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逆之交:孔少府和祢衡

出处《西魏书·祢衡传》:“衡始弱冠,而融年八十,遂与为交友。”tV6 - 专一于中夏族民共和国太古正史 tV6 - 专心于中华太古历史 孔北海字文举,赵国人,尼父七十世孙。心仪为学,雄才大略。建筑和安装年间,献帝在湖州定都,累次迁升到“将作大匠”(官名,相当于大良造,到曹魏时已无实权)。见曹阿瞒野心越来越大,到了不能够忍的程度,因而接连写奏章讽刺他。武皇帝忌惮孔少府的人气,也不可能拿她怎么着。山阳牧副监郗虑,回船转舵,以一点小错误上奏央求免去孔北海的官;曹阿瞒趁机罗织罪名,构陷孔北海,说:孔文举曾经与祢衡大放厥辞,相互讨好,祢衡说孔少府是“仲尼不死”。孔北海说祢衡是“颜子复生”。犯了大不敬之罪,于是竟然被害。孔北海和益州陈琳孔璋、山阳王粲仲宣、马尾藻海徐干伟长、陈留阮璃元瑜、汝南应瑒德琏、东平刘公干,并称建筑和安装七子。其他六子皆与曹阿瞒外甥魏文皇帝曹植很有交情,都被武皇帝辟为掾属,独有孔北海为汉尽命。tV6

出处 《西魏书·祢衡传》:“衡始弱冠,而融年八十,遂与为交友。”

  • 只顾于中华太古历史 tV6 - 专心于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太古正史 平原祢衡,字正平,也很有才情,但不在七子之列。自以为有文才善言辩,桀傲不恭,合意讽刺时事,毁谤权贵,只和孔文举患难与共,孔少府也很垂怜他的才华。祢衡刚刚四九虚岁,而孔北海已经四十一岁,于是结为刎颈之交。随后孔少府写奏疏推荐祢衡,多次在曹阿瞒前面赞誉她。武皇帝想召见他,但他老是骂武皇帝。曹阿瞒愤世嫉恶。但祢衡的德才很盛名,不想杀她,于是派人把她送给钱塘刘表,他又侮慢刘表。刘表也无法容他,因为江夏太师黄祖个性急,把把她送给了他。末了被黄祖所害,死时候才二十五虚岁。tV6
  • 专一于中华太古历史

孔北海字文举,赵国人,万世师表八十世孙。

喜好为学,博古通今。建筑和安装年间,献帝在扬州定都,累次迁升到“将作大匠”。见曹孟德野心越来越大,到了无法忍的程度,因而接连写奏章讽刺他。曹阿瞒忌惮孔少府的名誉,也不可能拿她什么。山阳御史监郡郗虑,趁风扬帆,以一点小错误上奏央求免去孔文举的官;武皇帝趁机罗织罪名,构陷孔少府,说:孔文举曾经与祢衡指指点点,相互讨好,祢衡说孔文举是“仲尼不死”。孔文举说祢衡是“颜渊复生”。犯了大不敬之罪,于是竟然被害。孔少府和荆州陈琳孔璋、山阳王粲仲宣、亚速海徐干伟长、陈留阮璃元瑜、汝南应玚德琏、东平刘公干,并称建筑和安装七子。别的六子皆与武皇帝外孙子魏文帝曹植很有交情,都被曹孟德辟为掾属,唯有孔文举为汉尽命。