兵的基本单位,蕃兵的来源皆为“塞下内属部落”,是以堡寨为单位招募。蕃兵是宋朝西北边防军中的一支劲旅,沿边蕃部素质优良,耐苦寒,善骑射,“使习险阻,利其田产,乐其室家,以战若守,一可当正兵之十,敌惮之”。如对他们统御有术,不仅可防守边界,为宋所用,还可以减屯戍,省供馈。由于蕃兵受到政府的重视,城寨皆有蕃兵屯戍,故甘肃境内的堡寨,积聚了大量兵马。据《宋史》卷191《兵志五》所载:秦凤路寨十三,强人四万一千一百九十四,壮马七千九百九十一。泾原路:镇、寨、城、堡二十一,强人一万二千四百六十六,壮马四千五百八十六,为一百一十甲,总五百零五队。环庆路:镇、寨二十八,强人三万一千七百二十三,壮马三千四百九十五,总一千一百八十二队。以上记载不包括熙河路堡寨屯聚的兵力数量。 北宋的堡寨有守御、照护、耕种、护耕等不同名称,这众多堡寨安抚熟户蕃部。遇敌抄掠,则人畜进入堡寨隐蔽,敌退,则各堡寨人马一齐出动,拦截追击,使敌进无所得,退有所失。堡寨周围环绕可耕田地,附近的田地拨给蕃部耕种以安定他们的生活,因而堡寨又成为寨户、蕃民的庇护所,具有庇护民众耕种作用。熙宁二年三月,宋政府下诏,令孙永去修筑秦州甘谷城、通渭堡至古渭寨一带弓箭手护耕堡子。元符二年,宋政府下诏秦凤路经略司将新归顺的部族安置在甘谷城西堡之外居住,并根据远近修置护耕堡及展筑烽台遮护耕种安置。捺吴川、青鸡川土地肥沃,但皆为荒芜。治平四年,修筑捺吴川、青鸡川二堡,捺吴川赐名治平寨,青鸡川赐名鸡川寨,并下令招募弓箭手,人受田百亩,马五十匹,旬日得壮士千人,骑千匹。这些人马屯聚在此,耕种捺吴川、青鸡川土地。堡寨既成为蕃民的居住点,也是生产的基地,大量人口的聚集为生产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劳动力,为开发甘肃作出了贡献。 因这些堡寨地处沿边,且又屯驻大量军队,加之众多沿边蕃汉户及内地浮浪之人生息其间,因而堡寨又成为商品贸易集散地。北宋把东南地区的茶叶转运至西北以获厚利以及市马贸易,均离不开这些沿边堡寨。 众多堡寨也促使蕃市的发展。大顺城管下的蕃部,“数持生绢、白布、杂色罗锦、被褥、腊茶等物至西界辣浪和市,复于地名黑山岭与首领岁美泥咩匕悖讹等交易”,其交易物大多是青盐、乳香、羊货等。马衔山后锡丹族蕃部达克博诱洮州巴凌酋首居岷州城北,此地便成蕃市。北宋政府的博马场就设在秦州永宁寨(今甘肃甘谷县西40里铺附近),蕃部马至,径鬻秦州。永宁寨交易场所规模也很大,宋政府曾给永宁寨诏书,“以官屋五十间给唃厮啰收贮财物”。这些成为交易场所的堡寨,在甘肃地区的商业活动中,起着一种促进贸易交流、互通有无的作用。 北宋时期,遍布秦陇地区的堡寨,主要设置在北宋初、中、晚三个不同时期,且以中、晚期居多。由其设置的时间及分布地区,充分说明澶渊之盟后,宋辽结好,北方息兵,而西夏的崛起,边塞烽火重燃,边防重心西移,秦陇地区成为北宋御夏的重要边防前沿。秦陇地区的堡寨与蕃部关系密切,互为依存,构成统一的整体。在这个整体中,堡寨的兴筑与蕃部的归附同步增长,与蕃部的招纳互为因果,这正是宋王朝“以夷制夷”政策的贯彻与体现,也是对西夏防御策略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