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西藏众多地面包车型客车人老家都以浙江?

宋朝时安阳滑县向广西南宁一带的移民

问:为什么广西很多地区的人祖籍都是山东?

  在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中,秦国丞相范雎辞官后,在今河南省境内偶遇陈城巨商吕不韦,托付吕不韦到赵国秘密探查人质--秦太子嬴柱之子异人状况,其中提到吕不韦险渡大河白马津。翻查中国古代诸多诗词、典籍,白马津也屡屡被提及。公元752年,唐代大诗人李白在白马津挥笔写下了乐府诗“将军发白马,旌节渡黄河”名句。唐朝高适在《夜别韦司士得城字》中也写到“黄河曲里沙为岸, 白马津边柳向城。”宋朝苏轼在《送欧阳主簿赴官韦城》诗之三中描写到“白马津头春水来,白鱼犹喜似江淮 。”但在现代中国,白马津却销声匿迹、无影无踪了,白马津到底在什么地方呢?

“白马”考释与“白马县”寻根问祖

图片 1

  从小说中,我们可以知道,白马津是现河南境内黄河上的一个古老渡口。它的位置,我们可以在典籍中找到一些端倪。清《读史方舆纪要》中:“白马津在滑县西北十里,即大河津渡处也。”而宋元史学家胡三省云:“河自黎阳遮害亭决而东北流,过黎阳县,河之西岸为黎阳界,东岸为滑台界,其渡口曰白马津。”翻开中国行政区域地图,可以在豫北清楚看到现在浚、滑两县比邻。浚县在古代被称为黎阳,而滑县在古代被称为滑台。由此可证,古代黄河下游应是从现在的河南省滑县西北流过,白马津位于古黄河东南岸,属河南滑县境内。在《清一统志》、《重修滑县志》等史料典籍中,白马津出处也写的很清楚:“县东北酸枣庙村(1949年10月划归浚县,今属浚县善堂镇)南有土山,俗名白马山,山上有关帝庙,白马县、白马津、白马坡皆以山名。”这座白马山,在《大秦帝国》小说中呈现出来极其神秘的色彩。现在,此地根本没有山的痕迹。但从浚县酸枣庙村东、朱村南,一直到滑县的白道口镇和枣村乡,仍旧被当地乡人称为白马坡。而在中国古代史上,秦朝就曾在滑县区域设东郡白马县。据以上史料,足以铁证白马津的基本方位。甚为可惜的是,由于黄河自古就是一条“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滔滔洪流,以“善淤、善决、善徙”而著称,据统计,在1946年以前的几千年中,黄河决口泛滥达1593次,较大的改道有26次。改道最北的经海河,出大沽口;最南的经淮河,入长江。所以白马津地貌早已不辨踪迹,成为现在的一马平川的阡陌良田。

安阳师范学院 王迎喜

一九九六年的秋天,我从广州坐火车去过广西南宁,在那里待了半年多。接触的多是当地广西人,交流没什么障碍,饮食也还习惯。

  在古代,由于基础设施极不完善,交通工具极不发达,太行山脉、滔滔黄河便成了人类甚难逾越的天堑。而在黄河下游的白马津因为河面宽阔、水流平稳便于大船停靠,既可由此渡河北上赵地或南下攻楚,也可凭水陆交通东进西出,因此而成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据历史记载,秦朝陈胜、吴广起义时,其部将武臣、张耳、陈余等带着精兵3000人就是从白马津渡河北攻赵地。在汉高祖时,将军刘贾、卢绾也是带兵渡白马津南下,断绝楚军粮道。在群雄争霸之时,许多知名战役发生在此。三国时期,关羽万军之中单骑斩颜良首级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史称“白马之战”。从一些典籍中,也可以看到白马津的重要地位。在张九龄、李林甫著的《唐六典》中有文:(白马津船四艘,龙门、会宁、合河等阙船并三艘,渡子皆以当处镇防人充;渭津关船二艘,渡子取永丰仓防人充;渭水冯渡船四艘,泾水合泾渡、韩渡、刘控坂渡、眭城坂渡、覆篱渡船各一艘,济州津、平阴津、风陵津、兴德津船各两艘,洛水渡口船三艘,渡子皆取侧近残疾、中男解水者充。从以上文中可见,在中原河津渡口中,白马津官船最多,且其渡子都由“当处镇防人充”,其他的河津渡口,有的则是由残疾之人担任渡子。战争中还有谋士将决白马津以黄河水御敌的谋略。在《燕策二》中记载:苏秦的弟弟苏代约燕王曰,“决白马之口,魏无济阳”。仅此而言,古代白马津的战略地位,堪当今日河南郑州花园口。

广西南宁市郊县上百万平话人的族谱记载,他们的先祖是“山东白马县”人。自民国以来,这些平话人多次到山东省寻找“白马县”,都无果而终。上世纪九十年代,南宁市史志办为这些平话人到河南省安阳市滑县寻根问祖,才知道这里才是应该寻找的地方。不久前,我作为安阳电视台《档案》栏目顾问,受该栏目之邀,参与制作了《溯源消失的“白马”》,并已在电视台播出。此后,安阳市政协也邀请我参加《广西“白马移民”与滑县渊源》的调研活动。为了更加清楚和准确地表述广西“白马移民”与安阳市滑县的渊源,我查阅了大量史料,写成了这篇文章。

有一天晚饭后没事,邀了友人去闲逛。在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公园,进去后遇到一老者,向他打听路途,老人家热情地告诉了我们,可能听我们的口音不是当地人,他问我们是不是山东过去的,我们说是。老人家很是激动,热情邀我们去家里坐客,碍于当时时间太晚我们婉言谢绝了。

  白驹过隙、沧海桑田。昔日的白马津早已埋没于漫漫历史长河之中,现代人的记忆里,再也没有黄河著名渡口白马津的存在。当习总书记在秘鲁国会演讲时,引用了唐朝张九龄《送韦城李少府》中的诗句“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时,又有谁知道前两句是“别酒青门路,归轩白马津”呢?更遑论白马津在何处了!

一“白马”考释

听老人家讲,他是解放战争时期随军南下的山东兵,战争结束后就留在了当地,再也没回过老家。当时自己年轻啊,无法理解那种桑梓情怀。最后客气地谢绝回到宾馆。

“白马”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古老的地名,商务印书馆民国版《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所记载的“白马”地名就有25处之多,其中滑县出现的“白马”地名共有4处,分别是:一、白马山,“在河南滑县东三十四里。《水经注》:距白马县故城五十里,疑即《开山图》之所谓白马山也”。二、白马水,地“在河南滑县北,即白马津”。三、白马津,地“在河南滑县北,旧为河水分流处,一曰白马水,今堙”。四、白马县,“春秋卫曹邑,秦置白马县,故城在今河南省滑县东二十里。后魏置兖州于滑台,白马亦随州徙治,即今滑县治,明废” 。 ⑴(商务印书馆民国版《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

循此事例可知,历史上祖籍山东的广西人,多是大地动荡时期过去的。

白马山,白马水,白马津和白马县在《滑县志》和民国《重修滑县志》中也有记载。它们是:一、白马山和白马水,民国《重修滑县志》记载的白马山和白马水在同一处,并引《山海经·北山经》说:“白马之山,其阳多石玉,其阴多铁多赤铜,白马之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滹沱”。又引《开山图》记载,“山下常有白马,群行山上,悲鸣则河决,驰走则山崩”。另又引《环宇记》记载:“白马山在滑县东北三十四里”。这里说白马水是白马山上的一条河流,从白马山北坡流下,即白马山与白马水在同一处地方,位于旧滑县城东北三十四里。⑵(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二、白马津, “秦朝有白马津,是以秦朝以前有白马水而得名”。 “又有白马水,旧为河济分流处,一名白马济,一名白马津,在县西北十里,即大河津渡处也”。⑶(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这里认为白马水、白马济、白马津为同一处地方,即黄河渡口处。可见这里记载的白马水与前述白马山上流下的白马水不是一回事。三、白马县, “汉朝设东郡白马县,因秦朝的白马津得名”。白马县“在县南二十里,春秋时本卫之漕邑”。⑷(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秦、汉、晋均置白马县,北魏置兖州于滑台,白马县治也随之迁往滑台,原白马县故城荒废。隋、唐、宋、金、元均设白马县治于滑台,明朝省白马县,将其并入滑县,结束了白马县的历史。这里记载白马县在滑县城南二十里,与《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所说在“河南滑县东二十里”不同,一在“南”,一在“东”,是因其是在滑县城东南二十里之缘故,这与民国《重修滑县志》“今县治东南有韦乡、韦城、韦津,即废白马县”⑸ (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的记载相吻合。

现在想起来,有些感怀不已。无论你出生在何地,随时都有可能像飘絮散落在任何地方。只是人类有感情有记忆,这个过程会起起伏伏而已。

除此之外,民国《重修滑县志》中记载的“白马”地名比《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还多两处,即是:一、白马城,在白马津东南,即北魏置兖州时随州而迁来的白马县城,并引《水经注》说,“城之名为白马,盖以刑白马而筑之,故谓之白马城”。⑹(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二、白马坡,在滑县城“东北二十里”,“即刺颜良、文丑处也”。⑺(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为什么这里叫“白马坡”,未见到史籍记载,可能是这里离白马山较近,又地势呈倾斜状的缘故。

广西很多黄家村,祖籍据说是北宋狄青下南方平侬智高反叛留下不回的两叔侄,在广西开枝散叶。又有一说是从福建过来的,还有个什么江夏堂的说法。反正我老家是龙州那边的,南宁的虎邱村也相当于黄家村了,都说同宗。福建来的黄家人是钦北防那里居多。还有首诗跃马扬鞭过二江……有四句小时老爸说过现在记不住了。

综上所述,可知古代的白马县城,最少应有两处,一处在北魏之前滑县城的东南二十里,一处即是后来的兖州州治和滑县县治所在地。这两处均在今滑县境内。北魏之前的白马城得名,与白马山、白马水和白马津的得名有关;而北魏到明朝的白马县城得名与郦道元《水经注》中所记的筑城时杀白马祭祀有关。

1949年,第四野战军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解放的省份有湖北,湖南,江西,两广,海南,很多部队都就地驻防并专业安置。第四野战军兵源主要以东北,华北人为主,而山东人历史上都有尚武精神,参军非常踊跃,包括现在也是。我爷爷奶奶就是山东的。

滑县境内白马山、白马水、白马津、白马县的得名互有先后和因果关系。白马县得名于白马津, “汉朝设东郡白马县,因秦朝的白马津而得名”。而白马津得名是源于白马山和白马水, “秦朝有白马津,是以秦朝以前有白马山而得名”。⑻(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舆地)

广西很多人的族谱记载都是山东白马县!历史上属于隋唐时期东郡白马县,今河南滑县,黄河故道在滑县西部,历史上的白马县黄河泛滥严重,到处是荒草,适宜养马,灾祸频繁,民风彪悍,当地有习武从军传统,广西凡是族谱山东白马县的基本上都是因为战争留在广西的军人和其家属!我姓蒙,秦汉隋唐时期的典型军功家族,世代从军,族人基本上都在秦汉隋唐时期到南方打仗留在南方了,主要留在了广西和四川!反倒是整个北方几省就剩下我们一个纯粹的聚族而居的蒙姓村庄!

以北魏以后的白马城或滑州城为座标,其东南二十里为北魏之前秦、汉、晋朝时的白马城,即老白马县城,即《滑县志》所载“白马县在县南二十里,春秋时本卫漕邑”,其西北十里就是位于黄河流经处的白马津。《水经注》记载,“白马津,在县西北十里,即大河津渡处也”。其东北三十四里有白马山,即《环宇记》所载“白马山在滑县东北三十四里”。其东北二十里为白马坡,即《水经注》所载,滑州城“东北二十里为白马坡。坡,即刺颜良、文丑处也”。⑼(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舆地)

广西很多地方,特别在南宁一带各村镇许多汉、壮人[注:壮族现有人口约1700多万,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一个民族。其实通过对邕宁、武鸣、象州、柳江、崇左  、都安、马山、百色等地28个壮族自然村屯的田野调查,壮汉民族历经千百年通婚已高度融合,大量的壮族是历朝历代南迁中原人与原住民的共同后人,例如邕宁五塘滕姓便有碑  文记载、象州马坪东岸村覃性也有记载、田阳吴姓则是宾阳吴姓的分支而宾阳吴姓族谱记载了先祖从江苏南迁和部分回迁的历史。]的家谱都记载祖籍是山东白马县(或白马驿,白马苑,白马冉,白马堰)的。

历史上白马县城与黄河所处的相对位置是不断变化的。但无论如何变化,白马县城都在今滑县境内。白马县城“或在河东,或在河南,或在河北,盖随津渡为转移。历代黄河迁徒靡常,津渡口岸亦随时各异,故舆地谈白马者,方向、里数亦各不同。而究之白马古迹,要在今滑县境内,确无疑义”。⑽(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舆地)因黄河在滑县境内,经常泛滥改道,才形成了白马县城与黄河相对位置的不确定性。

民国以来各个时期,还有许多寻祖团到山东省寻根,均没有结果。  

从相关史籍可以看到,白马县从秦朝即已设置,直到明朝才并入滑县,其所辖行政区域一直在今滑县境内,在历史上存在了一千五百多年。

根据历史学家、语言学家和学者的长期研究,重点查阅了以上黄河下游省市、县历代志书的有关记载,也考查察了大量历代墓碑。从宏观和微观两方面相结合基本查证了这个  问题。  一、古时所指的“山东”非今日的山东  

二、白马是军事要地和防汛要地

 山东,因朝代不同,所指的地域不同,广西各地大量的家谱记载祖籍都写是“山东白马县”,还未发现写:“山东省白马县”,一字之差所指的时代和地域是有区别的。  

白马津作为古代黄河的重要渡口,是古代南北交通的必经之地,故又是战争频繁之地,历代都是驻军的要地。

古人说的山东是个地理名词。战国秦汉时代,指的是崤山或华山以东地带为山东,与当时所谓关东含义相同,一般指黄河流域,有时泛指秦以外的齐、楚、燕、韩、赵、魏六  国领土。

从秦朝开始,白马津就是黄河上的第一险关要地,在军事上的地位十分重要。“自秦以降,白马之险甲于天下。楚汉之胜负由此而分,袁曹之成败由此而决。” ⑾(民国《重修滑县志》卷二)《方舆纪要》记载:秦“二世元年七月,陈涉遣武臣、张耳、陈余帅兵三千人,从白马渡河下河北诸郡。”汉高祖“五年,使卢绾、刘贾将卒二万人,骑数百,渡白马津”。⑿《(汉书·高祖本纪》)汉高祖刘邦的部队还与秦军在白马津一带大战。楚汉战争时,刘邦还派部队从白马津渡过黄河,断绝项羽的粮道。 “建安五年,袁绍遣颜良攻东郡太守刘延于白马。曹操北救延,使关公刺良,解白马之围”。⒀(汉书·关羽传》)其中所指“白马”位于滑县县治之北的白马坡。这里有颜良冢古迹及关帝庙。曹操从邺城率军南征也要经过白马津。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就曾多次跟随曹操出征。他亲眼观看了部队出征时在白马津一带的壮观场面,写下了著名的《从军诗》,其中有诗句:“朝发邺都桥,暮济白马津,逍遥河堤上,左右望我军。连舫逾万艘,带甲千万人。”形象地描写了曹操大军路过白马津一带时的强大阵容。唐朝诗人李白北游路过白马津,有感而作《白马津》,其中有“将军发白马,旌节渡黄河”的诗句。从东晋到南北朝,为了争夺白马津要地,战争不断。刘渊派部将石勒攻占白马城后,坑杀了白马城男女三千多人。直到金朝黄河河道南移后,白马才失去了其在军事上的重要性。

《史记·秦始皇本纪》中记有:“山东郡县少年苦秦史,皆杀其守尉令丞反,以应陈涉……。”“秦并兼诸侯山东三十余郡……修甲兵而守之。”“……山东豪俊遂并起亡秦族矣。”

由于白马津的地理位置特殊,在军事上占有重要地位,所以历代都在这里驻有重兵。“至和元年,诏陈、许、郑、滑、曹州各屯禁兵三千”。⒁(《宋史》卷一九六兵志)滑州之所以作为屯驻禁军的要地,与滑州所辖白马县和白马津不无关系。 “滑州近在河北,自古以为重镇。白马望县,土广而民众,亲隶于州……”。⒂(民国《重修滑县志》卷八)

以上引文中的山东,都是泛指秦以外的六国领土。也有指太行山以东为山东,这主要是因春秋时晋国、建都平城时代的北魏、五代时晋国,以地居太行山以西,故称太行山以东为山东。宋朝将全国划分为十五路,今日的山东地区属京东路与河北路,女真族占领中原后,建立了金政权,行政区划仍沿用宋朝“路”的旧制,将京东路分为山东东路和山东西路。东路治所在益都府(今山东青州市),西路治所在东平府(今山东茌平),辖境除今山东地域外,这包括今苏北、皖北。“山东”被正式确立为一个独立的行政单 位,元代属中书省,明代置山东布政司,清代称山东省,并以济南为省会,民国称山东省,直至今日。  

自周定王五年黄河在宿胥口决口到金朝章宗明昌五年黄河河道南移,在这1796年中,黄河在白马一带曾多次泛滥成灾。从春秋到民国,滑县水灾有200多次,而黄河决口就有66年共77次之多。⒃(1997年版《滑县志》)可见古代黄河在白马一带决口造成的灾害极为频繁。这种灾害以五代和宋朝尤为严重,据《宋史》和《滑县志》记载,北宋太宗雍熙元年,黄河在滑县房村决口,朝廷派大将田重进领兵五万筑黄河堤,堵塞决口。宋真宗天禧三年,黄河又在滑县决口,决口宽七百步。泛滥之水向东流入山东梁山泊境内,造成巨大灾害。宋朝廷派兵九万才堵塞了决口。

山东和河南,古时都是指一个广泛地域的名称,两者相互涵盖、互相包含。古山东包括今河南政区,唐代时今山东政区又属河南道。中华书局为《新唐书》中的《黄巢传》关于  “盗兴河南”的注释说:河南,指河南道,约当今山东、河南两省及苏北等地。白马县在汉、魏、晋代属兖州管辖,南朝时兖州城在今河南滑县东,后来州城迁到今山东省。兖州划给山东区政管辖后,白马县归河南政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