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达官贵人与风尘女子的趣事

宋朝达官贵人与风尘女子的趣事

⊙环滁皆山

欧阳修在滁州时,有次朋友邀他参加宴会,兑换美元找了个颇有姿色的妓女作陪。欧阳修听说这个妓女通晓文章,便问她姓名, 回答说:“齐下秀。”欧阳修故意戏谑道:“脐下臭?”妓女急忙跪下,揶揄道:“大人真是学识渊博啊。”欧阳修大怒,说:“这简直是个山野村妓。”妓女应声 道:“环滁皆山也。”满座为之哄笑。

⊙吃糠咽菜为哪般

宋庠、宋祁兄弟在安陆求学时,很清贫。冬天有客人 来访,宋庠对宋祁说:“咱们没什么可招待的,只有这把祖传的剑,剑鞘上的包口银子大概有一两,可以换些酒菜来。”外币兑换宋祁苦笑道:“冬天吃剑鞘,等过年就该吃 剑了。”二人及第入仕后,宋祁经常通宵达旦地和歌妓们醉饮嬉戏,宋庠听说后,便派人送去口信,说:“听说你昨夜燃灯夜宴,穷极奢侈,不知还记不记得某年上 元夜,我们一起在某州州学内吃糠咽菜的情景吗?”以此提醒弟弟不要忘本。未想宋祁看信即回复:“不知某年同在某处州学吃糠咽菜是为了什么?”

⊙钟于夫人

谢 直在杭州狎妓,他的老师、理学大师陆九渊责怪他:“士人君子朝夕与贱娼厮混,岂不坏了名教?”谢直羞愧,连说今后不敢了。后来谢直写了一篇文章,开头一句 为:“自抗、云之死,天地英灵之气,不钟于男子,而钟于夫人。”气得陆九渊说不出话来。

⊙茶喝多了

刘 攽在长安时,喜欢上一个叫茶娇的妓女,茶娇漂亮而聪明,刘攽常和她在一起饮酒。后来刘攽被召还入朝,茶娇为他送行,二人喝了一夜的酒,临别刘攽还作了一首 诗:“画堂银烛彻宵明,白玉佳人唱渭城。唱尽一杯须起舞,关河风月不胜情。”到了京城,欧阳修出城迎接,见刘攽无精打采,便问原因,刘攽说:“一路走来, 亲朋好友摆酒款待,酒喝多了,因而生病。”欧阳修有意戏谑他,便故意叹气道:“贡父,不只酒能让人生病啊,茶喝多了也会病 的。”

⊙搽粉虞侯

苏轼府中有歌舞妓数人,专事迎来送往、待客陪宴事宜。每次挽留客人时,苏轼都会说:“府内有几个搽粉的虞侯前来陪侍。”(注:虞侯为宋代禁军中的武官)

⊙柘枝颠

寇准喜欢柘枝舞,每次招待客人,都要让歌妓跳柘枝舞,而且一跳就是一天,时人谓之“柘枝颠”。

⊙心中有妓

程颢、程颐同赴宴,见座中有妓女,程颐拂袖而去,程颢则尽情欢宴。第二天说到这件事,程颐仍有怒色,程颢笑道:“我当时只是在喝酒,座中虽有妓,我心中却无妓;现在这里虽无妓,可你心中却有妓。”程颐听了既羞又愧。

⊙歌欧词

欧 阳修造访开封府尹贾昌朝,贾设宴款待,并找来许多歌妓,让她们唱词劝酒助兴。歌妓们唯唯诺诺,不置可否,贾昌朝不放心,又让管家去进一步交代,歌妓们依旧 唯唯诺诺,含混其词。贾昌朝认为她们是山野村姑,没见过世面,也就不再强求。没想到宴席开始后,歌妓们热舞欢歌,唱词不断,欧阳修则把盏侧听,每每不用相 劝便一饮而尽。贾昌朝很奇怪,问她们唱的什么,始知都是欧阳修本人的词作。

⊙江南有美人

范仲淹在鄱阳时,喜欢过一个小妓,被召还回京后,还曾寄胭脂给她,并题诗曰:“江南有美人,别后常相忆,何以慰相思,寄汝好颜色。”

⊙为情所困

韩 缜任钱塘县令时,喜欢上一个妓女,经常留宿在妓女家中。一天韩缜起晚了,县吏有急事向他禀报,立在门外不走,韩缜只得临时在妓女家的中堂听完了汇报。第二 天,韩缜招来小吏,命人打了他一百军杖,然后自动罢印解职,说:“某无状不检,为吏所侮,无以临民,请解印归。”杭州知州范仲淹听说后,安慰他道:“你是 出类拔萃的豪杰之士,请自珍自爱。”之后仍让他回到岗位上去。韩缜任期届满后,带着那个妓女荡舟西湖,如漆似胶,堪堪过去一个月也不离开。范仲淹无法,只 得在舟中摆酒,为其饯行,并招那个妓女前来服侍。韩缜喝醉后,范仲淹命人解开船索,待韩缜醒来,船早已离开钱塘数十里了。

⊙性情中人

欧 阳修任河南推官时,与一个妓女交好。当时钱惟演刚好出任西京留守,梅尧臣、谢绛、尹洙都是他的幕僚。一天钱惟演在自家后花园宴客,欧阳修和那个妓女也在邀 请之列,却迟迟不见踪影。过了许久,欧阳修才带着那个妓女施施然赶到,众人相视以目,心照不宣。钱惟演不好责怪欧阳修,便问那个妓女:“为何来晚了?”妓 女说:“中午在凉堂睡着了,醒来发现不见了金钗,故而寻找耽搁了时间。”钱惟演说:“如果欧推官能够作一首词,金钗我来赔给你。”欧阳修出口成诵,当即吟 道:“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破荷声。小楼西角断虹明,阑干倚遍,待得月华生。燕子飞来栖画栋,玉钩垂下帘旌,凉波不动簟纹平。水晶双枕,傍有堕钗横。” 吟罢举座称赞,钱惟演命妓女给众人满酒庆祝,又命人去房内取金钗给她,之后开怀畅饮。不过钱惟演的后人钱世昭,在其《钱氏私志》中说,欧阳修自此对钱惟演 心生罅隙,后来在修撰《新五代史》《十国世家》时,对吴越钱氏多有贬损,在《归田录》中还列举了钱惟演几件糗事。

⊙乞爱卿

李师中有诗名,韩琦督抚陕西时,曾邀其做客。席间,韩琦让一个叫贾爱卿的官妓作陪,媚眼桃腮的,李师中很喜欢,借着酒劲赋诗道:“愿得貔貅十万兵,犬戎巢穴一时平。归来不用封侯印,只向君王乞爱卿。”

⊙行幸局

徽 宗赵佶爱好广泛,骑马、射箭、蹴鞠无一不精,随着年龄的增长,又喜欢上了声色犬马,经常微服游幸青楼歌馆,寻花问柳,有时还将喜爱的妓女乔装打扮带入王 府。当皇帝后,赵佶专门设立了一个行幸局,负责一切出行事宜。行幸局的官员还帮徽宗撒谎,如当日不上朝,就说徽宗有排档;次日未归,就说他有疮痍。

⊙国宾馆

汴 京城内建有许多高档酒楼,生意非常红火,酒楼前车水马龙,络绎不绝,即使风雨暴雪,人数仍不见少。酒楼一般通宵营业,灯火通明,莺歌燕舞,歌妓们衣着光 鲜,往来待客,远望有如天上神仙。徽宗宣和年间(1119—1125年),京师新建了欣乐、和乐、丰乐三座高档酒楼,更是气派壮观,消费也高得惊人,此后 一些招待外国使者的国宴便常设在这里,渐渐成了宋朝名副其实的国宾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